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十几人立刻大喊大剑陈鲁:“老头儿,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你应该是姓胡对吧?既然你的算,我提议,别打了,我就给你们做一个鲁仲连吧。打架一点都不好玩。”

帝尊:“晚了,这个疯婆子杀了我们几百人。”

陈鲁:“胡老头儿,你也不想想,是你拆散了人家的美满姻缘。这么多年了,这老王还是孑然一,你不愧得慌吗?还站在那里谈地的?你就让我石大哥服个软吧。”

完陈鲁看见石敢当在向他偷偷地竖起大拇指,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石敢当能做主的。

这时对面也有人过来了。:“那个什么唐僧,你话不灵,我们不信你,这事你的也不算。他们不放人,不给我们老大道歉,我们就要踏破玉皇顶。”是瓜二郎。

陈鲁:“你这个瓜娃子,瓜兮兮的,哪里轮到你话了?连个尊爷都不叫了。退下!”

帝尊:“陈尊爷,我们已经发兵六十万,寰宇震动,不能就这样撤了吧?”

陈鲁:“那正好了,那帮瓜娃子兵更多,还有刘皇上他们呢,还有东方无担你们打吧,最后圣母都得治你们的罪。”

陈鲁明白,下面的将官们不怕事,都想趁打架时机发一笔财。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是这些士兵们不愿意啊,打架是要死饶,这些士兵不死谁死?至于两家老大,更不敢擅动兵戈,搞不好就得被罢免,甚至接受刑事处罚。

目前都是骑虎难下。

帝尊:“你是三界之尊,我们给你面子,你划出道来吧。”

陈鲁喊道:“王夫人,你同意吗?”

王婆:“谨遵尊爷法旨。”

陈鲁:“这样就好办了,下面我来调解。但是我要声明,我有私心。王夫人是我老人家请上山作鲁仲连的,我提出的条件肯定有偏私的地方,行不行,胡老头儿。”

帝尊:“你倒是很诚实,看。”

陈鲁:“放了罗罗,两家退兵,我老人家专门到你帝尊处请罪。”

石敢当边的尊者大喝一声:“你是什么狗尊爷,凭什么你什么就是什么?还想玩城下之盟吗?”

陈鲁:“你是谁,看样子有些本事了?别吾乃。”

这个人答道:“吾乃……呸,我是南岳尊者丰离。”

陈鲁:“奥,大菠萝啊,胡老头儿,不同意的就得靠拳头话了。那我只好接招了,我就先会会这个大菠萝吧。他的嘴好臭。”

帝尊:“也好,互相切磋,点到为止。”

丰离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在众家尊者面前、在老大面前露脸的时刻到了。他手持开山大斧,纵劈了过来。

陈鲁不慌不忙,左手拍出“寰宇十方步”三重,一道黄光出。

这个丰离舞动大斧,就像是一片冰晶挡在黄光面前,只听叮叮当当一阵响,火花四溅。丰离倒退几步,吃惊地看着陈鲁。

陈鲁紧随黄光一跃而起,大家听见噼里啪啦的响声,随即是一声声惨剑陈鲁已经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拍打着双手,似乎摸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再看丰离,开山大斧已经飞了出去,双手捂脸,嘴角流着鲜血,呆呆地看着陈鲁。

陈鲁:“你个大菠萝,出来打架不刷牙,吃了大蒜,满嘴大蒜臭。还敢骂我老人家狗吗?先把你的脸打成大菠萝。你的牙呢?快找一找吧。可怜的大菠萝。”

丰离发现真的少了两颗牙,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他似乎觉得太丢人了,牙找不到没关系,得先找一下面子,于是捡起大斧又向前冲了一步。

帝尊在空中喝道:“退下,丢人现眼。感谢陈尊爷手下留。”

陈鲁:“还行,你还不糊涂,看看你的这些看山狗,一个个笨的要死,你吧,胡老头儿,下一步怎么玩?”

帝尊:“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让他们一起上,讨教一下吧,也好多切磋一下。”

王婆大喊:“可惜了,你是一个帝尊,就出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主意,单挑不行就群殴。”

陈鲁:“闭嘴,没你什么事。胡帝尊,你那九名山十六岳也不够啊,让他们都来吧。”

“好,成全你。”着,从空中又降下来十几人。

帝尊:“石敢当,由你来组织阵法,只是切磋,不准伤人。”话音未落,阵势已经拉开,丰离也拿起了大斧参战。

陈鲁看他的脸肿的像一个大包子,哈哈大笑。

这时大家已经凝神静气,准备厮杀,看他大笑,手指丰离,:“什么长得和凤梨似的,肿的和包子似的,都不恰当。你们看看,这纯粹是煮得稀烂的猪头。”

大家都向丰离看去,果真如此,开始憋着。不知道是谁没憋住,笑出了声。

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笑了一会儿,陈鲁大喊:“笑什么笑!都严肃点,我们是认真的,在打架呢,打架会死饶。”

大家看他的严肃,都想起来了,这是两军对垒,也都变得严肃起来。

石敢当大喊:“列阵!”

刚刚列好队。陈鲁又大笑起来。

大家又是莫名其妙,都看着陈鲁手指的方向。

陈鲁:“大菠萝还满地找牙呢,他的牙就在他的衣带上挂着呢?我的哪。好大的牙。我老人家可以对圣母发誓,这还是我见过最难看的牙。”

大家向丰离的衣带看去,果然挂着两颗硕大无比的牙。

丰离也看见了,大喊:“这不是我的牙,是畜生的牙,不是狗的,就是猪的。”

大家看到大牙时就已经憋不住要笑了,听丰离这么,又一起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陈鲁大喊:“喂,这架还打不打?一会儿我可要动手了。”大家又开始严肃起来,列队进攻。

陈鲁又是一阵大笑,指着对方一个人。这次不是丰离,而是两个手持叉子的人。

大家看时,一个人用的是牧人用来拾牛粪的叉子,另一个是人们给牲口拌草料的叉子。

石敢当不悦,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我的三尺钢叉弄断了一个齿字,来不及换了,只好拿这个粪叉上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