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在卡塞尔学院里很少有人能得到宫本一心的称赞,在他的口中,学生会的主席是怠惰而又富有天赋却少加勤练的良木,狮心会的会长则是敦木后切细雕成才的佳具。

简单来说如今学院的两大社团现任扛把子,在他的口中一个小有天赋却疏于锻炼,另一个则是天赋不成但起码勉强勤能补拙了。

这种评价若是换其他人做出,必然会被群起而攻之,但说话的人是学生会剑道部部长宫本一心,他放言,并在今天安稳的站在了这里,足以见得他的赞誉或诋毁都是有资格被捧到一定高度作为评测指标的。

而这一切也与宫本一心的出身有关。

宫本一心是远洋日本分部赶赴本部的交换生,最初与本部结交于与现任学生会主席在日本合作破获了一起混血种聚众贩制炼金药品的特大案,伏诛了数百流落在日本地下街头的危险混血种,缴获吨位级的炼金产物,就现场惨烈状况来看不亚于自卫队在港口打下了一场小规模战争。

而那一次任务在卡塞尔学院执行部留档的序列等级是“AA”级,距离“S”级只有一线之隔,而那次任务几乎完全由学生会主席与宫本一心两人独立完成,没有依靠丝毫外勤以及日本分部的帮助,事后毫发无损。

也正是那一次任务宫本一心进入了本部的视野,由于年纪尚小被本部认为值得以优渥的资源培养,与是择日拟上了赴往本部卡塞尔学院进修的形成,进而正式与有过战斗友谊的学生会建交,在留学本部后第一日便受到学生会主席的邀请加入了学生会。

但在日本分部土生土长的宫本一心的口中,卡塞尔学院是一个失败的养蛊之地。

《左传·昭公元年》中赵孟层问曰秦医:“何谓蛊”,秦医答曰:“淫溺惑乱之所生也”。

蛊是沉迷加上迷惑混乱所生。

卡塞尔学院在宫本一心眼中便是这样的地方,圈而不斗,狠而不戾,养而不精,一切都处于一个混乱而低效的怪圈之中,与日本分部信封的强者为尊的理念大相庭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宫本一心逐渐明白了希尔伯特·让·昂热奉行精英制度的乐园的终极目的——培养一只蛊王。

能终结迷惑引导众生者,然而除去蛊王之外剩下的都是失败的残渣。

所以宫本一心觐见了昂热校长,他想试试自己是否有入眼的资格。

但很可惜的是,昂热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但答案已经跃然纸上了。

宫本一心看清了这一点,于是他成立了剑道部任何胆敢于之齐名的社团尽数被踢馆解散,他想看看在这纯粹的养蛊之地中,是否真正有‘终结迷惑引导众生’资质的大才。

这时候,举世众望的‘S’级学员出现了,就像照亮学院夜空的星辰,于是今晚宫本一心再度抱起了期望的心情前来了这次宴会,只为见见这饱受学院宠爱的人才究竟如何。

现在,冉冉升起的新星站在他的面前,有那么一瞬间,宫本一心觉得自己看清了,这可能就是校长要等的人。如果就是他,那么荣耀、责任、期望数不胜数的光环将会压在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孩身上,他真的承受得住即将面临的一切吗?

宫本一心不知道,但他决定自己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微笑地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相差整整三岁不止的男孩,从他的头顶颅骨再到颈部,到双臂、到胸膛、到胯部、到双腿最后到双足,视线如油墨打印机一般将毫不掩饰的欣赏泼墨到了对方的身上。

若是林年是一张白纸,那么宫本一心已然在上面作下了一副海上旭日图,这在他的故乡日本是最高的敬意,昭和年间每一个日本男儿都会将旭日图挂在胸前或绑在额头,这代表着新锐之意,代表着年轻人光明的未来。

在宫本一心眼中,面前的男孩无异于就是那升起的未来。

“简直就像野人一样。”宫本一心在做完自我介绍后细细的看着男孩忍不住低声发出感慨。

强悍、精装、野性,在受到危机时敏锐至极,野人者。野人缺少的从来不是体魄与天赋,比起现代人野人超乎了一切体态优势,欠缺的只有“技法”,只需良功雕琢一二,便可成为真正的宗师大家。

“新生,林年...你说什么?”林年回礼时听见了宫本一心的喃喃自语忍不住抬头。

“申し訳ございません。”宫本一心忽然一肃后退一大步九十度鞠躬,气势恢宏的就像重刀落下一般切起尖锐风啸:“之前是我失礼了,林年君。”

