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剑长三五尺,佛高十万丈。”

降龙菩萨见到云苏踏歌而来,口气极大,身为被千千万佛门信徒日夜念诵的降龙菩萨,自然也没有落了下风,虽然口宣佛号,却是口气更大。

降龙菩萨只觉得眼前此人从相貌来看,平平无奇,但却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一位传闻中的青城剑主。

相比起西方灵山,以脸宽肥大,圆头大耳为美,此人长得便极其没有佛缘。

不过,此人确实神秘万分,从未在天地间公开露面过,而那个青城剑派,也是人丁单薄,不算那些附庸青城一脉的土鸡瓦狗一般的妖怪们,也大约只有眼前这条白蛇算是有据可考的正统青城弟子,就算是那青蛇,也不过是青城山的旁支散修而已。

不过,方才那一剑,降龙菩萨也瞧得非常清楚。

那白蛇拜那锦囊时,异变顿生,虽然不是佛门灌顶的秘法,但那一瞬间,小小白蛇妖的实力却犹如冲天而起,一举拔高到了返虚地仙巅峰的实力。

有菩萨曾在佛前问过,佛只是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便闭口不再提。

但是,此人能在强者如林的天地间占据青城山,还被那位东方道尊将青城山敕封为天下道场之一,更是明确提到了青城剑派,可就不简单了。

可惜,今日降龙菩萨却是下了必杀之心,施展出了万佛镇妖的神通,数千丈大小的手掌从天而降,势要当场镇压云苏。

“降龙,所谓你佛慈悲,为何你却杀心如此之重。”

云苏淡淡笑道,也不用剑,这门掌中世界一般的神通,他在化神真仙境界时便会了,有借鉴佛门之处,更多的还是依靠观天地开辟,阴阳衍变,须弥化生时的诸多无上感悟。

这降龙菩萨是货真价实的无垢金仙,但却不太入他的法眼。

在他眼中,不是佛门太弱,而是此人不够强。

“佛说众生皆苦,见菩提时,曾许下宏天大愿,愿度尽世人……”

降龙菩萨并不回话,反而高声宣佛,佛法弥漫开来,方圆万里都被无边的佛光笼罩,比起那方才已经被迫回归天地死的干干净净的法海和尚,这正牌的西方灵山菩萨,确实强太多了。

左掌竖起,口宣佛号,右掌化作弥天大,覆盖而下,势要将云苏和他挡在身后的小小蛇妖,一起度化。

“可惜,你会的,我也会!”

云苏心念一动,便收了小白,连同千里外的保和堂,也被他的化身收入了秘法小世界中,彻底保护了起来。

不然,万一前面打死打活,后面被人抄了老窝便不美了。

“阴阳衍变,须弥化生!”

随即,云苏心念一动,念动无上真言,便端坐虚空,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大。

百丈,千丈,万丈……

“这……”

这一下,围观的各方修士,顿时惊呆了。

原本佛门神通,最是绚丽多彩,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好神秘,好威武不凡,有一种佛一出,天下无道的错觉。

但如今,那位青城剑祖,本是正儿八经的道门中人,居然也变成了十万丈高下,而且还在长高。

这就稀奇了!

“这青城剑祖到底是何人,这神通看起来和佛门的镇魔手段有些相同啊。”

“此人不会是佛门中人,叛逃到了东土道门吧?”

“胡说八道,本仙子只听说过道门,妖族,魔门之人去了藏污纳垢的西方灵山,何曾有秃驴入了东土道门的。”

“这倒也是!”

“天地万法,本是疏通同归,原本便没有佛道之争,你们啊,还是太狭隘了。”

众人议论纷纷,降龙菩萨心头却是剧震,如果说方才只是觉得此人深不可测,但也未曾太把他当回事。

天下的太乙仙人,总共就那么多,最近一个大显神威还是那个贸然出手,帮助西昆仑神主争夺成道之机,最终却下落不明的华山剑仙。

只要不是太乙仙人,降龙菩萨便自问有必胜之心。

即便他是太乙仙人,今日佛门也绝不会放过对方。

“轰!”

