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斯坦利·赛拉斯,并没有像其它irs成员一样穿着防弹衣。头带一顶黑色圆帽、身着一件灰色长袖衬衫,踩着一双油光发亮的皮鞋。

别说,这形象,狭盗飞车里面的黑和党挺像。

张一点点头,“你们有怀疑定罪的权利,我也有自我举证的权利,说出我被举报的收入吧,看看那笔收入我没有纳税?”

斯坦利·赛拉斯手一抖,摊开一张a4纸,自信地念道:

“3月7号收托马斯·哈特先生50美元诊金;3月12号收昆廷·米尔恩先生100美金;3月15号收昆廷·米尔恩先生50美元;3月16号收杜克·尼科尔斯先生...; 3月17号收亚历山大·贝尔先生....”

亚历山大·贝尔每念到一个名字,韩大远心就慌一分,这些全是经他收进来的诊金,四月的报税季从未报税。

‘好在,今天已经申请了补缴,不然可就把张一害惨了!’韩大远在心里担犹地想,同时责怪自己把张一害惨了,心里十分愧疚。

没有打断斯坦利·赛拉斯,张一一直等到他念完,这才放下酒瓶,细嚼慢咽下去嘴巴里的烤肉。

“斯坦利·赛拉斯先生,不知道贵税务系统用的是什么网络?”张一反问道。

“?”

斯坦利·赛拉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口气严利地说,“这和你逃税没什么关系!你是个富豪,应该知道,仅仅只是这些,就足够让你吃三年牢饭!”

张一撇撇嘴,表情颇为不屑。

这把斯坦利·赛拉斯气炸了!irs在美国,无论到那都是让人心惊胆颤的存在,今天居然被如此鄙视!

“你如果不能自我举证,我们有现场拘捕你的权利!”斯坦利·赛拉斯怒视着张一喊。

张一隐隐感觉斯坦利·赛拉斯在特意针对自己,虽然他做的事情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但这种感觉很清晰。

‘啪!’张一向安琪打了一个响指,安琪递过来一份资料给斯坦利·赛拉斯。

斯坦利·赛拉斯莫明其妙地接过资料,这一看不要紧,立马明白了张一第一个问题的意义。

这是一份申请补缴纳税的申请记录和纳税报表,里面包括了所有刚刚自己念到的收入。

同时也明白了,张一问税务局用什么网络的原因。

这份报表的时间显示是今天下午二点左右,人家已经完成了申报工作。结果税务总局那边到现在都还没有显示。

也难怪人家怀疑税务局的网络有问题。

想通这些,斯坦利·赛拉斯脸色相当难看。自己这一趟大张旗鼓过来,全给别人看了笑话。

“斯坦利·赛拉斯先生,”张一从他手里拿走资料,“建议你回办公室在等等还在网路上的报表,不要这么毛燥燥的,让人看了笑话。”

斯坦利·赛拉斯一米八的个子,四十来岁,最要面子的年纪,这么被张一调侃,自然怒意难平。

就连张一自己都很意外,以为下午补税报表传上去之后,他们会取消这次突击检查,没想到税务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安琪传过去的资料。

这网络简直了!也就比龟速快一点。

张一不知道,网络长时间沿迟在美国是普遍现象。特别是乡下,普遍用的还是2g网格。大城市里或许有4g,可5g就别想了。

见僵持不下,已方又没有什么优势,斯坦利·赛拉斯的同事提醒他道:“头,我们撤吧...”

斯坦利·赛拉斯也明白今天抓不走任何人,上前两步,和张一站在一排,低声道:“你没有忘记‘罗兹’吧,他的父亲让我替他向你问好。”

留下这句话,斯坦利·赛拉斯转身离开,来的快,走的也快。

张一没有忘记那个在自己初到美国,明目张胆构馅自己藏毒、贩毒的区议员罗兹,就因为张一支持了他的对手,要馅害张一于死地的人。

最后被崔丽一枪爆头。

曾经张一以为,这事算是过去了,没想到在今天,重新被人提起。

对于斯坦利·赛拉斯的威胁,张一没有记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是硬刚,还是走调查,张一自信没有人可以动自己分毫!

这样并不是说张一就无敌了,他怕对手暗罗罗的使坏,还怕被对手使用商业手断围绞农场的酒水和农场品。

就比如一直在用软刀子割农场肉的w酒店,张一就拿他们毫无办法。

“boss,刚才irs说有人举报我们,会是谁举报的呢?”丹尼奇怪问,因为克洛斯农场和周边邻居接触不算多,自然也不会得罪什么人。

“应该是镇上新开的兽医诊所举报的。”韩大远插话道,“我和他们发生过冲突。”

这属于正常竟争,人家举报,如果你没有问题,irs也没办法。

张一提醒道:“这事先这样,大家以后记得所有的收入都要记录完整、完整报税,免得被人举报,还要蹲牢房。”

翌日,一如即往,张一又双起床迟了,如果不是林奇带着货车过来拉啤酒,他能睡到午餐过后。

在车间地库门口,张一找到林奇时,他正在对着瓶子吹啤酒,500ml一瓶,一口气喝完,肥胖体形还是有优势的。

吹完瓶子,林奇打了一个饱咯,看到张一过来,不可思忆道:“这口感简直绝了!”

“你喜欢就好,记得帮我多推广。”说出这句话,张一没有不舍,啤酒如果卖不出去,一分钱不值。

“你足足送了我两百万美元的啤酒,我会给我父亲和我的朋友们都送一箱。”

林奇是按去年的定价,两千一箱计算的,但如今农场酒水大批量产出,如果坚持高价销售怕是举步维坚。

张一摇摇头,“你知道,w酒店在全世界范围内封杀克洛斯农场的酒水,价格很难卖到去年那么高,我打算半价出售,以后也是这个定价,除非我们推出更好的啤酒。”

林奇不予置评地点点头,“一千美元一箱,这个价格吸引力巨大,别人我不管,我再追定一千箱。”

张一眉头挑了挑,刚刚降价,就有大定单,这是一个吉祥的好照头。

于是这一趟林奇从农场拉走了两千箱啤酒,并支付了一万百美金。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