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到李煜祁这一副要死的样子,秦雨瑶意识到再待下去不太妙,于是果断选择了告辞回家。

回到西门情家中,她一进门就看见西门情躺在沙发上,一手撑头一手挠屁股,胸间还夹着一瓶红色的饮料瓶。

一根吸管插在瓶口,她稍微一低头就能嘬到。

这么咸鱼的场景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秦雨瑶忍不住吐槽:“西门姐,你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叔啊。”

“昂?汝瑶回来啦,”西门情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大叔怎么啦,别小看大叔啊,这个世界都是大叔在支撑的。”

秦雨瑶继续吐槽:“你这话放到网上要被打拳的。”身为一个主播,她对这些会比较敏感。至于名字的错误,她好像已经放弃吐槽了。

这也许就是变成西门情的形状的征兆吧。

“来来来,坐姐姐旁边来,”西门情坐正了身子,依旧没用手去扶饮料瓶,而是拍了拍身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才出去半天,”秦雨瑶叹了口气,相处了这么几天她已经知道西门情嘴里的话当不得真,“对了,老板好像又被你气倒了。”

“喂喂喂,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我最近直播都很规范的好不好,”西门情立刻申明,“超管一警告我立马就整改了。”

秦雨瑶:(¬_¬)“你是不是对规范有什么误解,老板是因为你的被气倒的。”

“?哦~”西门情恍然大悟,“那他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脆弱了,不就是太监了嘛,有什么好难受的,我都习惯了。”

说着她摸了摸大腿根,露出了一幅惆怅得到表情。

“你自己去跟他解释吧,”秦雨瑶道,“真把他气死了,就没人给咱们发工资了。”

“没人发工资……”西门情表情一变,“这、这好像的确闹不住啊。”

看来以后得收敛点了,下次就不抄太监了,不,干脆就不写了,她觉得画漫画不错。

漫画好啊,一点点情节就能画好几年。像是海贼王,连载了二十几年,实际上写成可能也就白来万字。鬼畜点的作者可能两三个月就写完了。

西门情忽然发现了一个水的好方法。

好的,就决定画漫画了!她的这具身体画画还是很厉害的。

想到这里,西门情发现秦雨瑶正脱了鞋子准备回房间,她立刻道:“干嘛急着走啊,今天出门有遇到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呗,你也知道我出不了门的嘛。”

“哦。”秦雨瑶其实想吐槽来着,西门情这么厉害,能帮她进化到神化,那为什么自己还是一个等级最低的僵尸呢?

想不通。

不过西门情的秘密她也不会深究,坐下后说道:“我今天去医院还真遇到几件怪事……”

她将李煜祁让她劝诱女医生当主播、碰到一个迷路的女孩、郑家少爷出车祸等等事情大概都说了一遍。

至于那个血衣派来的杀手,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哈哈,还有这种人的吗?路都找不到?”西门情听了以后捧腹大笑,胸口的饮料都要洒出来了。

“是啊,我就感觉她怪怪的,如果不是身体情况,很有可能是神格。”秦雨瑶猜测道。

不少神格都会有副作用,像西门情怕日就是个典型。

“管她呢,夏空市是花国的核心城市之一,聚集大量的神格持有者很正常,”西门情随口道,“你要到乡下去问问,那边的人可能连神格持有者是什么都不知道。”

花国太大了,消息有些时候是很闭塞的。很多城市里觉得司空见惯的常识,到了乡下可能就变CD市传说了。反过来的例子也有。

所以南山公司才会举办一个综艺,向全国普及神格持有者的存在。

根据小乖打电话回来的说法,她们过几天就要进行闯关挑战了,不过播出的话还要迟些。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西门情才放过秦雨瑶让她去睡觉。

等秦雨瑶走后,西门情看了看自己的手,刚刚摸得挺爽:“情绪还算稳定,思维逻辑也很正常,看来得下重药呢。”

说着,她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喂,老秦,你那边怎么样……嗯,那我明天带人过去……别搞砸了。”

挂掉电话,西门情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将魔鬼的身材凸显得格外诱人。

“唉~小汝瑶呀小汝瑶,我还挺喜欢你的呢。”

……

秦雨瑶回到房间之后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巾躺到了床上。

她拿出手机给妹妹发去微讯:“今天有没有吃饭啊?”

秦雨琪:“你好啰嗦啊,这都极点的还问吃饭?”

秦雨瑶:“要吃饭的呀,不然对身体不好。”

秦雨琪:“你少废话,不是说要参加歌唱比赛的吗?你怎么还没动静?不会是在外面摸鱼吧?”

