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妖魔哪里走正文卷288.佛祖请笑纳徐大摸了摸自己的狼牙棒,脸上横肉扭曲露出一丝狞笑:“这次开门的不会是自己人了吧?”

王七麟端正坐姿准备开堂,他低头看了看九六和八喵还搂在一起睡的正酣,便用脚挑了挑它们的脑门道:“嘿,别睡了,干正事了。”

九六睁开迷糊的眼睛打了个小哈欠,被吵醒后它很不开心,将脑袋往八喵怀里钻了钻,嘴里哼唧哼唧的轻轻叫着。

八喵用胖爪揉了揉它的脑袋瓜,站起来带着它去了旁边一处角落继续睡。

王七麟伸了伸脚,这次够不着了。

徐大去推开了门,门板后面有一处阴影,此时有人站在里面。

就像木百金说的那样,这人穿着一件大棉袄,双手收在衣袖中,脑袋上戴了个皮帽子、脸上还围了个毛巾,门一开他就说道:

“店家,有牛头吗?我要买个牛头。”

王七麟问道:“你是什么鬼?为什么要来这里?你心里有什么冤屈、此行有什么目的,速速说给本官听!”

这人没有回答,还是问道:“店家,你们这里有牛头吗?我要牛头,价钱好说。”

徐大凑上去说道:“牛头没有,鸡头有一个,你要不要找鸡头了?”

这人沉默了一下,继续说:“我不要鸡头了,鸡头太小不合适,我要牛头。”

徐大问道:“那你要不要牛屎?”

这人说道:“我要牛头。”

徐大笑了起来,他对王七麟说道:“七爷,这什么鬼啊?怎么傻逼兮兮的?过来一起与他玩玩,这玩意儿比黑豆好玩啊。”

他转过头来又说道:“你要牛头啊?那你要金牛头还是银牛头?”

“什么?”鬼愣了愣。

徐大解释道:“你得跟我说清楚你要什么牛头,否则我不知道该卖给你哪个牛头,对不对?”

鬼说道:“对,我要肉牛头。”

徐大说道:“你要肉牛头?那你要母牛的头还是公牛的头啊?”

鬼说道:“我要公牛头。”

徐大说道:“你要公牛头啊?那你要白毛公牛头还是黑毛公牛头?”

这鬼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到底是不是个人?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徐大说道:“那你是不是上门来买牛头的?你上门来做生意,肯定得说明你具体要什么,你不说明白我怎么卖给你?”

这鬼不耐烦的说道:“我要牛头,你若有牛头随便给我一个就是!少你娘的废话!”

王七麟看得感觉有趣,凑上去也逗起这鬼:“嘿,它急了、它急了。”

徐大说道:“我说兄弟你过来买东西着什么急?你要买牛头,随便一个就行吗?”

这鬼说道:“对,随便一个牛头都行。”

徐大回去提出来一个猪头给他:“喏,给你一个牛头。”

这鬼说道:“这不是牛头,这是猪头。”

徐大说道:“在俺们平阳府这玩意儿就叫牛头!你要买的不是这个牛头吗?那是什么样的牛头啊?你给俺们描述描述,要不然俺们不懂啊。”

这鬼懵了。

它沉默的站在屋外阴影中,寒风吹得它棉衣摇摆,它看上去分外无助。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笑道:“这什么鬼啊?好像没什么本事,真是丢鬼的脸。”

谢蛤蟆说道:“有些鬼就是这样,被人一口阳气就能喷走。但徐爷跟他对喷了这么久,以徐爷一口猪肠气和大蒜味竟然没有喷走它,说明它有修为且修为不差。”

门口的鬼沉默了一阵,说道:“店家,我很可怜的,我的头不见了,我在找我的头,你能不能卖给我一个牛头?我给你钱。”

说着它抬起手臂伸出手,手中是一枚金铢!

徐大惊奇,伸手将金铢给接了过来。

谢蛤蟆一看急眼了,他厉声道:“无量天尊!你手怎么这么快呢?”

鬼说道:“我给你钱,你给我牛头,牛头呢?”

徐大没理它,回头心虚的问道:“道长,咋了,这钱有问题?”

