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难以置信!我要改口叫你陛下了吗?一名统治着数以百万计臣民和大片领土的国王!”

密使前脚刚离开不久,珍妮弗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脸震惊的问。

要知道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对方还仅仅只是北方穷乡僻壤一名伯爵手下的魔法顾问。

可短短两三年的时间,这一切就发生了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巨变。

阴谋!

诡计!

政治势力之间的相互倾轧!

还有那不正常的魔法力量增长速度!

越是深入了解,珍妮弗就越觉得眼前这个青年内心之中似乎隐藏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无论是言行、举止、思考方式,都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就好像有一层无形的力场将对他与整个世界隔绝开。

“陛下?还是算了吧!”艾尔伯特不以为意的笑着摇了摇头。“对于我来说,政治和统治就如同一场游戏,是力量带来的附属品。无论是元老院,还是我们亲爱的皇帝陛下马卡尔,在我眼里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只想要维持自己的地盘保证稳定和繁荣,通过贸易来得到我想要的知识与原材料。”

“游戏?整个东方由庞大人口和广袤土地构成的国家,在你眼里只是一个打发无聊时间的游乐场?”珍妮弗无疑是第一次听到艾尔伯特发表自己对于权力、政治的看法,眼神中充满了质疑和不解。

“没错!就是一场游戏。告诉我,在你的眼中,权力究竟是什么?是那些王公贵族口中反复提及的高贵血统吗?还是某些善良人士认为的城邦公民投票选举所形成的法律制度?不!都不是!如果追溯到源头,权力实质上就是暴力,从最纯粹杀戮、死亡和破坏中形成的威慑。人们畏惧死亡,所以会服从掌控者军队的统治者,仅此而已。”艾尔伯特意味深长的解释道。

“我不明白!如果按照你的理论,那些被自己臣民推翻杀死的统治者又是怎么回事?”珍妮弗用略带戏谑的语气反驳道。

艾尔伯特嗤笑着回答道:“很简单!这类统治者失败归根结底不过是两种原因,一个是在镇压叛乱的过程中,逐渐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毕竟在他们手下军队的构成中,最基础的单位仍旧是人。既然是人,那就意味着会有情感,尤其当他们发现自己的亲人、朋友都成为被镇压的对象,自然会选择临阵倒戈。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统治者太过仁慈,没有对发起叛乱的人赶尽杀绝,让敌人看到了他们软弱的一面。”

“啊!我懂了!这就是你为什么建立了一支由亡灵构成的军队。因为你根本不信任那些由人类构成的军团。”珍妮弗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要知道亡灵,在这片被太阳教会笼罩的土地上,绝对是禁忌中的禁忌,需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

一旦被锤石,那么搞不好对方会掀起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宗教战争,而亡灵军队的创造者,也会被整个人类社会所唾弃,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差不多!人性是复杂的,同样也是经不起考验的。绑架、威胁、收买、蛊惑,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人类改变自己原本的力场。不过亡灵只是暂时的替代品,我真正的计划是进入元素位面,征服一块领地成为领主,然后融合四大元素的力量,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完美元素族群。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元素是永恒的,它伴随整个多元宇宙诞生,也会伴随整个多元宇宙灭亡。”

艾尔伯特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野心和愿望。

毕竟在背景设定中,这个充斥着魔法的多元宇宙,实际上就如同一个无限大的球体。

而球体的中心位置,就是宇宙诞生之初所形成的地、水、火、风、四大元素,以及四大元素互相融合所衍生出来的侧元素位面、准元素位面。

甚至可以说,整个宇宙之所以存在,就是内层的四大元素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

不管是谁,只要能成为所有元素的主人,他就等同凌驾于一切神祇、魔鬼、恶魔、巨龙、天界生物之上,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永恒不朽。

当然,对于从小就生活在物质世界,对于多元宇宙没有任何概念的珍妮弗并不了解艾尔伯特的野心究竟有多大,轻笑着追问:“那么这一次,你又打算站在哪一边?马卡尔,还是元老院?”

“不!这一次我哪一边都不会站。恰恰相反,我会趁着内乱爆发的时候,率领手下军团直接攻陷临近的两个行省,把老伊泽和他的家族踢出局。因为以我的实力,已经不再需要得到任何来自外界的支持。”

说罢,艾尔伯特将那半被切下来,属于贸易城邦势力范围的地图点燃,然后扔进火盆里烧成灰烬。

很显然,星辰斗篷和太阳教会不参与政治的传统,实在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不然以卡珊城的实力,绝对足以横扫周边所有的国家。

“那星辰斗篷呢?你打算什么时候从内部开始瓦解他们?”珍妮弗抬起手猛地释放出一团咒火能量,眼睛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毫无疑问,她渴望通过战斗来不断提高自己对于这种危险狂躁能量的控制力。

“别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帝国皇帝马卡尔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找星辰斗篷那些法师术士的麻烦了。等他一动手,我们的人就可以趁乱潜入城内,通过偷袭、绑架、收买的方式,一点一点挖空他们的根基。另外,我有必要提醒你,这一次我可是要活捉,最好不要造成太多伤亡。”艾尔伯特盯着对方的眼睛发出警告。

他可是太了解眼前这位性格如同火焰一样热情泼辣的女人,还有对方那可怕的战斗方式。

再加上咒火使者本身就十分稀少且不为人所熟知,大部分法师、术士一旦遭遇,恐怕还没来得及完成第一个法术就被干掉了。

“哈哈哈哈!放心,这次我会很温柔的对待那些小可怜。”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珍妮弗舔了舔嘴唇发出肆无忌惮的狂笑。

一名碰巧经过的法师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仿佛回想起了自己平日里切磋时某些被暴揍后惨不忍睹的画面。

但是很快,他便加快脚下的步伐从这位“女魔头”的视线范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