秦雨瑶:“没有,我是真的在特训,现在已经有点效果了。”

秦雨琪:“拉倒吧,就你那唱功,拯救世界的英雄都救不了。”

秦雨瑶:“没关系,我改变不了自己的唱功,我就改变全世界。”

秦雨琪:“啊~尬尬尬尬尬,你还能再中二点吗?我脚指头都要抠出一个别墅了。”

秦雨瑶:“你看着就好,记得我们约定好的,等我成功了,你一定要出来好好做人呀。”

秦雨琪:“你知道这不可能的……”

秦雨瑶:“没什么不可能,我是你姐姐,我一定会救你的。”

……

岑馨一晚上没睡,一直在病床边陪到天亮。

俞曼曼伤势过重,还没醒来,有同事来接班,对她道:“你去休息吧,昨天晚上打了一晚上,不好好休息怎么成?”

“嗯,我知道了,”岑馨点点头,“血衣教的事情怎么样了?”

“抓到了几个,但都是小喽啰,血液被他们取走了不少,不过没有发生死伤,就是有一个女的被打成了猪头。”

岑馨一愣:“哈?为什么?”

同事道:“好像是血衣教只要处女血,结果那女的骗人说自己是处,被发现后就被打了一顿。”

“太过分了!”岑馨听了这话怒道,“不是就不是,有什么好装的!”

“哈?”同事实在是没想到,“重点是这个?”

“你不懂,”岑馨抱怨道,“就是这种人把我们女性全体风评给带坏了,活该被打。”

“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同事深有同感,“我也经常躺枪的,每次有个渣男出来,总会有人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都被打成筛子了。”

“没事,我相信你不是渣男。”岑馨拍拍他的肩膀,给了同事一个鼓励的眼神。

同事刚刚有些感动,心想她是不是看上自己了,结果就听她接着道:“毕竟你连对象都没有,怎么当渣男?”

“我……我可谢谢你啊。”同事欲哭无泪。

岑馨离开病房后又去看了看李煜祁,根据徐茜的说法,他虽然没有再进ICU,但医生是建议他多住几天院的,以防万一在家里倒了来不及救。

“他这是何必呢,”岑馨道,“我听说是被员工给气的,那他为什么不给开除了?”

别的老板,你说他馋女员工身子岑馨信,但李煜祁的话她1000%不信。这家伙要是开了窍,徐茜至于一大把年纪了还单身?

徐茜道:“你不知道,那个员工虽然挺、挺奔放的,但其实人不错的,而且还很有才华,他才不舍得开除人家呢。”

她心里补充道,要是李煜祁真把西门情给开了,她第一时间就去接盘。上次那一首歌的效果好得那叫一个顶,真希望再来几首。

“那行吧,感觉他这是心病,下次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徐茜道:“我已经预约了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医生,就在他们公司楼下呢,很近的。”

“你安排就好,我先走了。”

说完,岑馨便离开医院。

本来是打算回家的,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她忽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好像是昨天和她交过手的人。当时天太黑她没看清,但是总觉得很在意。

她也懒得回去了,直接跟了上去。拥有鬼将神格,少睡1天不是问题。

……

“汝瑶!起床啦!”西门情一个蝶泳式扑到床上,准备给秦雨瑶来个贴贴。

结果人在半空中就被九条尾巴给缠住了。

“咦?”她动了动手脚,发现挣不开,“这是什么特殊的玩法吗?小汝瑶好会玩啊。”

“he~~~”秦雨瑶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醒来,结果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脸近在咫尺。

“你醒啦。”

“哇!”秦雨瑶被吓了一跳,“你、你干嘛?”

“晨袭啊,本来想跟你说早安的,结果你居然喜欢玩这种,你早说嘛,我会很配合的。”西门情“娇羞”地说道。

这让秦雨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噫~~~你别说了,我才没有那种兴趣,说起来应该是你这个晨袭才离谱吧!”

“离谱吗?”西门情笑道,“大家都是女孩子,有什么好害羞的嘛,来嘛来嘛。”

“我……我洗脸去了。”秦雨瑶把西门情往床上一甩,跑也似地冲去了卫生间。

“啊~”西门情被甩在床上,娇喘一声,“小年轻还挺有劲。”

秦雨瑶洗完了脸,就看到西门情拿着衣服在那儿等她了。

“怎么了吗?”秦雨瑶疑惑道。这几天她都是穿西门情的衣服,只有出门才要穿正装。可今天也没有要出门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