谢蛤蟆剜了他一眼:“这是买命钱!你说有没有问题?这钱沾因果,你竟然敢碰它?真不知道该说你胆大无畏还是说你傻人傻大胆!”

鬼说道:“我给你钱了,店家,牛头呢?给我牛头。”

王七麟问道:“现在怎么办?”

刚才他们都大意了。

谢蛤蟆沉声道:“当务之急必须得给它找一个牛头,否则事情涉及到因果就不好办了。”

徐大拎着卤猪头还想瞎扯,鬼阴嗖嗖的笑道:“你拿了我的钱,就得给我东西,你得给我真牛头,你心里也认为它是牛头的东西。”

王七麟立马回屋,柜台上有记账用的笔墨纸砚,他赶紧研墨在一张草纸上画了个牛头。

为了证明这牛头的真实性,他还在旁边写了仨字:真牛头。

他将草纸递给鬼,这鬼拿到草纸再次懵了。

谢蛤蟆见此嘬了嘬牙花子,喃喃道:“无量天尊,最可怕的不是鬼神,而是人心!”

王七麟和颜悦色的说道:“你看,牛头已经给你了,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

这鬼勃然大怒,一挥手将草纸撕成碎片,它发出凄厉的叫声:“你们欺人太甚……”

“那你是人吗?”王七麟一步迎上去,声音更严厉。

这鬼冲他伸出手,见此徐大抢先一棒子夯了上去:“日你粮,吃大爷一棒!”

狼牙棒呼啸,这鬼急忙后退躲避,徐大追上去挥舞狼牙棒跟他干了起来。

地上积雪被一人一鬼带的飞溅起来,漫天冰雪随夜风而呼啸,雪影绵绵,狂风阵阵。

你来我往,菜鸡互啄!

王七麟站在门口看的震惊,这是什么鬼?竟然让徐大给压着打!

谢蛤蟆站在他身边,脸上同样带着惊骇之色:“这也行?”

今晚他是真开眼界了!

只看场面很过瘾,狂风嘶吼、飞雪冲霄,一条壮汉手持狼牙棒在雪雾中闪躲挪移,时不时一记横扫千军、偶尔来一个泰山压顶、突然还有猴子偷桃……

最终一声巨响,狼牙棒腾空而下砸在鬼身上将它砸成一片虚无。

造化炉甚至都没有冒出来!

徐大面色凝重的凝视夜色,他缓缓收起狼牙棒,腰背笔直、渊渟岳峙。

王七麟低声道:“此处应有掌声!”

他带头鼓掌,谢蛤蟆跟着鼓掌。

徐大拖着狼牙棒走出来,沉声说道:“这一战,痛快!”

王七麟能说什么?

他只能加大鼓掌的力气。

在他有史以来的记忆中,徐爷除了当初在乡路上抓买命鬼曾经霸气过一把,然后就是今晚了。

其他时候他都是一上场就被摁着打。

王七麟一边鼓掌一边问道:“徐爷,刚才你与那鬼动手有没有什么发现?”

徐大说道:“对不住了,七爷,刚才大爷的心神完全沉浸在激斗中,没有闲暇去关注其他的。话说你们两个在旁边观战,难道没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

“败家玩意儿,光看热闹呢?”徐大不悦的说道。

谢蛤蟆瞪眼,这是装上瘾了?

王七麟暗地里踢了他一脚,陪笑道:“这不是难得见一次这么激烈的大战吗?”

徐爷好不容易装逼一回,他们怎么能不配合一番?

谢蛤蟆无奈的说道:“无量天尊,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老道士以为自己闯荡江湖几十年,见过的大场面已经够多了,今晚才知道,这人的眼界不能故步自封——呕!”

徐大纳闷道:“咋了,大爷嘴里还有味?”

谢蛤蟆摆手道:“不是,是老道士有个毛病,昧着良心说话会恶心,呕。”

徐大生气,王七麟拉走他说道:“徐爷来来来,讲讲你刚才作战的心得。”

徐大努力压制装逼成功的喜悦之情,可眯起的眼睛和挑起的嘴角出卖了他的真情绪。

等他装逼的差不多了,谢蛤蟆说道:“咱们得想个办法保住徐爷的命,否则今晚就是徐爷能装的最后一次逼了。”

徐大问道:“什么意思?”

