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吕冬解下腰间钱包,放在饭桌上:“卖的钱都在这。”

胡春兰看着鼓鼓的钱包,就知道赚了不少,拿过来打开,里面全是钱。

十块的,五块的,两块的,一块的,还有些零钱,各自码成厚厚一摞。

就连一百的也有十几张。

胡春兰习惯性抽出一摞,开始点数,越点越是心惊,等点过三叠之后,手都有些抖了。

不是没见过钱!

而是这一天流水也太多了!

放下最后一叠零钱,胡春兰陷入沉默。

“妈?”吕冬问道。

胡春兰揉揉脸,说道:“4561块钱。”她特意问道:“全是今天的?”

吕冬回答:“全是。”

这算上了王茜赔的五百。

除了摩托车和拖斗等必需品,留下一点钱应对日常不时之需,吕冬其余的钱全部用来进货,今天一天差点卖光。

他售价基本是进货价翻倍。

这没有竞争的生意,做起来太赚了,原本吕冬以为能卖两到三天的货,只坚持了一天。

刚回来时,吕冬在学校门口问过,新生今天报到人数近千,明天可能更多。

吕冬大致有个印象,从他这买东西的顶多200个。

其余的,要么自带装备,要么校内消费。

他确实截留了学校商店相当大一部分流量,但选择校内消费的也不少,那女人至于打上门来吗?

这些烦心事想也没用,生活继续,摆摊不止。

吕冬快速吃完饭,说道:“妈,你需要钱不?不要我今天全拿去进货。”

胡春兰把钱塞回包里,问道:“这个点还要去?”

吕冬说道:“好多学生跟我订了货,一早就去拿,我给批发市场老板打了电话,今晚他会等着。”他又问道:“我记得村里有人有货车,我雇个车去。”

没办法,城里的司机轻易不敢下村。

治安形势确实到了非严打不可的地步。

胡春兰说道:“你铁叔刚买了二手大头车拉饲料。”

想到铁叔,跟他纠缠的功夫,西市场都到了,吕冬问道:“别人?”

胡春兰稍微想了会:“红星好像月初把拖拉机换成了小货,每天在县城市场上趴活。”

天色开始发暗,吕冬赶去村里,找到红星家,门口就停着辆小货车。

吕冬跟红星大致说了下,两人谈好价钱,赶紧跑泉南。

“趁着时间早,抓紧去。”红星开车出村,对吕冬说:“再晚一点,路上就不太安全了。”

他又说道:“咱尽量走大道。“

吕冬同意:“行,你老司机,比我熟。”他问道:“我最近这半月,晚上或者早上可能经常跑泉南,你有空?有空咱长跑。”

红星想了想,说道:“明天不行,明晚我姥那有人结婚,要去拉嫁妆。别的时候没问题。”

这无法强求,吕冬明天事明天说,今天拉的货多,说不定够两天卖的。

实在不行,就去借铁叔的车,记得七叔有本子。

一路急乎乎赶到西市场,接上唐维直接去仓库,这次吕冬要的货,是之前总和的翻倍,唐维很上心,特意叫了俩伙计帮忙上货。

仓库里灯火通明,唐维站在灯下面,晃着明光铮亮的手表问:“生意挺好?”

这个特殊时期,吕冬当然不会说实话:“日用品农村需求量大。对了,防晒霜多备点。”

“行!”唐维笑呵呵:“我说的对不?多进货,多干两年,就能像我一样,在城里买车买房子。”

吕冬顺着他话说道:“借维哥吉言。”

“这人,一定得有大目标,大追求。”唐维特意在灯光下又晃了晃手表:“看到我这块表没?值一套房子钱!我钱哪来的?就卖这些小玩意来的。”

吕冬笑着说道:“还是维哥厉害。”

唐维也在笑:“好好干,多进货,早晚也有我这规模。”

俩伙计整理完货,吕冬过去点数验货,确认没有问题,付钱走人。

回到家已经接近晚上十点,卸完货装车斗,吕冬赶紧回去冲澡睡觉,一天忙活下来,哪怕他年轻力壮,也又累又困。

挣钱是真的,高兴是真的,累和苦也是真的。

但没有付出,哪会有回报?总不能坐在院子里,张开嘴等着天上掉馅饼?

天上会掉东西,比如鸟屎。

天一亮,吕冬准时起床,吃饭收拾东西,特意跑到河岸上逮了新的痒辣子。

猎人不带宠物没安全感。

光兽王威力太小,想到昨天的事,他又找了跟棍子放在拖斗上。

吕冬让老娘准备了俩人的午饭,然后骑上小嘉陵,拖着车斗直奔大学城。

拉条幅摆货开喇叭,今天正式开工。

乔卫国来的比预想的早,不到七点就骑自行车过来了,有了昨天的事,吕冬也不跟他客气。

七点半,估计学校里面吃完了早饭,摊位开始上人,基本都是学生,很多昨天跟吕冬约好的人过来取货。

摊位前围了一大圈人。

大早晨,吕冬就忙得满头汗,连吕春和王朝过来,也只是打了个招呼。

除了跑工地里上趟厕所,他这一上午做的事,用三个词就能概括:点货,收钱,找零。

学校商店啥情况,吕冬不太清楚,反正他这边快忙不过来了。

一直到中午午餐时间,摊位前才空闲下来,吕冬赶紧取来水,嘴唇干的起皮,喉咙都快冒烟。

摊位后面,靠近工地围挡的地方,突然有声音传来:“行啊,冬子,咱这投机倒把干的不赖!哪天被打击了,连媳妇都找不上!”

