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供奉了买命钱这枚阴钱,三人往后走,王七麟肩膀上坐着八喵,徐大怀里抱着九六。

九六躺在他怀里,四爪朝上,小狗脸子贴着他大胸脯子。

所以,谁还不是个小公主了?

这场雪太大了,寺庙周围的农田和菜园被盖了起来。

朝阳初升,目之所至,白雪皑皑。

一座白色世界出现在朝阳光辉下。

昨晚的平阳府也是一座白色世界,可是静谧、沉默、死寂,它的白是惨白。

现在他们眼前的白色世界可不一样了。

橘子色的阳光遍洒雪地,一些兔子、老鼠、野狐狸时不时在雪地里冒个头。

树上有飞鸟出现,树枝抖动,有雪飒飒落下。

他们看到整个大地都是白色的,索性踏雪而行,随便找了条近路往回走。

王七麟想吓唬徐大,道:“徐爷,你知道雪魅的故事吗?”

徐大关心的问道:“雪魅?它有多魅?是不是皮肤特别白?肌肤特别软?”

王七麟摇摇头,没话说。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雪魅没什么稀奇的,冻死鬼也常见,你们俩知道雪弥勒吗?”

徐大和王七麟摇头。

谢蛤蟆沉声道:“那老道今天给你们讲一个雪弥勒的故事,这事发生在许多年前,那时候老道士我还只是个小道士,刚出师门……”

说话之中,他逐渐低下了头,声音也逐渐减轻,徐大和王七麟下意识去靠近他。

八喵全神贯注的侧耳听。

它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厉害的喵!

“老道士记得清清楚楚,那是腊月里的一天,我得知兰陵一带出现了只无恶不作的阳止虚耗,你们可知道什么是阳止虚耗?”

王七麟和徐大摇摇头。

八喵也跟着摇摇头。

九六迷惑的歪歪头,见大家伙都在摇头那它也只好跟着摇头。

“啊!”谢蛤蟆猛的抬头嚎叫,脸色惨白、胡须惨白,一张脸没了五官,就是雪白惨淡那么一大片。

王七麟和徐大本来都在仔细听他传授江湖经验,当他提问的时候,两人就仔细去思考。

这样他们被套路了,谢蛤蟆忽然弄出这么一张鬼脸发出一声鬼号,把他们俩吓了一哆嗦。

八喵更惨,它为了听清谢蛤蟆的话格外聚精会神,这样被吓得从王七麟肩膀上飞了起来:“妈嗷!”

惨的是它落地,地上雪太厚了,它一落地只剩下俩耳朵在雪面上冒出。

冰凉的雪花落在它耳朵上,它下意识的抖了抖小耳朵,胖脸上表情很生气。

王七麟将它拽出来,它又觉得丢脸,便努力往雪地下钻,死活不肯出来。

但八喵不是最惨的,徐大比它还惨。

九六也吓到了,可它被徐大抱在怀里呢,于是它便拼命挣扎,期间一脑壳撞到了徐大的下巴……

众所周知,狗头的坚硬堪比龟壳。

徐大当场歪了嘴,他想骂娘,可啊啊呜呜的叫了几声才意识到自己下巴被撞掉了。

谢蛤蟆哈哈大笑,他帮徐大装上了下巴。

徐大立马破口大骂:“日您家道祖!道长这大太阳底下你咋不干点阳间的事?”

“闭嘴!”谢蛤蟆说道,“你这事不能怪老道,是你自己倒霉!”

王七麟问道:“阴钱这么快就起效了?”

谢蛤蟆点头:“然也,天亮即起效。”

徐大不敢骂娘了,他心虚的问道:“不会吧?”

谢蛤蟆认真的说道:“你最好希望这是你触碰过阴钱导致自己倒霉,否则,嘿嘿!”

“否则怎么了?”

“否则你的倒霉可能是得罪了佛祖,若是得罪佛祖,那后果就严重了。”

徐大吞了口唾沫,跪下朝着西方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王七麟见此对八喵说道:“喵你快出来看,你大爷在磕头呢,他在冲什么磕头呀?”

八喵立马从雪层下钻了出来,它眨眨眼睛赶紧也跪下了。

这事它不甘人后。

闹腾一场他们重新上路,王七麟问道:“道长你认真说,虚耗到底是什么?不会是你杜撰出来哄我们玩的东西吧?”

谢蛤蟆笑道:“当然不是,这虚耗是一种能给人招来祸害的恶鬼……”

徐大忽然指向侧前方一些树木说道:“七爷、道长,你们看那是个什么玩意儿?嘿,跑了!”

