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路走下来,见到不少的妇人敲开薄冰,正在洗马桶,也有人在洗菜,洗衣。

许多百姓没钱付倒夜香,只能自己来。

江南水乡之地,确实能见到许多缠足的女子,城中的女子缠足远远高于农村,这是郑轩多年以来的总结。

曾经的野史课上,郑轩偶知缠足由来,确实颠覆三观。

所有人都会把缠足以为是清朝专利,可清朝会哭丧着说,不是我,我没有,连皇帝都明令禁止,怎么可能是我,这锅是明朝的。

而明朝更冤,暴怒道:他姥姥的,什么锅都往我这里推,我他奶奶招谁惹谁了,只不过是爱好而已。

最终你会发现,偷笑的莫过于宋朝。

因为缠足开始于北宋,兴盛于南宋,清明两朝鼎盛,几乎上到皇庭贵族,下到普通百姓。

宋朝文人骚客留下许多诗赋,赞美小脚“莲步娉婷”,什么“踏春有迹”,“步月无声”。

还有诗道:“一弯软玉凌波小,两瓣红莲落步轻”,更有甚者,说金莲女子一举一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把凡是以借用来称赞金莲的最美妙、最动听的字眼都用上了,而最早被官方证实记载莫过于,南宋朱熹在漳州为知县强制推行缠足(1)。

刚刚进入到了广陵路没多久。

就见到百姓大呼大叫,随后一阵热热闹闹,百姓争先恐后。

三人也是好奇,唐藏随便拦下一人问道,“这位兄台,发生什么事吗?怎么竟如此慌慌张张?”

“看你们三位是从外地来的吧,不知道今日,黄府少爷与贾府少爷善心,将三千两黄金制成金叶,从镇江金山寺上撒下,如今许多人争先恐后。”

“镇江金山寺?那可要过大江呀,你这也有几十里路,你们赶得及吗?”

“什么赶不赶得及的,要是能捡到几片金叶,这一年的收入就有了,不说了!要是去迟了,一片金都捡不到!”

那名百姓大手一挥,挣脱了唐藏的手,兴冲冲的赶了过去。

郑轩瞧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扬州盐商怎么富有,都已经到了撒金的地步,真是一群败家玩意。”

在他的世界观,这种行为,只有迪拜的皇族贵族才干得出来,没想到在这时候,大清的盐商就已经干了。

随后三人走走停停。

扬州城底层百姓居住的地方,算不得干净,顺便都能见到污秽之物满地都是,要是不注意,还能踩到屎,至于那是人拉还是狗拉,你也很难分辨,还是先把它弄干净再说吧。

穿着薄衣物挨冻的百姓,也早已经习惯了肮脏,并未觉得又什么不妥。

汉代之时,城池中已经设有“都厕”就是公厕。唐代时甚至有了依靠处理垃圾粪便发家致富的人。不过就算是这样,很多城池的居住环境也不见得有多好。

汉长安城经历八百年之后,由于垃圾和粪便等污染,导致地下水“多咸卤”,开始“不甚宜人”。

明人笔记中还记载,“雨后则中皆粪壤,泥溅腰腹,久晴则风起尘扬,颠面不识。”可见当时的汴梁城有多脏。

清代《燕京杂记》中也有记载:“人家扫除之物,悉倾于门外,灶烬炉灰,瓷碎瓦屑,堆积如山,街道高于屋者至有丈余,人们则循级而下,如落坑谷。”