“不,没事,如果只是龙虾的事情的话,你其实真不用这样。”林年后退半步感觉自己的额发都被这忽然的鞠躬荡起的风给吹起了,可他还是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奇怪的日本人就忽然对自己行起大礼了。

“请原谅我,并且务必加入剑道部,林年君,这是我宫本一心从今天起的夙愿。”宫本一心没有抬起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伸出了右手。

“啊,我...”林年下意识伸出手,但在一瞬间他愣住了几秒,反应过来后猛的把手缩了回来,心惊道好你个日本鬼子,有这么奸诈狡猾的劲儿怎么不投胎去二战偷珍珠港,尽把阴谋诡计用我身上了。

差一点林年就着了这位宫本一心的道,在听见原谅的时候他手都差点握住了,后半句话吐出来才昭示了这位竖着剑道高马尾的男人的用心不良,不远处靠餐桌近一些的人视线都被宫本一心的声音吸引过来了,要是这种情况下自己抓住了他的手,那还了得?

“没事,一只龙虾而已,这里这么多龙虾吃都吃不完...不过加入剑道部的事情请容我考虑一下。”林年把双手后负浅鞠了一躬,圆润而不失礼节。

“但这实在是太可惜了。”宫本一心缓缓收起了手,直起身看向林年叹息:“像你这样的璞玉良才若是不被精雕细琢,由名师亲手打磨,简直是暴殄天物,在下实有不甘。”

林年心说我们这才认识多久?一来就夸我璞玉良才是不是太过急功近利了?总不能抢个龙虾手比你快一点我就是稀世栋梁了吧?

“刚才初次见面,你就赢了我一次,这是今日我来这里前从未想到过的事情。”宫本一心看向了一旁餐桌上少了一只鳌的龙虾。

“你非要把那个算作胜负的话...”林年终于理解为什么在少年宫时,自己的教练一提到日本人就头疼了,并非是历史残留或者民族情怀问题,而是日本人都太较真了,像是用内壁刻着‘规矩’的磨具印出来的一样死板。

“我先出手了,若是在战场上,这算作偷袭,但我却还是失手了。”宫本一心说:“在剑道中,失手就代表面击,想必学过许多年剑道的林年君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

“你刚才说你是学生会的剑道部部长?”林年决定转移一下话题,一直讨论抢龙虾鳌未免也太过儿戏了一些,不符合当下的规定情景。

“具体来说,学院里只有一个剑道部,所以林年君大可以去掉学生会的旗麾。”宫本一心面露微笑:“我想明确一点,我并非是为学生会招揽你的,而是以卡塞尔学院剑道部部长的身份向你伸出橄榄枝,像你这样的人才正是剑道部需要的。”

“有什么区别吗?”

“我觉得整个卡塞尔学院只有我能教导你剑道。”宫本一心说。

“我大可以去其他剑道部。”林年摇了摇头,他不大喜欢宫本一心这种绝对的态度。

“不,林年君,我之前说过了,卡塞尔学院只有一个剑道部。”宫本一心淡淡地说。

如果林年入学已久的话就会明白宫本一心并没有说谎,卡塞尔学院的确只有一个剑道部,并非是学院中不允许有重名的同好部,像是狮心会与学生会两个对立的社团中都有兴致相同的爱好部,剑道部没有类似分部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宫本一心这位剑道部的部长不允许有第二个剑道部。

“在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中,剑道之上,我是最强。”宫本一心面色平静,似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年抬首直视面前的男人,他熟悉这个套路,当初去少年宫打工的时候,每一个剑道培训班、柔术培训班的教练都会说自己是少年宫最强,如果询问着表示质疑的话,教练们就会说不信的话你可以出去问问,但出去问谁?门口站着的都是教练的托儿,你无论问谁都会给你竖起个大拇指夸赞:武藏剑道培训班,棒!

很显然,宫本一心已然被林年当做王婆卖瓜抬高高度再故意委身一下准备收自己进入囊中的那种人了。

“而你,林年君,若是跟我研习剑道,你能成为继我之后的最强,你拥有这个资质!”宫本一心注视着林年认真地说道。

“最强?”

宫本一心也看出了林年的轻视,他摇头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想必林年君对剑道也是浸淫许久的大才,但恕我直言,在少年宫那种地方是学不到任何东西的,如果林年君能跟随我学习...”

“收回你的话。”

宫本一心话还没说完,林年就开口打断了他,语气十分平和但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志——收回那句话,不然我会替你收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