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见陆小安面有郁闷之色,花语问:“怎么了,可是我说错话了?”

陆小安忙露出笑容,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姑娘太过聪慧。”

“噗嗤!”

花语掩面一笑,道:“那就是说我猜对了,公子果然有秘密。”

陆小安想了想道:“每个人都有秘密,姑娘要是没有秘密又怎么会在这里?”

花语望着陆小安,眼中透着笑意,道:“既然我们都有秘密,那不如交换一下如何?”

陆小安一惊,不用小爱提醒,这事他也不可能答应,毕竟他的秘密太过惊人了一些。

见陆小安的表情,花语更为好奇了,道:“看来公子的秘密不简单。”

陆小安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

陆小安本来想给自己编个奇遇什么的,但话未说完,楼下却传来一阵声响。陆小安骤然想起他是跟着老头来的,于是立刻起身向下张望。

花语也不比陆小安慢,两人一起望下去,刚好看见老头从窗户撞出去,向远处逃了。紧接着,中年修士就追了出去,两人的速度都极快,一眨眼就去到十丈之外了。

陆小安立刻对花语道:“姑娘,我还有事,下次再会!”

说着,不等花语回答,陆小安就从月台上一跃而出,落到了街对面的楼顶上。

这时,老鸨也刚好赶了上来,看了一眼陆小安的背影,对花语道:“小姐,没事吧?”

花语摆了摆手,道:“这人倒有些意思。”

接着,她问:“那两人什么修为?”

老鸨道:“老头练气十三层,是这里的常客,中年人通脉境二层,尾随那老头来的。”

花语自言自语道:“通脉境二层么,那他一个小小练气士怎么敢追上去的?”

老鸨问:“需要留意他吗?”

花语摇摇头道:“修为还是低了点,不过他再来的话记得告诉我。”

老鸨点头应下,又道:“我打听到一个人,侠剑宗的段云枫,有通脉境之下第一人的称誉。”

“哦?”

花语来了兴趣,道:“渡仙门不如侠剑宗是有道理的,这半年来一个侠剑宗的弟子都没来过花月楼。”

“得想办法见一见这个段云枫才是。”

老鸨:“要不我去一趟侠剑宗?”

花语摇头道:“不行,你我都不能暴露身份,想其他办法吧!”

陆小安奋力追赶,无奈速度比老头和中年修士差了太多,只能使用了一张下品急速符。

穿过闹市区域,陆小安看见老头和中年修士在一片荒地上打了起来,他赶紧躲到了一边。

通脉境共有十二层,对应十二条经脉,一般人都会选择先打通手上的经脉,因为只有打通了手上的经脉后才能施展法术。而打通的经脉越多,施展的法术就越强,施展的速度也会更快。

中年修士显然也是先打通的手上的经脉,只见他双手掐诀,顿时一团火焰凭空自生,然后中年修士一掌推出,火焰便化作一团火球急速向老头撞去。

以老头的修为自然难以抵挡这法术,但他并不慌张,只拿出一张符箓往身上一拍,一道水光闪现,火球打在老头身上却是没有丝毫作用。

中年修士似乎早有预料,也不惊讶,只是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有多少符箓!”

说着,中年修士又施展一团火球打了过去。

老头又拿出一张符箓,抵挡了火球后道:“我有多少符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少法力你自己可知?”

连续施展了好几次法术都没能奈何老头,中年修士也有些心急了。他不再施法,而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柄法刀来,一刀向老头劈去。

老头又拿出一张符往身上一拍,然后双腿就像生了风一般,轻飘飘就躲过了这一刀。

陆小安看得双眼放光,原来符箓之道修习高深后也是如此厉害,只是练气境就能跟通脉境周旋。当然,这也是有局限的,首先这些符箓就得提前备好,要是没了符箓也就和一般练气士无二了。

连一个练气士都杀不了,中年修士也有些恼羞成怒了,他一边追砍老头一边道:“把那本书给我,我饶你一命!”

老头冷笑道:“还饶我一命,你看我饶不饶你。”

说着,老头拿出一张符,吹了一口气,喝道:“去!”

他为什么要吹口气陆小安并清楚,只见那张符化作一支水箭直取中年修士的心口。

水箭迅疾难挡,中年修士躲避不及,只能凝聚法力大喝一声:“咄!”

水箭不偏不倚命中中年修士胸口,却连他的衣衫都没刺破,放佛有一堵无形之墙挡在了前面一样。

绕是如此,中年修士也不好受,只见他被水箭的威力撞飞了好几丈远,落地以后嘴角还渗出了一丝鲜血。但这并非被水箭所伤,而是他为了抵挡水箭逆行法力受了些内伤。

受了伤的中年修士并不打算罢手,而是笑道:“丹符宗的符道果然厉害!”

老头第一次露出惊讶之色,喝问:“你是谁?”

中年修士道:“我是谁不重要,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两百多年前丹符宗出了个逆徒,为了躲避宗门追杀逃到了这偏远地方来,他是你爷爷还是你父亲?”

老头突然发怒,指着对方骂道:“你是周炳煊那狗贼派来的!”

中年修士“哈哈”大笑,道:“就允许你找人杀他,不许他找人杀你吗,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道:“那狗贼暗算我爹,我没本事报仇,还不能找人替我报仇吗?”

说着,老头又拿出一张符,对着中年修士就扔了过去。这张符并没有攻击中年修士,而是突然落在了地上并消失不见,就像雪化入了水中一样。

“糟糕!是地牢符。”

中年修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只见他双腿突然往地下陷去,直到半个小腿都困在了土里。他试着挣扎了一下,可地面就如同铁筑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就在中年修士挣扎之际,老头又拿出一张符向他扔了过来。这次这张符化作一团火云,不急不缓向着中年修士罩来。

中年修士似乎知道这火云的厉害,一把将手中的刀向老头扔了过去,然后就施展火球对抗火云。

一连施展了两次火球,都没能将火云抵消,中年修士最终还是被火云吞噬。而另一边,老头或许是符箓用完了的缘故,居然没能躲开中年修士扔出来的法刀,被一刀插进了腹部,此时也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陆小安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不露面了,老头的伤应该不至于要命,要是现在现身多少就有点乘人之危的意思了。

可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火云中却传出一声怒喝,然后火云就被强大的法力震得四散开来。

陆小安吓了一跳,心想通脉境修士果然厉害,这都没死。

此时的中年修士异常狼狈,头发眉毛都被烧没了,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但他却挣脱了地牢符,将一只脚从土里拔了出来。

“老东西,我看你还有多少三阶符箓,我就算法力涓滴不剩,杀你也是易如反掌!”

中年修士是真的怒了,不但怒,还恼。他本以为杀个练气士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没想到居然把自己搞成了这样,可不得恼火么!

然而就在中年修士想着如何虐杀老头解气的时候,只听“噗”的一声,然后他刚拔出地面的那只脚就断了。

中年修士愣了好半天,才发出一声怒不可遏的吼声。

“哪个狗贼偷袭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