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

时间来到五点,房间终于收拾干净,是时候应该回去了。邓刚跟两位美女商量了下,最终决定就在家里吃饭,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出去聚餐。

下楼打了一辆出租车。

往家里去了。

车上沉默寡言,邓刚有些疲惫,躺在靠椅上就闭幕眼神,张晚晴坐在前排,张朵儿坐在邓刚身旁。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得要命,估计七点都不一定能到。

他们住的地方叫做向前广场。

是江南区比较有名的办公区,工作室所在的位置正是核心地带。江南市夜晚来得比较早,一到六点天就黑了,路上正好欣赏江南的夜景,都是繁华的城市面貌,星星点点。

到工作室时,已是晚上七点半。

然而,张子柔还在等他们用餐。

回到工作室里,邓刚就找子柔拿了钥匙,带两位姑娘参观新的宿舍,两位姑娘对宿舍还算满意。稍微收拾了下东西,她们便去张子柔房间用餐。

张子柔足足做了十几道菜,酸菜鱼,水煮肉片,都是邓刚喜欢的菜色,关毅成也买来几瓶酒,他喜欢放在冰箱里急冻一下再喝。

“等下吃完饭,我们帮你整理房间吧!”邓刚自告奋勇,“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两位姐姐若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们解决。”

张朵儿也拿了一瓶酒,她真是女中豪杰,杯子都不用,直接对着瓶子吹,一口酒下肚,脸色都泛着红晕:“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的话,咱们都是一家人。”

“对,一家人。”张子柔难得露出笑容,“咱们都姓张,还真是一家人。”

张朵儿和张晚晴顿时笑了。

用餐完毕后,邓刚和关毅成便帮着两位姑娘收拾房间,房间许久没人人住,还是有些脏乱,他们里里外外地收拾了翻,之前带来的家具,还有书架整理得有模有样,直到张朵儿说差不多了,他们才肯离去。

随后,邓刚又带着两位姑娘参观工作室。

当然,邓刚大致地讲了之后,便忙着工作去了。每天两个公众号和视频号,是必须运营的,张朵儿和张晚晴都是传媒学院毕业的学生,她们有这方面的经验,张朵儿说她在学校的时候,也做过公众号。

邓刚把目前的盈利方式一点一滴地讲给两位姑娘听。

对于直播,她们倒没什么意见。

在薛洋这里上班,倒也是自由,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只要有业绩就成。

女孩子直播本来就很有优势。

像风姑战神这种游戏,本来女孩子都很稀少。

按照薛洋的吩咐,她们平时还可以去接一些网店的代言什么的,赚点零花钱,不过,工作室肯定是会抽成的。当晚,邓刚便帮两位姑娘申请了直播号。

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工作室才散伙准备休息。

而后,薛洋也打来慰问的电话,自然是打给张朵儿的,“你们先跟着邓刚熟悉,等下个月,我来工作室里,咱们在研究研究后面的路怎么走。”

“成啦,一切都听薛洋哥的安排。”

“别听我的,我时间太少了,你听邓刚的吧!现在工作室是他全权负责···”

“没问题。”

根据薛洋的要求,邓刚又给张晚晴弄了公众号的管理员权限,她也可以在小薛手游上发布推文,不得不说,张晚晴确实不错,她刚进入公众号,就把后台美化了翻,果然是个老手。

邓刚放心不少。

忙完工作室的事情,邓刚召集大家开了个散会,会议结束后,便收拾东西回到宿舍里,他实在有些困乏,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梦乡。

隔日清晨,在张子柔房间吃过早点,邓刚便帮忙把工作室的几台电脑,搬了两台到张朵儿和张晚晴的房间里,为了直播效果更好,他们又去超市买了些背景板什么的,直播声卡肯定是少不了,但声卡这玩意儿比较难买。

邓刚索性自掏腰包,在网上订购了一套。

她们两先跟着关毅成学着。

面对两位美女,关毅成乐的嘴巴都笑开了花,一口一个朵儿姐叫个不停,也逗得张朵儿咯咯直笑,这两个人都是性格开朗之人,很容易玩到一块儿去。

张朵儿也是一口一个师傅,叫的可**了。

下午买菜时,邓刚随着张子柔去农贸市场,虽然农贸市场并不远,但如今六个人吃饭,张子柔还是比较难提动的。

他们路过奶茶店时,张子柔还特意的瞧了瞧奶茶店的服务员,碰巧的是,那个服务员正好在调制奶茶,并没有注意到张子柔,张子柔连着拍了拍胸口。

“哎,他可算不打我主意了。”

“你都这么折腾人家,人家肯定不会再理你了。”邓刚笑呵呵地说道。

张子柔眉毛一掀,脸上泛起芙蓉般的笑容:“哪有正好,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上次他送我奶茶,感情好像我欠他似的。”

“我还在想,要不要抽空还回去。”

“人家开奶茶店,还缺你一杯奶茶么!”邓刚也跟着笑了。

农贸市场就在广场斜对面,邓刚跟在张子柔身后,推着一辆购物车,张子柔买东西的时候,东挑挑,西瞧瞧,她买菜的时候,像极了以前跟着母亲买菜的时候。

她们足足买了十几种菜。

当然,单都是邓刚买的,他负责跟商贩过称,负责扫码付款。

“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菜么?”张子柔忽然问。

“我不挑食,随便买吧!”邓刚说道。

“要不要咱们买个鸡肉回去炖着吃。”

“啊···”邓刚面色尴尬:“我不吃鸡肉,从小就不吃。”

“你为什么不吃鸡肉?”张子柔愣了愣。

邓刚苦笑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小时候调皮腿摔断了,当时我爸买了鸡肉给我,我给吃吐了,所以那时候我就不吃鸡肉了。”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个难闻的味道。”

“嗯嗯,那就不买吧!”

回去的路上,张子柔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回到电梯里,张子柔按下楼层按钮,才开口冒出一句话。

“那个詹仙仙跟薛洋是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吗?”邓刚疑惑地望着张子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