王七麟顺着他手臂指向看去,只看到一棵小树在轻轻摇晃,此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谢蛤蟆好笑的说道:“你看到个屁,你想糊弄老道士来报仇,是吧?”

徐大急了,道:“不是,天地良心,我刚才看到一个邪祟,你们没看到吗?”

王七麟也不信他的话。

徐大着急了:“那东西很怪,它穿着一身白色大袍服,站在雪地的树下确实难以注意到,可大爷真看到了!是不是我现在倒霉,所以会遇到邪祟?”

谢蛤蟆沉吟道:“这有可能,你看到的是什么?”

徐大摇头:“我不知道,它长得很古怪,鼻子又大又扁像个牛鼻子,腰上挂着个红鞋子……”

“有没有别着个死耗子?”王七麟关心的问。

徐大推了他一把生气的说道:“真的,七爷,它腰上挂一个红鞋子,还插着一把扇子,是个什么精怪吗?”

听他说完,谢蛤蟆的脸色凝重起来:“无量天尊,不是吧?”

王七麟问道:“不是什么?”

谢蛤蟆道:“他看到的就是个阳止虚耗啊!”

“虚耗是能害人的鬼,它名气很大,开元年间大唐玄宗皇帝在骊山染上了疟疾,白日发梦、梦见一个鬼,这个鬼缠上了他,导致他精力不济、身体每况愈下!”

徐大问道:“别什么事都往鬼神身上扯,皇帝陛下有天地正气和龙气庇佑,哪那么容易被鬼缠上?所以他精力不济,是被骊山的姑娘给缠住了吧?”

王七麟白了他一眼道:“别乱说,我也知道这故事,后来是钟馗现身吃掉了这鬼对吗?它就是虚耗?”

谢蛤蟆说道:“它是个普通的虚耗,虚耗有十二,每个月都有个独特的虚耗,冬季最常见的就是阳止虚耗,它出现于十月,这个月又叫阳止,所以它才……”

“徐爷你怎么了?”王七麟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徐大眼神直勾勾的看向林子,扔掉九六面无表情的向林子走去,嘴里喃喃的说道:“冬日森寒,森寒,森寒,好,我去,我去,我这就过去……”

王七麟要去拉住他,谢蛤蟆脸色一变:“别动,他被阳止虚耗给迷住了!”

他看看朝阳方向,表情沉重起来:“朝阳初升,阳气蒸腾,这虚耗竟然能出来迷惑人心,看来修为很高啊。”

王七麟着急的说道:“走啊,快跟上去看看!”

徐大双臂不动、双腿僵直,他茫然的走向树林,直奔一颗粗大的柳树而去。

谢蛤蟆和王七麟一左一右追随在后。

徐大走过柳树,谢蛤蟆正好走到柳树下,这时候徐大猛的转身、王七麟撒腿就跑。

谢蛤蟆跑的更快。

身影一晃,整个人窜了出去。

徐大一脚踢在树上,柳树刷拉拉摇晃,积雪簌簌落下。

但王七麟和谢蛤蟆都跑了,反而徐大跑慢了还是被积雪给洒了一身。

谢蛤蟆抚须长笑:“无量天尊,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想偷袭老道士我?呵!你当老道士的江湖是白混的吗?”

王七麟闷闷不乐,道:“你怎么看出这是陷阱的?”

谢蛤蟆不屑的说道:“这也叫陷阱?处处都是破绽!第一,虚耗不会迷人心神。”

“第二,阳止虚耗若是出现,老道士还能毫无观感?即使老道士没有发现那天狗不可能毫无发现,虚耗现身它早叫起来了!”

“第三,即使真出现了个鬼迷住了徐爷,你肯定着急的施展九字真言来给他定神而不是跟着过去。”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刚才你俩使眼色的时候,老道士就注意到啦!”

王七麟郁闷。

他扭头看向小树林想找徐大,但看了一圈后诧异的说道:“咦,徐爷怎么没有声音?吾草,徐爷?!”

徐大不见了。

一阵风吹过,一层雪飘起。

好像起了大雾。

小树林中歪歪扭扭的生长着几十棵树木,有槐树、有柳树、有梧桐树,树干扭曲、树枝凌乱。

秋季它们便掉光了树叶,所以虽然树木不少,可是小树林视野清晰简单,他们一眼看到了尽头。

没有徐大!

王七麟着急了,叫道:“徐爷?徐爷?”

谢蛤蟆不屑的笑道:“行了,七爷,别跟老道士装神弄鬼了,你们这点小手段糊弄不了老道士。”

王七麟说道:“道长我我真没有糊弄你!徐爷刚才给我使眼色,让我配合他,其实我们就是想用树上的雪淋你一头,现在的事我真不知情!”