谢蛤蟆说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个鬼好像实力很差劲?”

徐大还想装逼,谢蛤蟆不耐:“事情牵扯你小命,你最好认真点。”

“行吧,它确实不太强。”徐大悻悻的说道。

谢蛤蟆说道:“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个新死的鬼,并不是十一年前常营砍头的那鬼,那鬼用了刑天祭鬼接头的异术,在被常营揭破身份后便彻底魂飞魄散了,它不可能再出来报仇。”

王七麟道:“这鬼与常营没关系,它的到来是偶然?”

谢蛤蟆摇摇头说道:“无量天尊,恰恰相反,这鬼与常营有密切关联,有人要害他。昨天他二子莫名其妙的掉了脑袋我以为是鬼砍头,先前我还在疑惑,没想通是什么原因,现在知道了,他花了鬼留下的买命钱。”

王七麟诧异:“就是那一枚金铢?这钱不能花?”

谢蛤蟆说道:“对,这鬼是被人御使的,它本身不厉害,是它送出来的这买命钱很厉害!”

“这买命钱沾因果,若有人收下了鬼给出的买命钱,就得帮鬼做事,若是做不到,你的运势会一路走低,命途越来越差,这就是因果轮转!”

徐大惊呆了:“吾草、草了,这钱有这么可怕?”

谢蛤蟆冷笑一声:“更可怕的地方在于,买命钱不能花掉,一旦买命钱换了主人,那命也就换了主人。常营的二子一定是花了买命钱,所以才会死。”

王七麟想到白天时候的话,说道:“不错,常营二子前一天夜里去了青楼,因为这事常营想教训他,结果在他脑后拍了一巴掌他的脑袋便掉落了。”

徐大狐疑的说道:“可是他怎么会花了买命钱?他没有碰到过这鬼,他拿不到买命钱。”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点头:“买命钱是被常营的大弟子木百金接走的,然后放入了钱箱里。假如常营二子在钱箱拿到买命钱并花掉了,那要应劫的应当是木百金吧?”

谢蛤蟆冷笑一声:“对,你分析的一点没错。”

徐大问道:“那为什么死的是常营二子?难道这买命钱还有其他说道?”

王七麟摇头道:“很简单,常营这大弟子木百金说谎了。”

谢蛤蟆沉吟道:“倒也未必,买命钱没有跳出三界、没有离开五行,所以它的运行依然有道可循……”

徐大不耐烦的说道:“用得着这么麻烦吗?这鬼已经被大爷打死了,即使还留有买命钱又如何?它不能再回来了吧?”

“回来了也不怕,”他又补充一句,“就这身手大爷能打死它一次,就能再打死它一百零八次!”

“德性!”谢蛤蟆没好气的说道,“买命钱和这鬼不是一条路的,这鬼只是个工具,它被人操纵把买命钱送来,真正厉害的是这买命钱。”

王七麟懊恼道:“徐爷你的手太快了,我天天练大手印也没有你这手速啊。”

徐大心虚的说道:“七爷咱这时候了还要说骚话吗?”

王七麟愕然:“我、我说什么骚话了?我说的是认真的!你看你,这鬼一拿出金币你就快手抢走,这鬼一动手你就快手把它给夯死了,否则这鬼没被你弄死,咱给它弄个牛头不就得了?”

谢蛤蟆说道:“七爷你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买命钱若是这么好破解,刚才老道士自然会拦住徐爷,不会让他将鬼打死。”

王七麟问道:“给了它东西都不行?那对普通人来说,这买命钱一旦送出岂不是个死局?”

谢蛤蟆说道:“不,不是死局,你刚才说的话是对的,鬼送出买命钱,人将它要的东西交给它,生意做成,因果终结。”

“可是,”他话锋一转,“刚才那鬼只是个传信送钱的罢了,买命钱的真正主人不是它,所以咱们把牛头给它也无用,咱们得给买命钱背后的真主子才行。”

王七麟恍然。

他叹了口气道:“这样咱们倒是有事干了,得去找买命钱背后的真主子了。”

谢蛤蟆说道:“把买命钱给我吧,由我来接下这桩因果。”

王七麟诧异道:“呃,什么意思?刚才不是徐爷拿了这钱,然后接了这因果吗?”