吕冬转头:“七叔?”

围挡前面的破砖头上坐着仨人,其中一个左手端着搪瓷缸子,右手拿着勺子和馒头,咬一口馒头,往嘴里扒炖菜。

吕建仁咽下嘴里菜,一贯口吻:“搁以前,你就一重点打击对象,打一辈子光棍。”

吕冬不理会这些话,问道:“你咋来了。”

吕建仁哼了一声:“听李老二说你在这,还不信,嗨,你小子,还真跑这投机倒把。”

吕冬笑了笑:“总不能闲着。”

“这是小光,这是红兵。”吕建仁摆头示意了下左右两边的年轻人:“我新收的徒弟。”

他特意叮嘱:“有事我不在,你去工地上喊他们。”

吕冬明白他意思:“好。”

吕建仁吃完饭,站起来拍拍屁股,说道:“不跟你扯了,卖完东西早点回去,小心让劫道的劫了。”

吕冬想到件事:“七叔,晚上有空?开车跟我去泉南拉点货。”

今上午,防蚊用品卖的特别快,不少学生满头包。

吕建仁头也不回:“你找到车就行。”

他拖着鞋底,刺啦刺啦的走了。

吕冬多看了那俩徒弟一眼。

以七叔的手艺,带徒弟绰绰有余,问题是容易学歪。

谁知道会学出技艺精湛的大工、钢筋工或者电焊工,还是俩擅长抓鸟捞鱼逮兔子的?

吕冬找出胡春兰准备好的午饭,其中一个方便兜递给乔卫国:“趁着没人,吃点午饭,休息会。”

乔卫国摸摸光头,不好意思笑着说道:“我忘记带饭了。”

吕冬说道:“先尝尝。”

乔卫国打开袋子,里面是个烧饼,其中夹着肉,咬一口下去,满嘴油满嘴香。

“好吃。”他实话实说:“有肉,真好吃。”

吕冬坐在马扎上,细嚼慢咽,虽然喝了水,嗓子还是干的难受。

钱挣起来不容易。

忍着嗓子不舒服,吕冬将烧饼吃了下去,要不下午就没力气干活了。

吃完饭,趁着人少,他接连回去拉了两趟货,也让胡春兰去问问铁婶车的事。

可惜,大伯所在的三公司,只是负责工地一小块,否则可以租间仓库。

随着入学的新生增多,旺盛的购买需求在短期内爆发,下午吕冬的摊子前,人就没掉下过两位数。

天色发黑,人流依然不少,吕冬打开早准备好的充电灯。

有大学开学,学府路和文化路的路灯也亮了。

到八点多,送走最后一位顾客,吕冬跟乔卫国道别,骑上车赶紧往回走,昨天进的货没有卖完,但也不够明天卖的,需要再跑一趟泉南。

回到果园,吕建仁已经等着他了:“听你妈说,你想借铁公鸡车,这赶紧去,我过来时老铁去村里打扑克了,找你铁婶借,保准行!等老铁回来,你给他200块钱他也不借给你。”

吕冬一想是这个理,揣上馒头咸菜和一瓶水就走。

吕建仁拿了两根手臂长的棍子:“一会放车上,有用。”

吕冬同意:“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咱回来从大学城北边走。”吕建仁跟他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专门看过,那边养狗的多,经常在路上跑,争取撞一个,到时补棍子。”

吕冬无语了:“七叔,咱能干点正事?”

七叔在大学城待工地干活,还是研究别的?

吕建仁耷拉着肩膀,理所当然说道:“这就正事!”

俩人来到养鸡场,吕冬跟铁婶一说,铁婶很痛快,把车钥匙给了吕建仁。

这是辆六成新的大头车,吕建仁棍子放在驾驶室里,吕冬上了副驾驶。

车出养鸡场,吕冬说道:“七叔,回来的时候走个加油站。”他打了个呵欠,摸出盒烟,拆开给吕建仁一根,其余放在他伸手拿到的地方:“你抽根提神?”

吕建仁点上,问道:“回来还给老铁加油?挣的不少。”

车一晃,吕冬眼皮有点沉,连打呵欠:“还行。”

今天买东西的应该过了250人,绝对上五千。

吕建仁吐出口烟:“你小子,长心眼了,跟我还留一手,就不想想,你七叔会干投机倒把?”

不等吕冬说话,他又说道:“咱自个人不用说,对外面的人,一定要留一手,防一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