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等那三轮车第三次离开,皮卡二人组在气到爆炸之前,司机突然有了主意:“看那小子的模样,估计他对这周围很熟悉。不然他不敢这么打圈。我们跟着他车辙的方向走,肯定能很快找到有人的地方。”

“没错,就是这样。还是老哥你有经验,你放心,只要这次咱们能走出去,以后你说往东,我决不往西……”

两人说了几句,就保持沉默,闷头赶路——少说话是为了保存体力。

结果没走多久,司机又发现了问题:“你发现没有,这车的车辙,只有两道?”

“三轮车嘛,他后面就两个轮子,肯定只有两道车辙。”坐车的说道。

“三轮车,它是三个轮子。”司机都懒得生气,解释了一句。“前轮应该在中间,而且前面有驾驶室,那车斗里没拉什么东西。如果有车辙,应该前面的,也就是中间有一道更深的才对。你看他这对吗?”

“是不对,奇了怪了……”坐车的那位低头看了看,眉头皱了起来。

司机沉默了许久,忽然说道:“我觉得,我们可能瞎猫碰上了死耗子,遇到正主了。刚才那个三轮车,绝对不是一般的车,有问题。”

“那我们……”坐车的习惯性地想说追上去,随即想到刚才四个轮子追人家三个轮子都没追上,现在两条腿就更不用提了。

两人沉默着有走了一会儿,坐车的忍不住又开口道:“如果他的车有问题,能随便开的话。那咱们跟着车辙,说不定……”

“不用说不定了!”司机突然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

司机朝下点了点头:“你自己看!”

“车辙呢?”坐车的看过去,突然发觉到了不对。

“车辙没了!”司机面如死灰。“他故意的,他知道咱们跟踪他,故意往这边带。不是咱们吊着他,是他吊着咱们才对。一直把咱们的车吊没油,他才把咱们扔这里。”

司机越说声音越小:“那小子的车肯定有鬼……”

坐车的低头看了看突然就没了的车辙,又举目四望,突然就没了接话的力气……

……

皮卡二人组在荒原上研究车辙的时候,赵起武已经蹲在扎西家的帐篷外吃上了午餐。

一边吃着一边闲聊着,脑子里还想着到底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有人开车追自己呢?

如果不是那一声砰地声响,他只把这一切当恶作剧的,还打算去把那两人接回来的。当时那一声过后,他就有了那种,好像忽然认清了现实的感觉。

哪怕是会腾云驾雾,可他在学校里没经历过太多事儿,除了小心点不在人前起飞,平时是真没有什么防人之心的。

一开始他都没意识到那辆皮卡车是冲自己来的,就是觉得挺巧,自己挺倒霉的,只不过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起飞,没想到遇到和自己同路的车,一直跟在自己后面。

至于说不让路,真不怪他,他开三轮车,需要技术吗?

一直到进入荒野之中,他才发觉不对。

短暂的慌乱之后,他就淡定了下来。用云雾托起三轮车的前半部分,拖着车飞奔,只让后边两个轮子挨着地转圈。这样从后面看,车依然是在跑的。

等到后来看见那皮卡车不追上来不罢休的样子,他就火了。

开始故意朝没什么人的地方跑。

这一带他算是比较熟悉的,经常飞来飞去的在天上看,什么地方有人什么地方没人,他都还算清楚。

最后皮卡车不追的时候,他就飞上天准备走掉。

看见那两个人的车好像开不起来后,他还想着,自己过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追着自己,然后再把他们送到有人的地方。

结果他试试探探地靠过去,就看到车顶上一个人对着天空来了一声砰。

这可比听见牛仔裤十五块钱还让他吃惊,当时汗毛都吓出得立起来了。

他小时候见过二叔和村里人打兔子的能装火药的工具,但是前些年的时候,这些东西就被收走了。谁想到来到这里,居然有人携带比打兔子的工具更先进的这种工具。

怕过之后,他才想到,自己离得挺远,那人也没法自己。

然后就是气,我什么都没干,你们跟了我半个上午,耽误我做生意不说,还拿这玩意儿吓唬我是吧?

