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轰!

王离看着身前那坨“狗屎”,还兀自有些发愣,天空之中的元气冲撞余震,却是再次迸发出一声恐怖的爆鸣。

这一声爆鸣也将所有的人震醒了。

“怎么可能!”

“赤城玄宗年轻一代之中,号称攻伐能力第一的慕听寒,天子骄子,据说还是后天火灵根,居然承受不住王离的一击?”

“这就是王离嚣张的资本?一名炼气期的修士和筑基三层的修士硬刚正面,而且还刚赢了!”

王离身后的观众和东天小隐周遭的观众都是十分给力,一波接着一波的惊呼声如海啸一般响起。

也就在这个时候,这些观众先后发现了新大陆。

“那是什么!”

“快看,真的是一坨屎?”

“啊!那就是王离击败顾白鹤的那坨屎形法宝?”

“竟然传闻是真的!”

“这么说,王离根本连他的这件得意法宝都还没有击出,他都没有出动这一屎,慕听寒就败了?当时他击败顾白鹤,明明还是用了这件法宝的。难道说慕听寒还不如顾白鹤?”

随着这样的声音不断的炸响,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王离身前悬浮着的那一坨“狗屎”。

王离也是无奈了。

在场估计万人是没有,但至少也有数千修士。

现在数千修士观屎,品头论足。

但实则他此次祭出的是“血莽苍”,也就是说,现在数千修士观莽苍。

他虽然脸皮够厚,但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所以他还是下意识的收起了这一坨“狗屎”。

“噗!”

慕听寒还在往后倒飞,此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并非是伤重,而是此时心情太过激荡,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真元乱走。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一道剑罡若是出自筑基七层以上的修士,或许他还能够理解,然而对方明明是一名炼气期修士。

这一剑,完全击溃了他的骄傲,击溃了他的自尊。

“你的剑罡威力又加强了,你这又是什么法门?”何灵秀的声音传入了王离的耳廓。

她直觉王离此时又已经在动用万凰重生术,她虽然无法看穿王离体内的气机变化,但觉得王离又是用了某种她没有见过的秘术。

刚刚那剑罡爆发的威能,也让她完全意料不到。

她在白骨洲虽然也见识过王离缠绕银雷的剑罡,但其威能根本无法和王离此时的剑罡威能相比。

“焚血戮魔绝剑,这是瞬间爆燃气血和真元的法门。”王离传音到她的耳中。

何灵秀都顿时头皮发麻了。

她虽然不知这法门出自何宗,但一听就是和燃血秘术一样在别人手中用出来就是玉石俱焚的法门,但在王离的手中,却好像是一天可以随便用个几百次的小法门。

拼命的法门都可以随便用,她现在只觉得炼气八层就有雷劫要劈王离是太有道理了。

“竟然……”李道七的大脑和慕听寒一样的空白。

他是最接近战团的修士。

方才剑罡起时,那种焚天灭地般的剑意刚刚涌出的那一刹那,他都有种整个身体要被瞬间摧为飞灰的感觉。

这样的一剑他如何能挡?

所以说,当日孤峰比剑,王离已经是大大的留手了?

“慕师兄!”

两辆真火翻卷的战车疯狂的倒退,战车上的修士骇然的接住倒飞的慕听寒。

“罢了…罢了…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自以为东方边缘四洲的年轻一辈修士之中难逢敌手,尤其杀伐无双,没有想到,竟是我井底之蛙了。”

慕听寒心若死灰,他脑海之中这样的声音不断激荡。

他毕竟非泛泛之辈,当这两辆战车接住他的刹那,他便控制住了自己体内乱走的真元,将那辆从空中坠落的战车也强行控住。

他苦笑起来,看向对面空中架着破车的王离。

“原来并非王道友嚣张,王道友…你的确远非我等所能及。”他看着王离,缓缓说道。

“那是,我有好师兄李道七。”王离朗声说道。

“……”李道七顿时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这不是要他背锅么?

王离明明是跟着吕神靓修行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自己十几年才见王离几次,结果第二次在孤峰见面还被王离一剑重创,什么叫做我有好师兄李道七?

这么一说,这慕听寒和赤城玄宗的怒火不是直接蔓延到他的身上?

“风传你师兄李道七和你关系不佳,看来传言未必能信。”慕听寒的目光果然瞬间落在了他的身上,接下来的这两句话,就让李道七差点晕了过去。

“不过我虽不敌王道友,但有些话仍是要说,不管王道友如何惊才绝艳,也总不能招蜂引蝶,调戏各洲女修!”慕听寒的声音骤寒,“你若是执意要和我做连襟,我今日就算血染青天…..”

“等等。”他充满杀意的话语被无语的王离打断,“你真觉得这些话是我说的?”

“当然,除了你,东方边缘四洲还有什么人有如此的实力嚣张,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慕听寒咬牙说道。

王离都快哭了。

这是什么逻辑?