这里与郑轩在后世电视剧里看到大不一样。

“还是没有宜兰干净。”郑轩摇头说道。

“你那破规矩太多,又是修茅房,又是整道路,连排水沟都不放过,拉屎也要被人管,当然干净咯,住的老不自在。”孙无良不免吐槽一番。

郑轩只是微微笑笑。

这可是抗战时期八路实行的卫生管理条例。要是不实行,到时人口一多就可就像阿三哥一样,这很不卫生。

“我倒是觉得活的舒服,我可不想出门踩到‘黄金阿’,倒是你上次拉屎还啃鸡腿,亏你还张得开口。”唐藏支持郑轩的做法,这里有粗人想不到的好处。

“这有什么的,屎他娘没闻过吗?矫情!”孙无良粗鲁的反驳道。

随后三人便来到一家“彭记”茶铺。

此道路大,精雕细琢,颇为精致美观,并靠近盐商富贾居住的地方,且位于岔路口人流不少,偶尔能看到豪华的娇子路过,那场面人声鼎沸,喧锣打鼓,热闹之极。

这路与扬州府衙门大道相差无几,甚至更加美丽,人气也更高。

两边茶肆林立,茶坊一家接着一家,非常热闹。

“伙计来三碗茶!”

“好嘞!”

一个红着鼻子,穿着厚厚衣裳的辫子小伙回应道。

半盏茶功夫,就端着三碗热滚滚的茶过来,“三位客官爷请慢用,一共四十二文。”

郑轩惊了一下,随口问道:“竟如此昂贵,在福山镇一碗茶只需五文。”

“客官爷是外省来的吧,这可是上等的寿眉茶,一斤可要九百文,要是再冷上一些,雪大一些,可就要涨到一两四钱银子以上。”

郑轩细细的闻了一下,茶水透着一股芳香,还有细微的花香,于是将钱递了过去,边道:“小小茶铺居然用高档茶叶,少见。”

“客官爷有所不知,盐府人家可喜欢喝好茶,若是劣茶赚不了多少银两,这些可都在杨福茶行购买的,货真价实。”店小二接过钱之后,热情的说道。

“你们扬州盐商有几家?”郑轩接着问。

“扬州盐商之最莫过于江家,其次是黄家,贾家,陈家,李家,其余皆为小商,上不得台面。”

等店小二离开之后。

唐藏见郑轩有些明目,问道:“有想法?”

“嗯,先去茶行看看,再打听那一家好劫。”

~~

此地的茶行多为洞庭商,徽商,浙江龙游商经营。

由于盐商聚集在此,也带动了扬州茶文化,茶肆,茶坊不绝于耳,街道上的挑夫,脚夫多为茶行,粮行,盐铺伙计。

郑轩最后选着了浙江系的龙游商帮,商谈一番之后,便选定了主要贸易位置,位于处于温州府下的平阳县出海口江门关。

那里的河役所早已经被买通了,里面多是浙兴商行的人。

临走之前,还有购买了一批中品质的茶叶,让茶行伙计送到运河码头。

便在瘦西湖上游段租了一间宅院,此地周围多为盐商的盘龙之地,湖岸边花团锦簇,亭台楼阁,雕石玉桥,颇有些小桥流水江南美景,连水也都是清澈见底,只是现在结了一层薄冰。

瘦西湖上也有不少的沙船制作的画舫,高约两三层,不少戏子在画舫上唱着广陵清曲,带着扬州方言,颇具特色,也有些舞女献丑。

宅子租金颇为不菲。

居住十天也都要二十两银子,随后而来的是衙差,勒索了十两银子,事情才逐渐平静下来。

唐藏也是进进出出,对于大清,他可要比郑轩熟悉且灵活许多,打探消息重任就交由他。

第二天烛火夜里。

唐藏脱下斗笠,身上沾了许多白雪,抖了抖,才将斗笠弄干净。

“外面天寒地冻,真是大寒天吃冰棒,一直冷到心。湖面结了薄冰,但还是可以走船。”

郑轩也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此时的孙无良早已经在房间里打起了呼噜,房顶盖都快被掀下来了。

“我打听了,贾府就靠近瘦西湖,他家最好抢,直接就能搬上船,顺着瘦西湖就可就到运河。不过一点是,这些盐商护院刀客不少,里面护院五十七人,刀客二十一人。”

——————————

(1)据《中华全国风俗志》记载:漳州女皆小足,必依仗而行,凡遇庆吊之事,女子皆往,每人皆持一仗,相聚成林,盖初时民谷,淫奔者众,朱文公守漳时,立法命之缠足极小,使不良于行,籍革其浇俗,故成今日之现象也。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