一声巨响,惊雷之声震彻了万里晴空。

云苏的法相之手掌,已经撞上了降龙菩萨的佛掌。

猝变顿生,只见降龙菩萨那巨大右佛掌,犹如冰雪遇到了烈阳,纷纷消融,而云苏的法掌却不断地前进,并没有受到多少阻挡,一掌破了佛掌,下一刻便印到了降龙菩萨那二十多万丈金光佛身的胸前。

“轰!!”

这一声巨响,比起方才强了太多,方圆数千里之内,所有围观的各族修炼者,都觉得好似被一道惊雷击中了胸口,修为稍低的,一口血便喷了出来,修为高的也觉得道心激荡,久久不能平静。

而再看那场中,云苏的法掌印在降龙菩萨的胸前,直接打出了一个数万丈大窟窿。

“降龙菩萨败了!”

云苏安然无恙,降龙菩萨胸口多了一个大洞,这么明显的胜负,谁都能看出来。

“有点不对劲,那降龙菩萨不过挨了一掌而已,不躲不避,也许在酝酿什么惊天神通。”

“是啊,那降龙菩萨传闻曾经赤手空拳,降服过一条四爪金龙,这才得了降龙菩萨的果位,堪称法力无边,这青城剑祖用别人擅长的神通反击,看似是打破了法身一点并不大的位置,但却已经中了菩萨的无上佛法,下一刻怕是就要被度去西方了。”

“这位道友,您修行以前是做什么的?”

“哦,不才是在临安城说书的,人称‘临安一张嘴’。”

“滚!”

“不对啊!”

也有修士发现情况不对劲,那青城剑祖一掌拍到了降龙菩萨胸口,便收手了,端坐云海,也不说话。

而那降龙菩萨,却是低垂下那数万丈高的佛首,看着胸口这个透风透凉的大洞,也是默然无语。

“快看,佛光散了!!”

忽然,有人惊呼一声,发现漫天的佛光渐渐消散,而那青城剑祖化出的近三十万丈高下的法身,上面泛出的青光却在不断蔓延。

青光占尽长空,佛光却渐渐散尽了。

佛光散尽,那原本二十万丈高下的大佛像,越来越淡,从一开始的完全真人模样,变得勉强犹如实质,然后逐渐变成了一种近似云彩的灰白,最后已经完全化作云彩。

“呼~”

一阵风来,只见那已经只剩下了絮状云彩一般的降龙菩萨的二十多万丈佛身,被风吹散,尘归尘,土归土,无数晶彩一般的奇异物质坠入天地间,一时间将方圆数万里好生滋润了一番。

降龙,死了,回归天地去了。

“嘶!!”

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青城剑祖原来不是说说而已,用一种近似佛门神通的大神通,击败了一位正宗的灵山菩萨。

而且这降龙佛僧,还是享有降龙尊位的上层菩萨。

除了寥寥无几的几人,能看出端倪外,更多的人却是连降龙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这位前辈道行之高,真是令人难以想象。”

钱塘城中,那位依然坐在茶肆之中的衰弱老者,降龙菩萨死时,他正在为自己倒茶,连茶水都溢出来了,也没有注意到。

这降龙之死,乃是死于斗法。

一招定输赢,只能说明那青城剑祖的道行,比降龙菩萨高,而且是高很多。

“老夫畏之如虎的降龙菩萨,在此人面前却非一合之敌。”

虽然高人斗法,不能简单地以招式多少来定论,但老者依然感慨不已,那降龙菩萨虽然走了许多捷径,又曾经受了佛门灌顶之法,但也是苦修了近十万年,最终却死于一掌之下。

“这不可能,降龙菩萨是西方正果菩萨之一,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死了。”

这个结果让无数修炼者异常难以接受,在他们看来,如果二人大战几百万个回合,或者法宝尽出,打个十天半月,实在不行降龙菩萨死于这位青城剑祖的绝世神剑之下,他们都能接受。

但如今,那青城剑祖却并没有出剑,只是一掌之下,便斗法赢了。

“降龙菩萨实在是太冤了,怕是太过于轻敌了,都没有机会使出佛门三千神通。”