合着我实力比你强出很多,这种话就一定是我说的?

我这对话鬼才怎么就感觉怼不过你这对话鬼才呢?

他觉得按照此时的气氛,对方如此的鬼才,正常情形下他肯定是解释不清了。

所以他很无奈的看着慕听寒,道:“好吧,那就算我说要和你做连襟,你也可以不同意啊,你不同意不就完了?”

慕听寒顿时懵了!

所有一脸壮烈准备决死的赤城玄宗的修士也都懵了。

所有的看客也都瞬间安静下来。

“什么意思?”慕听寒愣愣的看着王离,“你的意思你就是隔空问问,你说,慕听寒,我想和你做连襟,然后我说不行,你就说,好的。是这样?”

王离苦笑道:“那目前看来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啊。”

“……”所有人全部震惊了。

那按照这个意思,王离就是广撒网?

万一有个人觉得王离有意思,直接同意了呢?

他隔空喊话的,好像都是各洲最优秀的女修,如果真的有谁直接同意了,那他真的不亏啊。

暗恋无用,喜欢一个人就要大声说出来。

他这喜欢所有优秀的女修,然后直接都大声说出来了。

还有这种骚操作?

许多东天小隐之中看热闹的修士看着王离的目光都彻底不同了。

很多人的眼中都出现了无比崇拜的神色。

王离无形之中又招揽了一批信徒。

慕听寒和赤城玄宗的人全部呆若木鸡,就连他身侧的那名身穿红衣的娇艳女修都像是彻底石化了,变成了一个不动的玉人儿。

“不行不就是没事了吗?”

王离看着这种逻辑似乎有效,他也不想再多浪费时间,或许这种解释也能少却后面的不少麻烦,他看着慕听寒道:“这不就像是去坊市买东西,我问老板,你这卖不,他说不卖,我说好的吧。但这老板也总不能仗着店大,直接觉得我问一声就来打我呀,来往都是客,没有这样做生意的啊。”

何灵秀听得目瞪口呆。

这真的是典型的王离逻辑。

真的是粗听上去好像贼有道理,无法让人反驳,但是仔细想想却又好像哪里不对味的感觉。

慕听寒也是第一次和王离接触,他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觉得王离很有道理。

自己怎么都像是仗着修为和赤城玄宗这些年远超玄天宗,所以才赶来兴师问罪。

人家就是问问能不能和自己做连襟。

自己就恨不得赶过来将他揍得残废,这件事好像是自己太不对了呀。

更何况…这王离如此惊人的修为和实力,必定有惊天的气运缠身,他这小姨子若是和他结为道侣,反而犹如高攀,自己为何一定要阻拦,说不同意啊?

慕听寒下意识的伸手抓了抓头,他越想越觉得不对了。

自己的脑子是哪里抽了么?

为什么说拼死都不和王离做连襟?

以死相逼来阻止小姨子和王离结为道侣,死命不同意…这眼下观战的修士这么多,那些修士岂不是要觉得自己和小姨子有一腿,所以才气急败坏的以死相逼?

这么一想,他浑身的汗都下来了。

“慕道友,看来你想明白了,那就此别过啊,我还要赶路呢。”王离倒是有些心虚,他直觉慕听寒把自己绕进去了,但说不定很快慕听寒又能回过神来。

说完这句,他也不等慕听寒说话,就直接落在李道七的身后,“李师兄,快走!”

李道七哪里还敢多逗留,他生怕再逗留一会,王离又给他几口黑锅。

唰!

凌虚飞舟瞬间飞出,直接就将赤城玄宗的这三辆战车远远抛在身后。

慕听寒下意识转过身去看着这一叶飞舟,他的心中骤然生出无限悔意,他忍不住就对着远去的凌虚飞舟叫出了声,“王道友…其实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但那一叶飞舟似乎去的更快了。

“王道友天纵奇才,我以死相逼,他觉得强扭的瓜不甜,内心恐怕已是着恼了,我真浑啊!”慕听寒忍不住一拳锤在战车上,接着他无比懊恼的转头看着身侧的那名娇艳女修,苦笑道:“我真的是糊涂,竟然强行破了你这一段姻缘。我真的做事太过鲁莽了,我要回去面壁思过。”

这名娇艳女修有些惊愕,但旋即她看着那一叶飞舟的影迹,心中的情绪却是无比的复杂。

她有些羞怒,又真的有些说不清的懊恼…有些抑郁。

“这王离,真乃神人也!”

有许多遁光从东天小隐之中涌现,汇入跟在王离身后的那一片遁光之中。

紧跟着王离的苏扶摇等人,眼中崇拜的神色更甚。

王道友,果是神人!

他们直觉,王离至大妖古镇这一路上,必定无比精彩,必定创下神话!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