后两次他真就是故意开着三轮车过去打转,报复那两人的——虽然他什么也没干,就是绕着他们转个圈,但是肯定比打那两人一顿还让他们气急败坏。

看吧,四个轮子的怎么样,还不是不如我这三个轮子,眼红吧?羡慕妒忌吧?气死你们。

也就这样了,别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正事要紧,他打算先去收几个特别偏僻的地方,把虫草收了之后,再回头想这件事儿。

天大地大,挣钱最大。

想到这里,赵起武看向了周围几个一边吃饭一边看自己三轮车的牧民。

刚才他问了扎西,前天这附近有个集市,扎西他们也去了。集市上遇到熟人肯定得聊几句,一聊起来就知道,很多人表示,今年虫草价格好,收虫草的小伙子人好,还送了好多东西。

然后几个不同地方的人凑一起一聊,就知道了赵起武去收虫草的日子,基本都是那几天。

当时就让他们觉得很神奇,觉得那三轮车很厉害。

要是在玉州省那边,像赵景山夫妇卖苹果,一天跑几个村子,都是正常事儿。

但是这里不是,这里的居住点有的都距离城镇很远的,有些地方干脆没路,一般人都找不到地方的。一天跑几个地方,这里的交通条件是是不太现实的。

所以大家都感慨,人家的三轮车真的是高科技,牛的很。

不过感慨之余,也会有人看向那些来收虫草的外地人。这些外地人以前很受欢迎的,每年到了采摘虫草最好的季节,就是他们到来的时候。

但是今年就没人搭理他们,因为三轮车是跑上门去收的,跑的还勤快,牧民们都没多少存货。有货的也打算继续留着,等那个三轮车再来了再卖,因为人家不只是价钱高,还送礼品。

这年头的运输条件,就是一块豆腐运到那些偏僻的地方,都得比肉价高。

所以赵起武觉得不算贵的礼品,在这些人眼里,就是珍贵的。

……

听到有收虫草的商人,赵起武这才开始往这方面联想,考虑是不是因为自己收了虫草,不小心得罪了以前的商人。

得罪也就得罪吧,大不了自己以后小心点。

今天纯属意外,他一般都不进城的,在外边居住点,他和对方碰上的几率很小。

不过他对这里的集市也挺好奇,问扎西:“你们去集市上干什么呀?”

“买东西呀!以前还去卖过牛,不过今年虫草卖了钱,就不卖牛了。”扎西美滋滋的,显然他觉得虫草卖钱是他的功劳。

一旁的多吉看他眼神有些不善,显得扎西独占功劳让他有些不爽:“去年卖牦牛还是我和人讲价的呢,多卖了十几块钱呢!”

赵起武更好奇了,指着不远处的一头大牛问道:“这么大一头牛,能卖很多钱吧?”

“是呀!”扎西很自豪。“这头牛我十岁的时候就养了,养了六七年,能卖好几百块呢!”

“嗝儿……”赵起武刚把最后一口糌粑塞嘴里,一下子就噎住了。当时就伸长了脖子,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喉咙里的东西吞下去。

扎西和多吉都吓了一跳,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儿。

赵起武又赶紧喝了几口茶才换过来劲儿:“这么大一头牛,卖几百块?”

“是啊!”扎西说着,有些遗憾地吧唧了一下嘴。“听说大城市就卖的贵,不过我们带着牛去不了。”

“你就知道大城市贵,你忘了上次卖虫草吗?”多吉更鄙视这家伙了。“如果不是多金大哥,你现在已经变成了狼粪。”

“那是意外。再说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认识多金大哥,更穿不上这样的新裤子。”扎西和多吉试了试赵起武带来的新裤子,然后就没舍得脱下来。

两人斗着嘴,赵起武吃完了饭,就和他们告别,带着和母亲依依不舍的金子踏上了收虫草的路。

……

重新踏上收虫草的云头,这一次,赵起武就小心多了,每到一个地方,先看一圈附近有没有外来的车辆。

在天上多扫两眼就行,也不耽误什么事儿。

就是送的衣服比较耽误事儿,有的人还想试试,还有人想问这衣服卖不卖。

赵起武就解释,这次带的少了点,以后多带点来再说吧!

三轮车这次只装了点衣服,空荡荡的,下次他准备开着车去厂里,让人给多装点货。

他还长了个心眼,收虫草的时候,顺便问问这些人缺什么东西,有什么特别想要的没有?

结果答案五花八门的,有的想要以前送的那种方便面的,有的家里有孩子,上次赵起武带书过来没分到的想要书,还有的问有没有女人的衣服的,甚至还有女孩问能不能带点什么化妆品……

最后一个赵起武表示不能带,因为他不懂。

而且东西太多太杂的话,那他不就成了小货郎吗?所以只挑多数人想要的东西记录下来。

收完虫草准备回去的时候,他想了想,决定再去看看那两个跟踪过自己的人怎么样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