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们听说了么?王离离开玄天宗,前往大妖古镇,说要为玄天宗出头,问离尘宗讨要拖欠的灵砂。”

“是么?那这王离虽然张狂到了极点,但委实还不错啊,玄天宗之前将他和吕神靓孤立在孤峰,现在他居然还肯反过来为玄天宗出头?”

“此人张狂虽然张狂,但似乎行事光明正大,居然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藏,公然让人公布自己的行踪。”

“真的这么嚣张,我可是听说有无数人想要找他斗法,想要狠狠的教训他。”

“什么真的假的,我们这东天小隐不就正巧在他前去大妖古镇的路线上,如果之前传言非虚,那他很快就会经过我们这里,如果没有经过我们这里,那这种谣言不攻自破,至于他什么光明正大,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藏的传言,就全部都是假的,都是疑兵之计。”

东天小隐之中,许多修士一边谈论着最时兴的话题,一边频频朝着玄天宗所在的方位往去。

东天小隐不是什么修士的自由市集,而是许多修士平日里无聊的消遣之处,这里有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修可以和男修进行一些不可描述的深入交流,也有一些饮下之后便让人忘却忧愁的佳酿,同时有一些特殊嗜好的男修女修也能够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之辈。

当然至少也有一半修士是图个热闹,在这里随意喝些东西,看一些女修跳跳舞,听人说说各修士洲域的趣事。

那种挑在山头悬崖之上,可以把酒凌风,看空中女修曼妙舞姿的饮酒台,东天小隐至少有几十处。

“那是?”

突然之间,就连空中在曼妙起舞的数名女修都停住了。

所有在东天小隐的修士全部目光呆滞的看向玄天宗方位的那片天空。

那片天空之中,出现了成百上千道遁光!

即便此时是在白昼,各种遁光的色彩都直接将那片天空染得五彩缤纷。

“我去!应该就是王离?”

“是有很多人已经跟着他?”

“这么多人,这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看来传闻果然是对的啊,王离真的行事光明磊落,丝毫不掩饰行藏。”

看着那片遁光,许多原本对王离感观不佳的修士都有些佩服起王离来了。

嚣张固然令人不爽。

但关键在于,修真界绝大多数人嚣张都有嚣张的资本,而且他一般也不会对泛泛之辈嚣张啊。

王离挑衅的,不也是东方边缘四洲那些堪称天才的修士,和他们这些喝酒吃瓜的看客也没什么冲突,反倒是给他们增添谈资,多了些乐趣。

这片遁光之中,第一梯队就是遥遥领先在前端的李道七驾着的凌虚飞舟。

第二梯队,就是最早到达玄天宗山门外的苏扶摇、安歌为代表的那二十余名修士。

这些修士因为和王离碰面最早,所以和王离有了深谈的机会,甚至让王离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和出身,至于后面再赶到的一群群修士,则因为数量越积越多了,最多就是遥遥打了个招呼,便各自心照不宣的不过分靠近王离,不骚扰王离了。

李道七不断做着深呼吸。

他有点虚。

不只是心虚,而是精气神都有些虚。

他本身重伤还未彻底痊愈,再加上此时真的是一马当先,万众瞩目。说实话,他这一生还从未想过自己有这样万众瞩目的时候。

这么多人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让他心跳一直加速的同时,也是沉重的心理负担啊。

话说回来,因为王离的关系,他现在的声名在这东方边缘四洲也是到达了鼎盛。

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玄天宗的李道七?

他亲自为王离架舟,落在这些人眼中,就是他宽宏大度,身为师兄,以德报怨,更显他的气度。

这么一想,他还一直有些小兴奋。

这精气神就消耗得有点厉害了。

“现在真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多啊。”王离忍不住感慨。

当然他现在是有点破罐子破摔,也根本不在乎人多,就这么小半天的时间,他气海之中那一片金色净土的菩提树上生成的真元就又多了不少,他的崇拜者明显还在持续增多。

“纯粹都是看热闹的有什么意思,一个来战的都没有。”何灵秀却是浑身不爽。

似乎就在回应她这句话一样,突然之间,他们侧前方的一道云气里骤然响起如雷般的声音,“我乃赤城玄宗慕听寒,王离,你说要和我做连襟,你敢和我一战?”

轰!

这一下,原本就火热的气氛被瞬间点燃。

所有东天小隐的修士身上灵气都是激荡不已。

唰!

那道云气瞬间被狂风吹散,露出内里三辆赤红色战车。

三辆战车上火焰缭绕,元气浓烈得如同有岩浆在不断滴落。

三辆战车上一共有九名修士,为首的一辆战车上,一名神姿绝艳的年轻修士身穿一件鲜红色甲衣,身上灵气翻卷,气势显得无比惊人。

“筑基三层?”

