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陈秋生只在安家吃了顿饭便离去了,理由是他法力高强,他若在这里,那妖怪必不敢来,如此不能顺藤摸瓜,找到其本体,做不到斩草除根,日后恐生祸端。

“来的时候,见到一家平安客栈,我便在哪里下榻,要找我可以去那里。对了,那妖精既然入夜来,天明去,那捉他是明晚的事,晚上不要来打扰我!”陈秋生对那管家说了一声,便准备离去。

“大师慢走,那平安客栈正是我家老爷开的,我这便让人去通知那掌柜的,让他安排好食宿。”管家道,说着瞥了一眼边上一个小厮。

那小厮还算机灵,立即朝外跑去,陈秋生对管家说了句有劳了,便与崔盈出了安府。

天色还早,陈秋生领着崔盈在镇上逛了一圈,才去了客栈,一进去,掌柜的便迎了上来,亲自引着两人去了客栈后一座单独院落安顿。

一夜无事,翌日天明,陈秋生方洗漱完出门安成礼便迎了上来。

“大师是去吃早点吧,我已经吩咐他们送过来了。”安成礼说到,引着陈秋生在院中石凳上坐下。

闲谈几句后,安成礼直入主题道:“大师,昨晚那妖精又来了,小女也依言将你给的红线系其腰带上,你看……”

“先不急,你先说说你怎么和你女儿说的,我看是否露了马脚,是否让那妖精察觉了。”陈秋生道,

安成礼说了一堆话,概括下来,就一个哄字:他对安润说,你既然有了心仪之人,咱们先暗地里查查其家镜,若是可以,便叫他来提亲接你进门,好日夜厮守,然后把红线给了她,并说派了人在外头守着,一见红绳,便悄悄跟着去摸底,安润不虞有它,服侍妖怪穿衣的时候,不动声色将红线系到妖精后腰带上。

那红线,陈秋生施过法,就是系前面其也看不见,何况后面,陈秋生觉得应该没什么遗漏,便对安成礼道:“先吃早点,吃完我便去收了那妖。”

“需不需要人手帮忙”安成礼问道。

“不需要!”陈秋生摇头道,想了想又道:“你要是想看是什么祸害你闺女,并亲眼看到其被收才安心,大可跟着去,料其白天也翻不起什么浪。”

“我要跟着去看看。”安成礼道。

随后安成礼去安排了人马随从,陈秋生独自享用早点,,等他吃完,安成礼也准备好了。

安成礼带了六匹马和三个健壮仆人,其中两匹马,是为陈秋生、崔盈准备的。

陈秋生还好,是人,修为也不高,不会吓到马,崔盈则不同,即便竭力压制威压,隐匿尸气,靠近后,马匹立即瘫软,骑马是不可能骑马的。

“我的同半不需要马。”陈秋生道,安成礼问了,也没解释原因。

一切以准备就绪,陈秋生取出罗盘,施法一番,指针遥指西南。

“妖精本体在西南方向,走!”废话不多说,陈秋生翻身上马。

陈秋生上马姿势潇洒,不过也就这样了,没骑过马的他,努力保持身体平衡后,缓髻前行,根本不敢快马加鞭。

陈秋生到底是修行中人,对肉身的掌控,远超长人,出镇不久,便找到了骑马的诀窍,策马小跑起来。

骑马自是比步行要快,当然,是相较普通人,比如崔盈,其闲庭信步的迈步,却紧紧跟在后面。

不一会,一行行出五里,陈秋生勒住马,一只手稳稳端住罗盘,没有一丝晃动。

罗盘稳定住后,指针晃了晃,依旧指向前进方向,知道那木精还在前方,便继续打马前行。

一路策马前行,行出二三十里,陈秋生再又一次停下查看罗盘时,发现指针出现偏转,指向右后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在那座山上。”陈秋生道,调转马头,朝那座山峰行去。

很快到得山脚下,这山上树木茂密,高大乔木下,满是荆棘、藤蔓和低矮灌木,没有道路,山势又险,根本无法骑马前行。

陈秋生翻身下马,拿着罗盘沿着山脚走了数百米后停下,抬头朝上方看去。

罗盘指针直指前方,没有错了,他先前施了法的红线就在这山上,只要不出意外,那木精,自然也在上面。

陈秋生见山上全是两人高的杂树,枝桠藤蔓相连,常人根本进不去。

说好带安成礼看其便宜女,陈秋生自然不能将其丢在这,自己飞上去,便对安成礼带来的三个随丛道:“你们三个,上前开路。”

此行目的是找木精,必然要进山,安成礼的随处知道这带山请,都带着柴刀,听见陈秋生的话后,看了安成礼一眼,见其点头,立即拿起柴刀,上前开路。

木精所在方向确定后,陈秋生收了罗盘带着安成礼、崔盈沿着三个随处开辟出来、仅容一人通过的树道上山。

陈秋生往山上走的时候,炯炯有神的双目,不断扫视四周树木,查找红线即木精所在。

越往山上走,树木越是高大,彼此树冠相连,遮天敝日,不给下方植被一点阳光,大树下灌木减少,行进速度却是快了不少,不过树下阴暗,也给寻找红线增加了难度。

陈秋生伸手往眼前一抹,开了法眼,目力得到加强,却也看得清楚。

林中很是安静,只偶而走过,惊起飞鸟,才听得见鸟鸣振翅之声,安静得吓人。

“一只小动物都没见到,怕是接近那木精所在了。”越往前走,林中越是安静,陈秋生心中一动,将神念散发出去,心神融入天地之中,感受四周无气变化,保证只要出现异常,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如此在死寂一片的林中走了大约一刻钟后,张秋生突然叫停。

“找到那畜生了?”安成礼神情激动地问道,

陈秋生翻了个白眼,安成礼这话说的,他闺女是被木精祸害的,应该是禽兽不如的东西才是吧?呃,感觉他便宜女婿的档次,一下掉了好多唉……

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陈秋生道:“那畜生我还没找到,叫停是因为这里咱们刚才走过,看,脚印还在呢!”说着,指了指前方空地,一排斜行的脚印。

“鬼打墙……”安成礼脸色惨白,结结巴巴的问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