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算了,言归正传吧,天宇,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吴文杰先生,咱们必须要救!”乔达业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达业,我也想救吴先生,可是吴明昊还有箭樱组织在英镑汇率防控体系和‘外交债券’布局多年,设下重重陷阱等着咱们去钻。”乔天宇担心地说道。

“我担心到时候吴先生救不出来,万一再把其他盟友全部搭进去,咱们就更得不偿失了......”

然而不等乔天宇解释完,乔达业就打断了乔天宇的话,言辞异常严厉地说道。

“天宇!无论如何吴先生都要救!必须要救!”乔达业的语气异常坚定,完全容不得半点置疑。

看到乔达业反常举动和激动的情绪,乔天宇有些诧异了。

什么情况,为什么一提到吴先生,乔达业就会变得如此激动,是什么事情刺激了他?

再说了,吴文杰先生是乔天宇的恩师不假,可吴先生貌似跟乔达业没有师徒情谊,为何乔达业会激动成这个样子,难道有什么乔天宇不知道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乔天宇换上了一副拷问的眼神(www.shubao2.cc),死死地盯着乔达业问道,“达业,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关于吴先生的事情?”

“额......”乔达业再次低头思虑了一会儿,最后像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咬着牙抬头望向了乔天宇。

“天宇,其实有些事情你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早点告诉你也无妨!天宇,你知道吴文杰先生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人吗?”

“什么意思?吴文杰先生不是我们的恩师吗?”乔天宇被乔达业问得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难道说吴文杰先生还有另外一层身份?

“嗯,他是你们的恩师,但却不止是你们的恩师。”乔达业摇摇头,接着解释道。

“七八十年代的吴文杰先生是叱咤世界金融风云的华尔街王牌操盘手,是让全世界都望风丧胆的鬼煞一般的存在!”

“可以毫不客气地讲,七八十年代的吴文杰先生在整个世界金融圈中的影响力和地位,是绝不亚于今天你乔天宇的存在。”

“当年整条华尔街都唯吴文杰先生之命是从,只要是吴文杰先生想做的事情,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而现在英美两大势力如此兴师动众,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对吴文杰先生展开围追堵截,就足见即便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世界金融圈还是对吴先生忌惮三分,丝毫不敢有任何大意!”

“嗯嗯,对于当年吴先生的英勇事迹,此前我也略有耳闻,他的确是我们华夏儿女的骄傲!”乔天宇认真地点头说道。

“好,天宇,既然这些情况你都知道,那我就说点你不知道的事情吧!”乔达业接着解释道,“天宇,下面我来问你四个问题,你看看你能解答几个。”

“第一个问题,刚才已经说过,七八十年代的吴文杰先生绝对算得上是横扫整个世界金融圈的无敌存在,而且当时他在世界金融圈内的影响力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天宇,那我问问你,既然当年吴先生在整个世界金融圈内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尊享着帝王一般的享受。”

“那又是什么原因促使吴先生会在事业最巅峰时期急流勇退,选择接受我爷爷乔仁辅的邀请,放弃操劳半生得来的一切荣誉,毅然决然回到华夏农村,教授你们四人操盘本领呢?”

“我觉得......”听完乔达业的第一个问题,乔天宇本想用什么民族大义、爱国情怀之类的豪迈词语来解释,不想却被乔达业一个重重的手势给打断了。

“天宇,这个问题你先不着急回答,一会儿等我把那四个问题都问完了,你再一起回答也不晚!”随后乔达业又接连问出了后面的三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天宇,这些天你一直在与‘外交债券’和东南亚四大财团打交道,那你有没有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比如说,吴文杰先生的财富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要知道作为东南亚四大财团的幕后老板,以及拥有那7000亿美元‘外交债券’,光这两项吴文杰先生的财富就已经达到了1万亿美元以上。”

“然而即便当年吴文杰先生再厉害,他也只是华尔街的一名王牌操盘手而已,他的身份角色跟现在的你差不多,可是天宇你现在身家又能有多少?”

“你觉得要想拥有1万亿美元的资产,作为一个王牌操盘手的你来说,你需要多少年才能做到呢?”

“而且天宇,你作为金融圈内人,应该知道这些年世界首富的总资产也才只有五六百亿美元左右,那吴文杰先生怎么会可能拥有20倍于世界首富的资产呢?”

“第三个问题,当年在祁县书院,以乔达华为首的四大家族掌门人为了保住他们各自的家产,放了一场大火要烧死你们那四位接班人。”

“可是当时吴文杰先生的身份也只是一个教书先生而已,按理说他对四大家族构不成任何威胁,那为什么四大家族在烧死你们四位接班人的同时,也非要置吴文杰先生于死地呢?”

“当然了,你可能会说当年吴先生遇害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但实际情况是,当时在祁县书院吴文杰先生所住的平房与你们四位接班人所住的平房分别位于书院的前后部,相隔百米之远。”

“当时着火的就只有位于书院后部你们所住的平房,而位于书院前部的数排平房中,却只有吴先生的房间着了火,所以很明显根本不存在殃及池鱼的问题,四大家族掌门人就是要故意烧死吴先生!”

“天宇,那你认为多年前四大家族掌门人为什么非要害死吴先生呢?而且尽管那次吴先生大难不死,但在此之后若干年吴先生也一直隐姓埋名,从不敢以真实身份行事了呢?”

“哪怕是到了多年之后的今天,吴先生依旧没有‘吴文杰’的名字参与世界离岸金融市场混战,那你认为这些年吴先生到底在忌惮什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