谢蛤蟆说道:“不,这事还有回转的余地,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买命钱不出三界、身处五行,它的运作有道可循。”

“徐爷拿了钱,可他不是店里的老板,也没有答应要卖出牛头,所以这买命钱的因还没有种在他身上。应当是只有等到天亮后,买命钱依然在他身上,买命钱才会与他产生关联。”

王七麟明白了:“等于是这钱现在还没有认主?”

谢蛤蟆翻了下白眼,道:“神它娘的认主,不过差不多的意思吧。”

王七麟说道:“那把钱给我吧,我来替他应这因果,徐爷一向倒霉,我倒是运气素来不错。”

他抱着侥幸心理,这买命钱说不准会被造化炉给炼成个什么法宝。

听着两人交谈,徐大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不知道在想什么歪主意。

王七麟太了解他了,见此立马警告道:“你可别作死啊。”

徐大说道:“七爷我不作死,我只是想到一回事。就是天亮之前,这买命钱给了谁,谁就要应因果,是吗?”

谢蛤蟆警告他道:“别想着害人,须知这是因果劫,你今日用它种下恶因,那日后会有更大恶果等你,这也是买命钱最阴毒之处,越是把它流通起来,它越是可以害更多的人!”

徐大说道:“我不把它送给别人,我把这钱送进寺庙或者道观去献给佛祖道祖呢?”

他继续分析:“你们看,佛祖道祖大慈大悲、普度世人,那我即使对他们种下恶因,他们也会原谅我,否则他们就不是大慈大悲,对不对?”

“既然如此,那我把这买命钱捐给他们吧,这也算是捐香火钱了,对不对?还是一桩功德呢。”

王七麟傻了。

还可以这么操作吗?

谢蛤蟆沉默了。

自己闯荡江湖多年,自诩经验丰富、眼界开阔,可这徐大总能一次次的让他大开眼界……

王七麟问他道:“道长,徐爷这操作?”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去寺庙送给佛祖吧,别给我们道祖。”

听到这话王七麟愕然:“这真行吗?”

谢蛤蟆迟疑道:“道理上是可行的……”

徐大挥手道:“那就赶紧出发!咱时间挺紧的,这大雪不好走啊,咱要在天亮前赶到烂陀寺还挺费劲呢。”

三人紧急上路,还好冬季天亮的晚,他们在日出前赶到烂陀寺,推开大门进去直奔大殿功德箱。

寺庙里有衙役看守,见他们翻墙杀进来就去找功德箱还以为是有小贼进来偷钱,赶紧点起火把吆喝着出来堵他们。

王七麟出去喝道:“是听天监在办事。”

看守寺庙的班头举着火把上来一看,确认了他身份后赶紧下跪请罪。

王七麟扶起他说道:“大人何罪之有?你是恪尽职守罢了,请你放心,我们是来捐香火钱的,与案子没有关系,你让弟兄们回去继续歇着吧。”

班头探头往大殿一看,看到徐大和一只猫正跪在佛祖跟前磕头,并将一枚金铢放入功德箱内。

见此他惊呆了:这位大人对佛祖如此虔诚吗?还有那个对着佛祖磕头的黑猫怎么回事?

徐大放好金铢出来,王七麟回头仔细看了看佛祖的金身。

他记得上次来捉拿刘博的时候,佛祖是慈眉善目、面含笑意的,现在好像有点生气了?

王七麟赶紧双手合十拜了拜,并在心里说道:佛祖啊,有啥事你找徐大,你认准他,他叫徐大,别找我啊。

在心里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然后目光恰好与徐大撞在一起。

他心里有鬼赶紧扭头。

然后他发现,徐大怎么扭头比他还快?

谢蛤蟆在直勾勾的打量徐大,徐大问道:“道长你看啥?大爷身上还是哪里不对劲?”

谢蛤蟆揉搓着心口说道:“不是,老道士第一次看到有人沾佛祖的便宜,所以忍不住想多看两眼。活了这么久,这活少见。”

拿阴间的买命钱捐给佛当香火钱,这操作他真没见过。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