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首辅追妻计划正文卷第一百九十章习以为常的小事是的,苏漫身上的确是不爽利了,十分的不爽利了。

她大姨妈来了!

苏漫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是个孩子,所以她根本就将这件以前习以为常的小事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这件小事就以十分惨烈的方式提醒了她。

没错,她痛经了。

生不如死的那种。

苏澈过来的时候,苏漫正披头散发的裹着被子窝在床榻上。

红梅将灌好热水的汤婆子裹了棉布帕子塞到苏漫的被子里,又将被子给她也了个严实。

就算是这样,苏漫仍旧觉得手脚发冷,小腹一抽一抽的疼着。

苏澈掀开帘子,就看到苏漫面色苍白、形容狼狈的拱在床上。

红梅见到苏澈过来也是吃了一惊,连忙躬身行礼道:“世子爷回来了,世子爷这一路可还安好?”

苏澈胡乱的冲她摆了摆手,几步走到苏漫的床边,急声问道:“妹妹这是怎么,我看着你这脸色十分的不好,可是叫过大夫了?”

苏漫这会儿疼的人都有些迷糊了,喃喃的回道:“大哥回来了啊,我没什么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红梅也赶忙上前,红着脸又将苏漫的被角掖了掖,回道:“世子爷放心,姑娘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冯嬷嬷已经给看过了。”

苏澈从小就在一堆糙汉子里头长起来的,哪里知道这姑娘家的事情。

红梅说得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苏漫这会儿都没有个人样了。

所以他有些恼火,自己这妹妹金尊玉贵的长大,都病成这副模样了,却只叫个府里的嬷嬷看了,这怎么能成!

“人都这样了,怎么还是叫个嬷嬷来看,还不赶紧去请了常大夫过来。”

红梅听了这话,脸色变得有些复杂,她转头看向床榻上有些迷糊的苏漫,咬了咬唇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在谢氏听丫头说苏澈往苏漫这边来了,想着自己那个傻儿子什么事儿都不懂,就赶紧赶了过来。

她一进院子就听到了苏澈在对着红梅发火,连忙几步走进内室,一把将苏澈拉了出来,喝道:“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避讳一些,怎么还没头没脑的就往妹妹的闺房里闯。”

苏澈却是没有理会母亲这话,而是直接说道:“母亲,您是没有看到,妹妹那脸色都如同白纸一般了,她那丫头却只叫个嬷嬷来看,连个大夫都不请,她们就是这么伺候妹妹的?”

谢氏听了却是哭笑不得,连忙将苏澈拉倒另一侧的西次间,压低声音说道:“你个大小伙子嚷嚷个什么,你妹妹这是姑娘家的毛病,怎么好叫了大夫来看,而且冯嬷嬷医术高超,连你祖母前些日子风寒都是冯嬷嬷看好的,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嫌弃,岂不是在打你祖母的脸。”

苏澈仍旧觉得有些不服,还想在辩驳两句,谢氏又接着说道:“你这人从小在军中长大,身边都是些糙汉子,哪里懂得这些个女儿家的事情,要我说你呀可得赶紧成亲了,免得日后再做出什么荒唐事儿来。”

苏澈听到谢氏提起他的亲事,到了嘴边上的辩驳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憋了半晌才喃喃的说道:“这哪儿跟哪儿啊,您就又扯上我的亲事了。”

谢氏轻叹了一声,说道:“你父亲都跟你说了罢,你这次回来,就是要将亲事办了。”

苏澈闻言,麦色的面孔终于隐隐透出了些红:“嗯……父亲与我说……说了。”

谢氏点了点头,道:“萦姐儿是我从小看着长起来的,虽然你舅舅如今只是个小小的翰林,可是我们这样的人家本就是烈火烹油,再不用寻什么大户人家来巩固地位。虽然这话说出来不好听,可是你外公说了,你舅舅的才学一般,再过几年就给他求个外放,做个一县的父母官,安稳度过这一生就是了。”

苏澈自然是明白谢氏的意思,收敛起心中那一点点的羞窘,正色的点了点头,道:“母亲您放心,我会对萦表妹好的。”

谢氏点了点头,又拍了拍苏澈的肩膀,再次说道:“你先回去吧,你妹妹这里有我呢。”

苏澈闻言又回头看眼内室的方向,仍旧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

谢氏似是看透了苏澈的心思,扑哧一声轻笑道:“我瞧着也该给你那边拨两个丫头伺候了,若真是等成了亲什么事儿都不懂,岂不是委屈了萦姐儿。”

苏澈被谢氏说的再次红了脸,草草向她行了一礼,这才出了逸然斋。

苏澈前脚离开,谢氏脸上的笑立刻就垮了下来。

她几步走回到内室,见苏漫这个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赶忙转头问红梅:“冯嬷嬷看了怎么说,可是开了什么方子?”

红梅也是急得眼圈通红:“回夫人,嬷嬷说姑娘这是宫寒,需得慢慢调养,一两剂药想来是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

谢氏用帕子替苏漫擦去额头上的汗,再次问道:“那也不能就这么疼着啊,可有什么法子?”

红梅连连摇头,说:“嬷嬷说要注意保暖,方才熬了一剂药过来,姑娘喝了两口就说苦,死活不肯再喝了。”

谢氏闻言脸色一沉,冷声说道:“她说不喝你们就依着她胡闹啊,药在哪里,端过来。”

红梅立刻应了一声,出去将一直热着的汤药端了回来。

谢氏扶了苏漫靠坐在迎枕上,半是无奈半是恼怒的说道:“你这丫头,平日里不是最懂事了么,怎么今儿竟然耍起性子不愿吃药了?”

说着,谢氏接过药碗,拿着调羹试了试温度,这才送到苏漫的唇边,低声说道:“好好将药喝了,明日就不会再疼了。”

苏漫也知道明天就不会再疼了,可是想她苏漫曾经上山下海,来着姨妈照样洗冷水澡都没有事情,怎么来到这个世界才第一次就要将她折腾个半死了。

她斜倚着谢氏坐了,鼻尖全是那汤药的苦味儿,实在是叫人下不去嘴。

小腹这个时候又猛烈的抽痛起来,苏漫一鼓作气,接过那药碗咕咚咕咚几口,将药喝了个干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