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陆青云有种直觉,眼前的这位老先生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夫。

“老先生请进。”陆青云客气地示意道。

老者面露慈笑,摸了摸胡子点点头。

穆子姐坐在凉椅上翘着二郎腿,看了一眼老者,也没说什么,自顾自地啃着手中的黄瓜。

老者走进来客套地对着穆子姐点了点头:“来,小兄弟,让老夫给你搭个脉。”

陆青云给老者搬来一张椅子,相互坐在对面,搭脉诊断。

看着坐在对面的老者,脑子里不停来回深入浅出思索着。

他想着这老者的出现,未免有些过于巧合,在不久前发现自己身上的蛊毒,导致修炼暂时受阻,两个时辰前,他还在被人追踪。

此事突如其来一名看似医术高明的大夫,事情多多少少有些诡异,仿佛好像被谁安排好了一样。

“老先生,不知可否告知在下,尊姓大名。”

“老夫姓魏,不嫌弃,叫我一声魏老。”老者搭着脉,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

见老者神情微微一变,陆青云不禁问上一句:“魏老,可有何问题?”

魏老沉思了一会儿,只见他刚想说什么,又迟疑了一会,最后摇了摇头。

“此毒有些诡异,老夫也算是见过世间不少奇毒,而这毒实在是……”魏老欲言又止,苦涩地摇了摇头。

陆青云浑如刷漆的剑眉紧皱道:“魏老不妨直说。”

“此毒看似并非南周毒师或蛊师所制,亦不是北凉东土西漠,恐怕是远在苗疆蛊师的手笔。”

苗疆?

这就有些扯远了。

当初绑架我的武痴跟奉天府有关系便已是离谱,现如今更扯到了苗疆。

陆青云脑中回想起看过的大陆地图,南周国距离苗疆可需要经过庞大的西漠,更何况苗疆一向不参与大陆帝国之争。

他逐渐开始近期发生的事情,都是人为安排的,倘若是人为,那这幕后推手得是何等势力的人,可计算到无人之地,南周京都,甚至是苗疆。

陆青云啊,陆青云,你当年到底得罪了个什么玩意儿。

“唉!”想到这里陆青云不禁叹了一口气。

魏老听闻,满脸的皱纹逐渐绽开,露出慈笑拍了拍陆青云的肩膀。

“或许……治本之法,老夫无能为力,却可治标。”

“治标?此话怎讲?”陆青云问道。

魏老摆了摆手笑道:“老朽家中有些医学孤本,曾记载过不少治疗此类蛊毒的方子,还得回去查阅一番。”

“多谢魏老。”陆青云一听眉开眼笑,眸子闪着兴奋。

毕竟在这个世界,修仙问道已是主流,若是无法修仙,那岂不是一大损失,却不说白白浪费这天赋,更是辜负了师父的一片期望。

练武倒也不是不行,只不过练武往后无法与对等的金丹境修士相比,终点过于狭隘。

当然,像穆子姐这种级别的武者,自然是世间少有。

最重要的是,长生门门规,不可习武道。

仙盟中有不少门派,提倡主道,副其,即使是修炼体系鄙视链中最低的武道,亦是无明文反对。

而长生门不同,据了解,起初曾分道生门与武生门,常年纷争不断,后在初代掌门长生真人羽化成仙后,武生门逐渐消失,并立下门规,门下弟子不可习武。

送走了魏老,陆青云还在想着是否要学习武道的问题。

他目前的处境,若是一直咸鱼下去,一两年倒是无妨,利用师父给的隐气符不被他人发现。

可万一遇到高手对峙,那便是暴露了,先不说在宗门地位的问题,就连他这条小命都不保。

陆青云抬头看了一眼穆子姐,穆子姐正好也看了一眼他。

“做啥子?”穆子姐问道。

噗通!陆青云想通,单膝拱手跪地。

“教……教练,我想习武。”

穆子姐是他目前见过最厉害的武者,毕竟她可是一拳打死过媲美金丹境实力的武者。

“不教。”穆子姐回答的很干脆。

“为什么啊?姐,你是我亲姐啊,现在我修仙是修不到了,不练一门功夫,我怕小命都没了,而且你不一定无时无刻在我身边保护我,以防万一教教我呗。”

陆青云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扒拉着穆子姐的衣角,眼神充满着哀求与委屈。

穆子姐冷眼看了他一眼,低头看了一眼脖子上的红佛珠,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穆子姐随地捡起一根禾秆草,咬住半根黄瓜,双手盘好修长的黑发,系了一个大马尾。

“扎马步晓得不?”穆子姐问道。

“知道。”

“扎个。”

陆青云微微半蹲,开胯,双脚尖开始转向前,重心下移,看似有模有样。

穆子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示意还挺标准的意思。

嘿嘿,就这?

陆青云不禁窃喜,貌似习武也没他想象中这么难。

脸上刚露出一丝笑容,瞬间让穆子姐的一句话逐渐消失。

“先扎两个时辰。”

陆青云:“……”

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

长生山,虚阳峰内。

昏暗的阁楼里,李健搀着虚弱的身子,一步步走到窗户边上,推开窗,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入。

此时一柄小灵剑从天而降,已迅雷之势射入房内,落在地板上。

这并非真剑,而是修行者已灵气化飞剑,多用于传递信息使用。

灵剑随后化为虚无,只见地上掉落一张纸条。

李健捡了起来,打开一看,笑容狰狞,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他期待已久之事。

将纸条烧毁,回到书桌上,准备一张宣纸,提笔写上:丰谷山草阳村。

将纸卷好,灵力凝聚于手心,化成一道灵剑,将纸融合进灵气化剑中。

只见此剑瞬间发出窗外,向远方而去。

“陆长生啊,陆长生,真没想到,你如今修为尽散,你这天子骄子沦为了废物。”

李健脑子中浮现出,陆长生那张嘴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就让他不爽。

同样是孤儿,同样是亲传弟子,同样是年方二十,为何你深受师长甚是南周皇室宠爱,长得帅,有天赋便可以为所欲为?

“在京都无法对你动手,那……到了别的地方,生死可并非那么容易掌控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