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人我饮酒醉!”

“期末考试又要跪,两眼独相随!”

“各科试卷一大堆,选择题我蒙不对,大题我全不会。”

“说数学我痴情笑,说英语我泪两行!”

“……”

“行了行了!”史香香终于忍不住打断还在自嗨的夏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唱歌。”

夏南抬眼看了看前面,不以为然的道:“不就是有点堵车吗?一会儿就通了!”

史香香没好气的道:“堵什么堵,那是警察在查酒驾!”

夏南道:“那就让他查呗,我又没喝酒!”

史香香被气得差点要跳起来,“你是没喝酒,可你没驾照!”

夏南这才终于想起来,自己不但没驾照,连身份证都没有,一会儿要是被查到,很有可能会被直接逮起来的!

他立即就想要调头,可这会儿已经在桥上,不但前面有车,后面也有车,尤其这还是单行道!

眼看着前面查车的警察正往后面这边走来,不停的盘查前面的车辆,夏南终于急了,智多如妖的脑子也开始不好使,“那现在该怎么办?”

史香香道:“咱们赶紧换过来。”

夏南听得神色亮了下,史香香有驾照,只要换成开车的是她,那就屁事没有,于是就道:“那你赶紧过来,我们交换一下位置。”

如果是以前,不下车的情况下是根本无法换位置的,因为史香香太胖了,但现在她已经瘦下来了,身轻如燕不敢说,但在车内和夏南交换下位置却是没有问题。

夏南看见她起身,自己也赶紧起身,两人便在狭窄的空间内进行交换,肢体接触自然是免不了的,可为了避免被逮起来吃公家饭,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

只是史香香刚挪到驾驶座那边,一名交警已经从前面走过来了,她被吓了一跳,赶紧坐了下去,可这个时候夏南半截身子还示离开驾驶座,结果她这一坐,人又被带了回去,最后被她结实的压在了下面。

夏南只感觉虎躯一震,滋味笔墨难描。

史香香也尴尬得不行,想要腾起身让夏南挪开,可交警已经来到了车侧,并敲了敲车玻璃。

没办法,史香香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伸手按下了车窗。

交警看到驾驶座上一女一男交叠着坐在一起,不由愣了下,“你们……谁在开车?”

史香香忙应道:“是我!”

交警道:“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行驶证。”

史香香便把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交警检查了一下她的证件,发现没有问题,又把酒精检测仪递过来让史香香吹气。

一切检测正常,交警才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夏南没办法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这样的状况算是在干什么。

史香香则是急智的低声道:“阿sir,我们……刚刚确定恋爱关系。”

交警恍然,正是恋奸情热的上火关头,自然糖黏豆似的分不开,但仍然严肃的批评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样子开车属于危险驾驶,非常容易发生事故的。”

史香香忙道:“我,我们下次再不敢了。我们只是……突然间有点上头了。”

交警道:“再上头也得等回到家以后啊。实在不行,那就找个停车位。”

史香香被弄得脸红耳赤,低声道:“好,我们这就去找个停车位。”

夏南:“……”

交警继续道:“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开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知道吗?”

史香香道:“知道了,知道了!”

交警看到后面还有一排的车,终于道:“这次先给你一个机会,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史香香道:“谢谢,谢谢!”

交警喝道:“还不分开。”

史香香连忙答应,然后腾起身子,夏南便赶紧的从她臀下艰难的挪走,钻到了逼驾驶那边。

交警见状,这才终于不再管他们,去盘查后面的车了。

史香香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扭头看向夏南,发现他的脸竟然很红,而且身体前倾,双只手也有意无意的挡着。

回想起刚刚的情景,史香香顿时恍然明白过来,低声骂一句:“饥不择食!”

夏南想反驳,可是又出不了声,因为刚才的时候,他确实膨胀了。

车子继续前行,车内的气氛则变得很尴尬!

一路直到回到儒步村,两人也没有交谈,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

夏南自然是去老屋实验室那边做诱饵配方,史香香对技术流虽然热衷,但只关心结果,不在乎过程,所以直接回家进房间了。

她原以为自己会像以前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变成猪的,可是躺到了床上,人却十分清醒,翻来覆去,总感觉臀下有什么东西似的,怎么也不能成眠。

这一夜,从来都睡得比猪还香和史香香终于第一次失眠了。

…………

第二天,风儿虽然有些喧嚣,可天还是那么蓝。

夏南早早起来,准备好一切之后,十分心疼的花了三十块钱进了旅游区,来到梁美宝的那栋海边别墅。

史香香是个床仙,梁子沐却像个门仙,每次开门都像渡劫。

夏南在外面叫喊了半天,门终于艰难的开了,走进去看看,发现梁子沐竟然披头散发,眼睑轻肿,脸上还有惺忪之意,显然是在睡梦中被他吵醒。

人生或许有百种不同,但梁子沐和史香香一样,昨晚都失眠了。

夏南见她还一副蒙蒙松松的样子,这就问道:“要不要再去睡一觉呢?”