谢蛤蟆看他一边喊叫一边往小树林跑,顿时知道这不是陷阱,他说道:“七爷你先别乱,徐爷肯定不是遇上诡事,否则八喵和九六——无量天尊!八喵和九六呢?”

王七麟回到先前八喵藏匿的雪地里一看,什么都没有。

他环首四顾。

唯有白雪皑皑,山峦沉默。

见此他慌张的叫道:“八喵?喵宝贝儿?九六?六啊,崽啊,你们去哪里了?”

旁边雪地里竖起一根黑色的小旗杆。

八喵的尾巴。

王七麟挖开雪才发现它打了个雪道钻到了这里。

九六的叫声在小树林里也响了起来,于是他带着八喵往树林里跑。

谢蛤蟆比他还快,跟滑雪一样在雪地里嗖嗖嗖就窜了过去。

九六在柳树后的雪地里蹦跳着叫唤,它必须蹦跳,否则它个子太小,柳树周边刚刚落了许多积雪,雪层尤其厚,能没到它脑门。

但九六跳的很小心,因为它旁边有个坑!

王七麟和谢蛤蟆站到坑沿往下看,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九六跟着往下看,目瞪狗呆。

八喵也往下看,喵惊失色。

这是一个井口,井眼不大,一股异味从井里扑面而来。

井里有两只手臂在扑棱,还有半张脸露在井面冲他们猛眨眼间,从脑门形状、眼睛形状、鼻孔规模来分析,这是徐大。

之所以要从形状和规模来分析,是因为这人太惨了,满头全是肮脏的烂泥,他被糊了一头,已经看不出面容了。

王七麟赶紧将妖刀递下去,徐大伸手抓住刀鞘一拽,刀鞘脱落……

没有手臂划拉烂泥支撑,他身体又陷下去一些,只剩下俩眼睛往上还露在外面。

王七麟扭头看向八喵和九六,八喵嗖的一下子蹿到树上,九六转身往雪地里跑。

谢蛤蟆急忙解下腰带扔下去,喊道:“抓紧了!”

徐大努力抓住腰带,谢蛤蟆抓住腰带另一头弯腰撅腚往后拽,王七麟搂住他的腰、九六站起来抱住他大腿、八喵跳下来咬住九六的尾巴。

就跟拔萝卜一样,他们将徐大从烂泥井里拔了出来。

这口井是废弃的水井,周围是寺庙所属的菜田,这口水井废弃后便被和尚们用来处理烂菜叶、杂草之类的东西。

不知道水井废弃了多久,反正天长日久积攒了许多树叶菜叶和杂草,它们在下面腐烂发酵,变得跟沼泽烂泥一般。

先前有大雪掩盖,谁也没发现这里有一口垃圾井,所以徐大踢了树之后逃跑,很倒霉的就掉了下去!

还好水井是用来扔烂菜杂草的,而不是粪坑,所以臭味不大。

但植物发酵的味道也很可怕,它是一种腐烂的酸爽。

八喵给九六捂住鼻孔,九六给八喵捂住耳朵。

然后八喵喘了两口气发现不对,气的它挥爪就给九六鼻子上拍了一巴掌。

九六顿时泪眼汪汪。

可是它不敢反抗,只能委屈的受着。

王七麟嫌弃的看向徐大道:“你怎么回事?明明要捉弄道长,你怎么把自己折腾下去了?”

徐大不说话,用积雪一个劲的抹脸。

王七麟看了看他的样子,嫌弃的说道:“这个徐大不能要了,道长,把他踢下去。”

谢蛤蟆嘿嘿笑。

徐大擦干净脸,终于叫了起来:“你们怎么才过来?”

王七麟无奈道:“我们来的已经够快了,谁他娘知道你掉这玩意里了?再说你也没求救啊!”

谢蛤蟆也说道:“不错,你好歹发个声让我们有点数,可你屁都不放一个,老道士还以为你又搞什么幺蛾子呢。”

徐大愤怒的吼道:“我求救?我发声?我它娘怎么发声?我在下面敢张开嘴吗?你想让我在下面把早饭对付了吗?”

“草!”

“日!”

“呜呼哀哉!”

“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这阴钱就这么厉害?七爷你知不知道下面那是个什么地方?那是个沼泽啊!要不是大爷我求生欲望强烈,你它酿就要永远的失去你家大爷了!”

越说他越委屈,铁塔一样的壮汉,最后忍不住流下泪水。

王七麟沉默下来。

他想上去拥抱徐大安慰两句,可走到跟前后这酸爽的味道太猛了,他扛不住又转身跑了。

谢蛤蟆鄙夷道:“七爷,你不讲义气!”