王离现在也是诸多望气手段,一眼就看出这人是筑基三层的修士,他心中便自然觉得应该对付得了。

至于赤城玄宗,他当然也十分清楚,这是现今火雀洲五大宗门之一,门内可是有两个元婴修士坐镇。至于这个慕听寒,他现在还没有补全各洲才俊榜和各洲厉害修士的见知,倒真是了解不多,但他肯定知道,不管是何人在暗中使劲煽风点火,反正传出去的诸多狂言之中,挑衅的全是各洲年轻一代之中的佼佼者。

看着此人战意燃烧,又特意从火雀洲赶来,王离知道恐怕是浑身长口也说不清,于是他也不解释,只是看着这名神姿绝艳,浑身红甲的修士,笑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但万一你战败,可不要恼羞成怒。”

听着他这句话,慕听寒固然是怒极反笑,慕听寒身后一名身穿红衣的娇艳女修也是对王离怒目而视,然后又狠狠跺脚,却又不敢和王离对视的样子。

“看来这名女修就是你调戏的对象,他道侣的妹妹了。”何灵秀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呵呵,真的倒是很好看。”

“什么叫做我调戏的对象,根本和我没关系好不好。”王离说归这么说,但也忍不住多看了这名女修两眼。

“你!”

浑身红甲的修士原本已经怒极反笑,此时看到王离的目光贼溜溜的落在自己身后的女修身上,他顿时勃然大怒,“王离,速来和我一战!”

他厉喝出声的同时,手上已经化出一柄火红色的长枪,枪上红芒乱闪,倒是让人眼都看花了。

与此同时,他身后那名女修再次狠狠瞪了王离一眼,掠起落入了旁边一辆战车之中。

“师兄,要么你先和他一战,试试他的斤两?”王离对着身前的李道七说了一声。

李道七吓得毛都竖了起来,“师弟莫开玩笑,我哪里是他对手。”

“来吧,龙虾,到时候败在我手,你千万别寻死觅活!”王离也就只是故意吓吓他,他化出破车,迎上前去,同时大声道:“诸位道友见证,若是他败在我之手,寻死觅活自己出了什么意外,就怪不得我了。”

“好!”他身后如海啸般的声音响起。

“.…..”王离有些遗憾,他现在有这些自带干粮的观众,都根本不需要施展那观众自在经的法门了啊。

“你这是找死!”

慕听寒无法忍受,赤城玄宗原本就是修火系法门为主,他本身又是性烈如火,此时他眼角都几乎瞪烈,身上气息轰的一炸,身下战车和身上战甲同时火焰涌起,形成了一个惊人的火球。

巨大的火球如同流星一般直接朝着王离砸来,火球之中,一道速度惊人的火光首先冲出,狠狠冲向王离和王离的这辆破车。

“很厉害的火法啊,他这是法门之术和法宝融为一体,威力惊人,比起你们华阳宗的法门要厉害得多啊。”

王离有些吃惊,对着何灵秀传音,但与此同时,他的施法却是丝毫不停。

他直接运转“焚血戮魔绝剑”,大量燃烧真元和气血,与此同时,他流转“日月皇华万战诀”。

唰!

虚空抖动!

他的玄天剑罡缠绕这两大法门的威能,直接让前方翻滚的罡风都被挤压处无数的晶纹,恐怖的剑气在虚空之中游走,接着发出崩裂琉璃般的恐怖裂响。

但与此同时,他这玄天剑罡被欺天古经掩饰真正面貌,看上去却是黯淡无光,卖相惨淡。

“怎么可能!”

这道剑罡一冲出的刹那,慕听寒就已经感到如山般的压力,他直觉自己的威能瞬间不断崩溃,他这全力一击,竟是根本无法和对方的剑罡威能抗衡。

“这是玄天剑罡?”

“怎么如此可怕?”

这样的念头刚刚在王离身后那些修士的脑海之中泛出,尤其是东天小隐之中观战的修士甚至还感受到元气波动的传来,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硕大的火球瞬间溃散,所有的火焰被这一剑刺得往后如碎絮般飘散,瞬间在战车的后方形成了一条往后拉伸的巨大火浪!

玄天剑罡一击破开所有的火焰,狠狠冲击在慕听寒手中的这一柄长枪上。

轰!

如两座小山冲撞,虚空震动,抖开无数条肉眼可见的罡风。

“啊!”

慕听寒一声愤怒的厉吼,却是根本无法抗衡,手中长枪脱手飞出,他的整个人从战车上震飞出去,身上的红甲不断噼啪作响。

王离此时身前已经显化出一坨“狗屎”,但看着慕听寒已经被击飞出去,他却是有点尴尬了。

这一坨“狗屎”好像没有必要砸出去了啊?

这玄天剑罡配合“焚血戮魔绝剑”和“日月皇华万战诀”的威力也实在超乎了他的想象,若不是慕听寒身上的这件甲衣也是不错的防御法宝,恐怕这剑罡一击就要直接将他重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