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啃文书库 >  云仙君 >   第143章 宗门禁忌

由于遇到姬谷玄兄妹,谈论得很久,云极回到冰魄峰的时候天以大黑。

膳食堂都关门了。

云极不在乎,砸开膳食堂的大门,自己跑到后厨做了些吃食。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饭可不行。

打着饱嗝出了门,忽然看到有个人影正往山下走。

天太黑,看不清是谁。

这么晚了还下山?

云极没去理睬,回到住处。

没买到囚魔法器,看来只能自己祭炼。

炼丹用炉,炼器用鼎,丹炉器鼎价值不菲,不过云极还买得起,真正的难点是炼器的手法。

囚魔草太弱,显然不适用于火铸法,想要祭炼,需要掌握更高深的炼器之道。

宗门里应该有传授各类法门的地方,得找人问问。

想到这里云极推门出去,来到云风笛的住处。

真传弟子住的院子相隔不远,云极敲了敲门,没人开。

云风笛没在。

去哪了?

云极挠了挠头,有心去找大师姐,想起俞静婉修剑时候的刻苦模样,还是没忍心打扰人家。

冰魄峰一脉的大师姐,肩上的担子很重,不仅要照顾师弟师妹,还得努力修炼争取传承师尊的衣钵,继承法宝鱼龙剑。

想了想,云极转向三师兄的院子。

倪甫清在家。

“三师兄还没睡啊。”

“我一般睡得很晚或者不睡,修仙证道,时不我待,小师弟有事吗。”

“三师兄看起来身子有些弱,总这么熬夜修仙,怕是没成仙先升天。”

“不会吧……”

“开个玩笑呵呵,三师兄可知何处能学到炼器法门,我打算炼制一件法器。”

“宗门有专门的授法殿,旁边一条飞瀑的大殿便是了,宗内长老每到月尾会有一位在此授法,小师弟可去修习一番,炼器之道以赤虎峰的池山池长老最为精通,算算日子,后天就是池长老的授法之日。”

云极谢过倪甫清后回去睡觉。

修炼这种事,对别人来说或者急不可耐,对云极来说却可有可无。

反正他也进不了筑基,炼气境已经修到头了。

天亮后,云极用了半天的时间照料囚魔草,剩下的时间继续观看大师姐的筑基心得。

转过天去,云极早早离开冰魄峰。

授法殿位于山门附近,是一座高大雄伟的殿宇,可容纳千人。

尽管来得够早,云极险些没找到位置,大殿里人头攒动,只余不多的空位。

赶紧找了处位置,刚盘膝坐好,胖大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赤虎峰的池山长老是个大胖子,目测三百斤往上,走路的时候身上的肥肉跟着乱颤。

“人不少哇。”池山走到大殿中心,洪声道:“今天教你们如何修复法器。”

“池长老,上次您已经讲过了修复法器。”一个弟子出声提醒道。

“上次我讲的是什么?”池山笑着问道。

“您讲的是火修之法,以极烈之火溶解法器再行重铸。”那弟子记得很清楚,一一答道。

“不错,以火可修法器,但我今天讲的是冰铸之法,以极寒之力来修复法器。”

池山安稳入座,侃侃而谈:“天地有五行,此乃众所知周,法器亦有五行之分,金木水火土各司其职、各有其效,想要完美的修缮法器,必须按照法器所属来选择修复法门。”

池山果然为炼器高手,一番讲述令众弟子大开眼界。

“池长老,法器怎么分五行呢,我的这把千星剑又是何属呢?”一位女弟子出声问道。

“法器种类千奇百怪,从外表可分不出五行来,你的千星剑是何属,那要问你自己才行。”池山呵呵笑道。

“问我自己?此剑为铁剑,我认为它属金。”女弟子想了想,肯定道。

池山问道:“你的千星剑以何种材料炼制而来。”

“冰山寒铁加上晶沙与岩粉。”女弟子如实答道。

池山讲解道:“若是单独的寒铁所炼制,那这把剑就一定属金,可你又加入了晶沙与岩粉,这两种材料都属土,可提升法器飞剑的韧度,但也改变了法器的所属。

你这把千星剑实际上是土系法器,若是损坏,最好的修复方法为土养之法,以土属的材料逐渐蕴养炼化,方可令其恢复如初。”

“池长老,另外的两种修复法门是什么?”有人好奇询问。

池山逐一讲解道:“雷炼,风缀,火修,冰铸,土养,五种法门各有乾坤,不仅能修缮法器,更是炼器之道的根基所在,掌握其中一种即可成为炼器高手,掌握两种者会被公认为炼器天才,三种之上的,则为炼器大家。”

云极听得啧啧称奇。

原来炼器之道如此博大精深,细细听来,大有醍醐灌顶之感。

池山讲授了半天才结束今日的授法,余后有不少弟子围了过去,请教一些不懂之处。

云极也在人群里,将别人的问题与池山的解答全都记下。

这等名师指点的机会才是难能可贵的经验。

“炼器五法,是否以火为尊。”云极是个好学的人,不懂就问。

池山沉吟了一下,道:“也可以这么说,虽有五行之道,但炼器一途的确以火为尊,通常情况下连冰铸法也难以与火修之术相其并论,不过,有一种特殊的情况,能让冰铸法凌驾于火修之上。”

“什么情况?池长老快说说。”

不止云极好奇,旁边的一众弟子们也都好奇不已。

“寒极生炎,此乃五行逆转,相生相克,曾经有高手以寒潭为鼎,用极寒之力淬炼出一缕冰焰,我至今还记得那冰焰的温度,冷冽至极又灼热惊人,不仅能炼丹炼器还可作为攻击手段,威力惊人。”

想起往事,池山轻轻一叹,起身离去,就此结束了授法。

年轻的弟子大多不知何人能修出奇异的冰焰,一时间议论纷纷。

“连池长老都称之为高手,想必此人丹器天赋一绝。”

“到底是谁能修出冰焰之法!本以为只有火能炼器,原来用寒冰也能炼丹炼器。”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呀。”

“没准是我们宗门的某位长老。”

大殿里有一个老弟子已经年迈苍苍,他知道其中典故,开口道:“修出冰焰的,的确是我七剑宗长老,不过此人已经叛出宗门,多年渺无音讯了。”

另一个中年弟子神色微变,道:“难道是冰魄峰的小师叔,韩七章?”

老弟子点点头,大殿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仿佛被那名字所震慑。

韩七章。

一个被七剑宗遗忘的名字。

一个叛出山门的宗门禁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