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近百年前,全真教,王阳。

什么叫同名同姓?这不就是我嘛。王阳一脸懵圈,你要说华山派的创立祖师是王重阳,他都可以理解。

毕竟,一些门派为了彰显威望以及影响力,总会将过去一些武林名宿称为祖师爷。

矮个子老者道:“我华山师祖在武林中或许没有什么名望,但他当年曾在襄阳之战中击杀了蒙古皇帝蒙哥,可惜如今咱们汉人的江山被蒙古占了,他们自是抹杀了我华山师祖的功绩,导致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人知晓。”

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显得为他们默默无闻的师祖感到鸣不平。

本来王阳还有一点点不确定,但现在可以完全肯定所说的就是他本人。当年,襄阳一战他成功击杀了蒙哥,虽然这个皇帝是假的,但对于击败蒙古大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一战令襄阳城、大宋得保多年太平,可惜最终整个江山还是沦陷蒙古人之手。

王阳知道这段历史,意料之中的事情,虽感慨万千,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又朝着那副画像望去,怪不得乍一眼看着眼熟,原来画的人就是自己。不过,这幅画画的未免也太粗糙了,我英俊帅气的外表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五官轮廓有些相似。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我何时创建过华山派?为何我一点都不知道?

“咳咳,二位是不是弄错了?据我所知,这位王阳前辈生前似乎并没有开山立派。”王阳好奇地问道。

高个子老者疑惑道:“刚才前辈你不是说不认识的吗?”

王阳“哦”的一声,解释道:“这位与我同名同姓的王阳前辈,我自是曾听说过,他还是全真七子的大师兄呢。”

华山二老连连点头,脸上禁不住地一股自豪感。

王阳继续道:“不过,这画像看起来不太像他,你们不说,我都没有认出来。”说完又补充一句:“我曾见过另一幅画像,画的与这副不太一样。”

华山二老听了恍然大悟。高个子老者道:“画工不同,所画出来的效果有所不同,这也不足为奇,看来前辈你果然是博古通今,实不相瞒,我华山派确实并非这位祖师亲手创建,不过,所创之人与祖先却大有关联。”

王阳见自己有关,大感兴趣,道:“愿闻其详。”

“我华山派的实际创建者在全真时,道号太共,昔日他有幸获得过王阳祖师的指点,修炼了一身高超的武功。这才有能力在此创建了本派。”高个子老者道。

王阳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他啊。”

太共,在全真教的时候还有一个名字——孙志方。

对于孙志方其人,他自是非常的熟悉。当年在全真教的伙房,孙志方是两位负责人之一。另一人便是混入全真的蒙古奸细,被王阳揭穿后自杀的张志光。

孙志方为人善良诚恳,但一直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全真没落之后他便来到华山开山立派。

昔日,王阳感念曾多亏孙志方照顾,在重阳宫时偶尔便指点过他不少武功。只是孙志方天赋一般,只学会了点皮毛。

即便如此,却也已然成为一流高手。

孙志方的师父乃是郝大通。后人流传华山派的创立者是郝大通,可能就源自于此。

说话间,双方按主客坐了下来,令人摆上香茶。高个子老者道:“本派出自全真,一直谨遵匡扶正义,行侠仗义为宗旨,只是没想到出了鲜于通这个卑鄙无耻之徒,幸好王前辈揭穿他的真面目,我二人代表华山一派感激不尽。”

现如今知道对方与华山同根同源,也算是一派,既非外人,也就谈不上面子问题。

勉强来说,也可以算是清理门户。

待王阳客套之后,高个子老者开始切入正题,道:“斗胆请问,前辈你出自全真哪一个分支教派?蓬莱派,还是一气教?”

蓬莱派与一气教,可以算是当时全真教后除华山之外最大的分支教派。

王阳摇头道:“两位想必弄错了,我无门无派,只是曾无意间获得一位道门异人传授,这才获得一身全真教的武功。”

“原来是这样。”华山二老均是默默点了点头。

全真教衰落之后,有的道人前往各地重新开山立派,其中也有些道人云游天下,逍遥自在。若是遇上天资出众的有缘人,或许也会传授武功和道法。

对于王阳所说的,他们倒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顿了顿,华山二老似乎都想到了同一件事,均一脸喜色。高个子老者道:“那真是太好了,既然如此,王前辈,不如你来做我们华山派的掌门人吧。”

王阳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听到后面差点没有喷华山二老一脸。

搞个半天,他们把自己请进来,就是为了让他当掌门啊?

本来他只是听说华山那上出了个门派,过来看看,就是想知道自己穿越了多少年。见到鲜于通,一肚子火大,将那家伙灭了,哪想到还会遇上这种事。

当初,他连全真教的掌教都不肯做,更别说只是一个小分支的华山派。

王阳笑了笑,道:“两位是开玩笑吧?我并非华山派的人,如何做得了贵派的掌门?我看你们还是另选高明吧。”

那高个子老者道:“前辈虽非本派中人,但同气连枝,你自己也说了与本派大有渊源,自是做得了掌门。再说,你武功高强,定能服众,相信由你带领,本派定然可以发扬光大,还请前辈莫要推辞。”

在他看来,王阳就是礼貌性地客气客气,世上哪有人不想当掌门的?

他们二人要不是年纪太大,没了那么多精力,不然早就抢着当了。

谁知王阳却依然摇头,道:“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确实没有当掌门的想法,如今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告辞了。”

说完他便起身欲走。

华山二老这才相信人家确实没有将掌门之位放在心上。见王阳要走,高个子老者一脸为难地道:“鲜于通死在前辈之手,如今我华山没了掌门,门下弟子又都资质平庸,恐怕我华山派就此在武林中除名。”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华山派衰败灭亡,王阳要背这个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