“输了就是输了,你们妖族就是嘴巴无敌。”

“你们说这个青城剑祖不会是什么太古巨妖吧,看似一掌之下,却是施展了太古妖法,让那降龙菩萨防不胜防。”

“天下之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输了就是输了。高人斗法,也许只是差之毫厘便能决定胜负,何况这青城剑祖绝非浪得虚名,实力却是远远强过那降龙菩萨。”

“此番天地劫难,怕是并非从那白素贞和法海开始,而是从此人开始。”

云苏一招灭杀了降龙菩萨,心中倒是镇定自若,无悲无喜,降龙菩萨不顾身份,对白素贞以大欺小,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但大劫初始,他既然敢当先跳出来,自然该有应劫的觉悟。

方才斗法之时,这位降龙大师依然不放弃镇压云苏的想法,看似是含怒出手,为法海报仇,为佛门挣回一点颜面。

实际上,却是将法海之死作为了一个借口,让自己能够提前出场。

如果能够顺利地度化云苏和白蛇,顺便把青蛇一家也带回西方灵山,那他降龙便立下了惊天奇功,得了莫大的气运,日后即便想要成佛成祖,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苏此时站在场中,好似看到了四面八方,明里暗里的那些人。

这次的劫难,目前才刚刚开始,既然出来了,他也没有想过会那么容易度过劫难,方才降龙和法海之死,都不过是序曲。

“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要藏头露尾了。”

云苏望着西方天空,朗声道。

下一刻,只见整个西方都被点亮了一般,有亿万丈佛光升起,布满了整个西方,如同是横推过来一般,一直到了深海上空,远离了陆地十余万里。

这无边荒海,就连最弱小最原始的生灵都在远遁逃离,这里不久之后将成为天地劫难的主战场。

“看来,无论是哪一方势力,都未曾想过要破灭这一方天地,道行神通不够,自然就无法重定地水风火,再开天地。如果打烂了,便没了。

不过,这方世界的佛门,这次的手笔也真是够大的。”

云苏自然看到了那亿万丈佛光之中,隐藏了无数的佛门高人,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想象过会有这么一天,一人单挑千人万人,但却没想到来的那么快。

不是他低估了西方佛门,而是西方佛门对于这一场天地气运之中,已经势在必得。

这一点,云苏方才心中一动,看破西方那亿万丈佛光伪装时,便心知肚明了。

等到佛光停下,多方势力的修炼者门才惊异无比地发现,西方天空,已经多了数千佛门高手。

为首者,是十个做苦行僧打扮的神秘僧人,其后才是数以百计的佛门菩萨和行者,罗汉,那亿万丈佛光凝如实质一般,笼罩了整个西方上空。

“佛门,这是倾巢而动了吗……”

“这还需要打么,青城剑祖再厉害,难道还是整个西方灵山佛门菩萨们的对手不成。”

“此人,果然帅不过一时,活不过片刻呀!”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只敢在心中腹诽。

别说他们这般想,就连云苏都不由握紧了天残仙剑,心中不禁暗暗算计,万一走了最倒霉的霉运,要杀光这整个极乐小世界规模的西方灵山一脉才能了结,不知道要动用多少年的寿元。

如果只是他一人,倒是没有这个担心,完全可以随时离开白蛇世界,等你们打死打完打残了,就算了。

不错,只能算了。

因为一旦退走,不但白蛇和许仙一家完蛋,这天下大宋会不会毁灭也是一个问号,自己的那几场大机缘却是必然都会化作泡影,原本已经视为随身小世界的这一方天地也将永远对自己关上大门。

退不起,让不得,躲不开!

如果动用天残仙剑和天残剑势,也不知道消耗的寿元,会是以百万年为单位,还是千万年呢,是死几十次来拼光他们好,还是干脆动用斩天剑来个清场好。

这个严肃的问题,云苏终于第一次极其认真地,被迫思考了起来。

======

求订阅啦,你们的订阅支持,就好像是在给抄手发糖一般,再多都不腻,来,让我试试美滋滋一把的感觉好么,亲们。

月票有的也欢迎砸一点儿,谢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