王七麟说道:“那你去啊。”

谢蛤蟆举起自己的腰带振振有词的说道:“老道士刚才用一条腰带救了他的命!”

看了看腰带,他嫌弃的丢掉了。

徐大差点气死。

王七麟猛的转身伸手,左手抓住八喵右手抓住九六。

“妈嗷!”

“六六六!”

八喵和九六没防备他会突然下手,俩小东西江湖经验太少,不知道人心险恶。

王七麟将八喵和九六递给他说道:“伤心的时候搂着猫和狗会舒服一些,喏,给你。”

八喵和九六绝望的看着徐大满身泥泞,但很快八喵反应过来,它低头看看自己的满身黑毛,咧开嘴庆幸的吐了口气。

谢蛤蟆提醒了徐大,说道:“你不是有酒囊吗?用酒先洗一洗吧,好歹能压住味道。”

徐大恍然,掏出酒囊递给王七麟。

王七麟给他倒着酒冲洗,谢蛤蟆指导他:“洗头、先洗头!你这个傻逼,你洗脸做什么?先洗头啊,你头上的会流到脸上,这不是白洗脸吗?”

“小年轻,没有经验!”

听到这话王七麟愕然扭头看他:“道长,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经验?”

谢蛤蟆惊恐的指向他。

王七麟惊恐的回过头,看到徐大拿他的衣摆开始擦头。

“好兄弟,讲义气。”他默默的告诫自己,强行压住想将徐大再推进井里的冲动。

味道很顽固,他用酒囊里剩下的酒水给自己冲了冲衣服。

不知道是习惯了这股味道还是酒味猛烈,三人再上路倒是感觉味道上能接受了。

八喵坐在九六脖子上,骑着九六跟在后面隔着远远的。

徐大走了一会忍不住,说道:“七爷、道长,我今天实在太倒霉了,我有一股恶气憋不住,必须得泻火,你俩说怎么办?”

王七麟呆住了:“你疯了?咱隔着城里不远了,你就不能憋到城里去花草苑泻火?你找我俩?我俩能行吗?道长能行我也不行啊。”

谢蛤蟆急眼了:“七爷你这话,你还真不客气!”

“我这次不开玩笑,我认真的!”徐大翻白眼说道:“你俩给我站到树下去,大爷必须出口气!”

两人无奈的站在树下,徐大一脚踢上去。

树干抖动、树枝摇晃,积雪兜头盖脸的下来了。

徐大狂笑着转身狂奔,结果脚下是田垄,一脚踏空往前滑了出去:“嘶!”

王七麟被雪盖住了视野,等雪落完后他打眼往前看去,吃惊的问道:“啥意思,徐爷,你搁这里表演劈叉呢?”

后面的行程就比较难了,两人只能架着徐大往前走。

徐大绝望的叫道:“道爷,我叫你爷了,你给我个准话,我是不是以后都要这么倒霉?”

谢蛤蟆安慰他道:“不会的,从今天开始,你的霉运会越来越少,最终否极泰来,放心放心。”

九六扛着八喵尾随在后,三人尽快回城,趁着人少赶紧往后跑。

不过今天天气放晴,许多人家出来扫雪,难免还是被人看到他们这样子。

直到回了驿所,一切才有所改观。

三人赶紧泡热水澡。

八喵这种讨厌水的都罕见的主动跟着下水了。

王七麟正洗的舒舒服服,沉一风风火火的喊道:“七爷、二喷子、牛鼻子!你们仨昨天晚上喝醉酒掉粪坑里了?”

听到这话王七麟大惊,赶紧换了衣服出来怒道:“别瞎说!”

沉一叫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喷僧是吃早饭的时候听人家说的,城里人都在传,说你们一大早满身酒气的挂着些脏东西出现在城里,然后吸引了一条狗垂涎的跟在你们身后!”

王七麟心里咯噔一声。

失误了,进城的时候忘记脱掉官袍了。

徐大悲愤,他吼道:“大爷一定要找到给出买命钱的幕后黑手!透它娘,大爷不夯死这杂种那就跟他姓!”

谢蛤蟆也很生气,他挥手道:“跟老道走,老道今天给你们瞧瞧我的真正手段!”

王七麟想了想,拦住他们说道:“案子肯定要查,但先不去卤肉铺子,徐爷,你带我去城里的青楼……”

徐大大义凛然的说道:“七爷你莫要把大爷我看轻了,这个案子不查个水落石出,大爷以后绝不再去烟花之地!”

还有脸去吗?

没脸啊!

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让你去玩,是去查点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