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作为曾经的翠岭太子哥,野狼野猴见了都要直犯哆嗦,追逐搏斗全都是一流。并且这具身体的底子同样不错。其实偶像的身体都是很不错的,别看许多外形都是小鲜肉,但每天舞蹈才艺训练就要超过六、七个小时,运动量已经堪比职业运动员,又怎么会差劲呢?

而那个狗仔目测才一米七出头,身材也十分赢弱,遇上这样的弱鸡,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蹂躏吗?

几步追上那狗仔,几下子就把他制服。夺过狗仔手中的相机手机,准备把里面的画面一一删除。

这狗仔偷拍的肯定就是陶雪。陶雪刚从医院出来,去的还是……妇产科?媒体能有什么节操?开局一张照片,内容还不是随便编吗?就算以后得到澄清,小菇凉的名誉同样会遭到损失。既然有缘同车共渡一场,霍冬就顺手帮这个忙。不用感谢,我太子哥就是红领巾!

见霍冬准备删除照片,那狗仔顿时急眼了,反过来想拼命争夺。霍冬轻松的一个反关节,用膝盖顶住,把他压趴在草地上。接着就不紧不慢的开始了操作。

“哇,他这么厉害呀?他是不是叫霍冬?”陶雪瞪圆了眼睛,似乎很兴奋见到有人打架,依然没弄明白前因后果。他们就一起走了过去,陶雪好奇的询问,“他是谁呀?”

“哦,狗仔队。”

底下的那狗仔依然在挣扎,他大喊道:“放开我!你们这是抢夺私人财物!”

“哦,我未成年!”

衷心感谢《未成年人保护法》。终于删除完最后一张照片,霍冬松开膝盖:“我说兄弟,你可以起来了。”

没想到那狗仔趴在地上,肩膀不断抽搐,隐隐传来了哭泣声。霍冬忍不住啼笑皆非,又一把把他拉了起来:“你这大男人哭什么呢?相机手机都会还你的。今天就算你倒霉,少了几张照片而已。”

“什么?他还拍了照片?”陶雪再次兴奋起来,“相机在哪儿呢?快给我瞧瞧。”

霍冬一想也对,毕竟陶雪是当事人,应该让她放心,让她亲手再检查一遍。

喜滋滋的接过相机,陶雪兴致勃勃的摆弄起来。然而没过一会儿,她就疑惑的推了推霍冬:“冬子冬子,你快看,怎么相机有点不对劲呀?”

霍冬疑惑的一瞧,接着就气的差点儿吐血。落到陶雪手中还不到一分钟,这相机就给她弄坏掉了?MMP,霍冬算是明白了,这小妞整一个是机械白痴!还是特别喜欢摆弄机械的那种白痴!

“我说大姐。”霍冬立刻开了嘲讽,“给你个手电筒,你是不是也能一股清烟?”

陶雪顿时怒了,挽袖子撸胳膊回击:“臭冬瓜,你说啥呢?我可以赔钱,要你来管?”见到霍冬依然在似笑非笑,陶雪多少有点心虚,对着那狗仔安慰,“别在意哈,这相机值多少?我给你买台新的啊?”

“哇——!”

没想到不说这句还好,一听这话,那狗仔整个人都崩溃了,扯开嗓子开始了嚎啕大哭。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没这么夸张吧?狗仔队的天赋就是不要脸啊?怎么这区区小事,你就嚎的像杀猪似的呢?

陶雪白了霍冬一眼,嫩葱般的手指对霍冬一指,继续开口安慰:“别哭别哭,丫也太暴力了,整一个不良少年!以后他再敢欺负你,姐来罩着你,保证整他个半身不遂!”

“嗯?”霍冬心中再次MMP。你这小妞不会真的是白痴吧?有没有搞错,你究竟是站哪边的啊?

“谢谢雪姐,谢谢学姐。”没想到那狗仔倒是被感动了,“我不要你们赔,我也不干了。做这行已经一个多月了,天天啃方便面,根本没跑到什么新闻。我要回家,老老实实在县城找个工作!我想妈妈了,我想她了呀,呜——!”

那狗仔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见其他人已经是目瞪口呆,霍冬只能主动发声:“好啦,其他事我们帮不上忙。但今晚你起码有口福。吃火锅怎么样?不用再啃方便面。”

那狗仔挣扎的躲开:“我虽然穷,但有志气!我绝不受嗟来之食,你们不要同情我,那就是侮辱我!”

霍冬感觉心累,真的是流年不利,身边怎么尽是一群神经病呢?以为这是演言情偶像剧?还能说出那么雷人的台词?

没工夫废话,决定快刀斩乱麻:“两个选择,一个就是跟我们去,我那妹子再赔你一台新相机。另一个就是你现在就走,走之前我再揍你一顿!”

对这样的中二少年就不能有好脸色,他们都是群皮痒货色。真犯拧了,揍一顿就老实了,如果还不老实,那就再揍一顿。

之所以硬要拖着他吃火锅,那是为了消除掉不必要的后遗症。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都一起吃过饭了,那你以后还怎么去警局告我呢?毕竟抢相机手机那也是事实。

没想到的是,那狗仔还在犹豫,陶雪反而先不乐意了。嫩葱手指再次指着霍冬的鼻尖:“你又想暴力了!你又欺负人!”一想觉得不对,“不是不是,臭冬瓜,你竟然敢叫我妹子?告你,姑奶奶是你姐!小兔崽子不要没大没小!哼,气死我了。”

霍冬嗤之以鼻。这小菇凉已经彻底没救了,你是二哈拉来的逗逼吗?

边上的郭子风和司雨早就傻了眼。见苗头不对,司雨弱弱的举起手,像只缩头小鹌鹑:“冬哥,雪姐,咱们什么时候能吃上火锅呀?”

郭子风同样得到提醒,他也机灵起来,亲热的挽住那狗仔的肩膀:“兄弟,走吧。人生呢,不就是吃饭睡觉吗?有妹子肯侮辱你,那才叫做人生赢家呢……”

你也别说,郭子风与那狗仔挺有缘,三言两语,那狗仔就口嫌体正直的一同而去。

在路上,得知那狗仔名叫劳家勇,农家子弟,大学毕业快一年了。他是某个三流理工大学文学系的毕业生?由此可见,这文凭有多么的不靠谱。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