梁子沐听得心中微喜,弱弱的问:“可,可以吗?”

夏南面无表情的道:“不可以!”

梁子沐:“……”

夏南喝道:“还不赶紧去刷牙洗脸换衣服?”

梁子沐垂下头,可终于鼓起勇气低声道:“你……别这么凶呀!”

夏南没好气的道:“对你这么磨磨蹭蹭这样的人,我温柔得起来吗?”

梁子沐据理力争的道:“你说,七点钟,现在,才六点多!”

夏南道:“你现在学会顶嘴了?”

梁子沐被弄得愣了下,是啊,自己竟然会顶嘴了?以前不是话都不跟别人说的吗?

这是……进步了?

夏南原本还想数落她一顿的,可是看她怯怯懦懦委委屈屈的模样,终于还是不忍心,只能提醒道:“你忘了我们今天的打赌吗?”

梁子沐道:“我,没忘!”

夏南道:“那还不赶紧!”

梁子沐这就慌慌忙忙的去洗漱换衣服了。

当她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又是昨天那样的装扮,从头包到了脚,不过身上的钓鱼服不再是白色,而是红色,穿在她玲珑浮凸的身上显得相当骚气,比梁美宝还要好看。

不过再好看,夏南也没敢多看,他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海鲜吃太多,有点补过头,特别容易膨胀。

要出门的时候,梁子沐看着大门,又看着外面偶然经过的路人,脚步踌躇,始终很难踏出去。

走到了门外的夏南见她杵在里面始终都不敢踏出来,原本是想像昨天一样,进去拽着她的手,将她拖出来的。可是一直这样,明显不是办法,她的病不会好的。

最终,夏南没有进去,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她问:“梁子沐,你想赢我吗?”

梁子沐没有犹豫,“我……想!”

夏南直接道:“你想屁吃!”

梁子沐:“……”

夏南指着她的脚下道:“你连自己都赢不了,你还想赢我?”

梁子沐喃喃的道:“我……”

夏南道:“我告诉你,你今天输定了。一百幅画,赶紧提前给我准备好!”

梁子沐气得小粉拳握紧,“不,不可能的。”

夏南没理她,转身就往外走。

梁子沐见他就这样扔下自己,急得不行,连连跺脚的低声叫道:“你,等我呀。”

夏南头也不回的道:“你最好赶紧跟上来,我到了码头就上船,不会等你的,你要是没跟上,那就当你主动认输。”

梁子沐终于忍不住了,一百幅画她无所谓,可是她不想输。

看了看大门,她终于是一咬牙,化生气为力量的闭着眼睛勇敢跨了出去!

出来之后,她回头看一眼大门,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自己终于跨出这一步了!

夏南偷眼看见她出来了,心里暗笑,小样,还不信治不了你!

在她追上来的时候,他原本是想给她点个赞的,可是看看她的身后,忍不住又骂了起来。

“你个死蠢,还是三岁小孩啊,连锁门都不知道的吗?你就不怕家里被人偷光啊?”

梁子沐回头看看,不由得苦笑,想回去关门,可又担心夏南扔下自己,“你,你别走啊!”

夏南无情的道:“十秒钟,过时不候,十,九……”

梁子沐这个慢性子终于被逼得急了起来,刷地一下往回跑,慌手慌脚的关上门后,又赶紧飞跑回来,生怕夏南真的跑了。

两人来到码头后,史香香,阿虎,赵广发,铁锤已经等在那儿了,不过还多了个阿庆婶,专门叫来帮忙收拾,做饭一类的!

一忙起来,大家就会什么都顾不上,哪还有人愿意去做饭呢!

看到这么多人,梁子沐又惶恐起来了,感觉无可适从,一个劲儿的往后躲!

夏南这个挨千刀的,不但不再像昨天那样死拽着她的手,给她力量与勇气加持,甚至还幸灾乐祸的道:“梁子沐,你可以放弃的,我不会笑话你,顶多是看不起你罢了。”

梁子沐原本是真的想回去了,可是被他这样一激,血直往上涌,这就什么都不管了,硬着头皮,垂着头往昨天那艘鱼船上走去。

上了船之后,她就赶紧的躲进了船舱里。

夏南跟着上船,但暂时也没去理会她,而是掏出手机打给顾瑜,询问游艇什么时候可以赎回来。

顾瑜告诉他,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游艇就可以归还。

另外,她还透露了一个重磅消失:曾桃艳主动归案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