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玄皓蛟,在孙傲他们的心里,就是圣灵一样的存在,如今被自家老五给吃了,这就不是嘴馋的问题,而是有可能遭到天罚。

也就是他们生洒脱,很快把这个骇人听闻的事给略了过去。

华浔抓过卓逸凡的手腕,微一搭脉,惊喜的大叫,“老五,你进入凝气境啦?”

练气的人,脉象上气息汹涌滂湃,特征很明显。

卓逸凡的脉象,平淡无奇,却有浩瀚无垠,探不到边的感觉。

这种脉象,师父龙长儒说过,遇到这种脉象的人物,一定要以弟子之礼相待。

因为,这样的人,真气已经凝液,属于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华浔搭到卓逸凡的脉,第一时间想起师父说过的脉象,这才惊喜万分。

龙长儒自己也没遇到过凝气境,他突破十二针,还是因为遇到一场奇遇,被高人打通经脉,而后得到高人三个月的点化,这才知道有凝气境。

高人只是告诉他,到了凝气境,就能意动行气,别的威能没给他说过。

龙长儒认为,徒弟们没那个福气遇到凝气境的高人,只是当给徒弟们长长见识,随口说了一句而已。

卓逸凡没听过什么凝气境,老头只是教他怎么练气、铸体,从没有说过练气还分什么阶段。

听到师哥说凝气境,卓逸凡心里一动,想到真气凝聚成液,难道我真的到了师哥所说的凝气境了吗?

几个老头看到老五没吭声,歪着脑袋在想。

孙傲急了,“老五,快说说,是不是到了什么凝气境了?”

卓逸凡嘿嘿一笑,“我哪知道什么凝气境,只知道吃了它们两个,不需要那么麻烦的眼观鼻、鼻问口、口对心的运气,而是直接意动驭气。”

妖孽……

四个面面相觑的老头冒出这个词。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全忘了什么天罚不天罚的事,只知道隐针门的实力拔高了一大截。

“老五,快起来,咱们五兄弟好好计划下步的打算。”

“不睡觉啦,瞧瞧这都几点,再说,我难道光着股和你们谈事呀。”

卓逸凡对着孙傲翻着白眼,被子一蒙,不打算再理他们。

“老大,明天再说吧,老五辛苦那么多天,就让他好好睡一觉,我给武子说一声,叫他给老五准备衣服。”

天刚一亮,卓逸凡被五行鼠拨弄醒,它想要大哥带它去翠竹林玩耍。

实在睡不成,卓逸凡裹着被子坐了起来,“小五,大哥不像你,有一件毛大衣穿着,我可是净毛猪,光着腚出去,一定会被几个老家伙揍。”

唠唠叨叨的和五行鼠说了有半个小时,房门突然被推开。

卓逸凡一瞧,急忙转过,往上一趴,“朵儿,男生宿舍,不敲门就往里闯,不是你的风格。”

梅朵儿上去,揪着他的耳朵,“死出去那么多天,回来也不知道先看看我们,就钻到这里,一会找找,是不是你带回来个女人。”

赵武急忙把两只手里提的包装盒,往地毯上一放,偷笑着跑了出去。

卓逸凡急忙求饶,“朵儿,我出去这么长时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过,不信,你问问小五。”

梅朵儿看到五行鼠正掰她揪耳朵的手,在它的小脑袋轻轻敲了一下,“告诉

你,如果你大哥在外面和哪个女人有关系,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连你一块收拾。”

五行鼠五行贯通,又和碎嘴的大哥整天待在一起,早把人类的话听懂了七七八八。

看到大嫂松开手,子一纵,到了梅朵儿的上,卖了一会萌,梅朵儿这才消了气。

“起来,瞧瞧我给你准备的衣服。”

卓逸凡没动,只是紧紧裹着被子。

“你还知道害羞呀。”

梅朵儿说着,伸手就去拽被子。

“别动。”

卓逸凡急忙制止。

“你不会没穿内衣吧?”

“嗯”

卓逸凡的声音跟个蚊子叫。

梅朵儿啊了一声,很快羞红了脸,带着五行鼠跑了出去。

梅朵儿的全部心思都在卓逸凡的上,给卓逸凡准备的衣服,没有一件不合。

穿戴后,卓逸凡出了门,梅朵儿看到心的人,上高领花色羊绒衣,铁锈红的修裤,颀长的材。整个就是女见必回头的女中杀手。

梅朵儿含脉脉的上前,替卓逸凡整整衣领,拉拉衣襟,“真不该把你打扮这么帅。”

卓逸凡可不知道女孩的心思,“哥本来就帅,只不过喜欢低调而已。”

梅朵儿掐了他一下,正想给他上上课。

“开饭啦。”

赵武在餐厅喊了一嗓子。

梅朵儿瞪了一眼,正拉着毛衣领的卓逸凡。

第一次穿脖子的衣服,卓逸凡感到很不舒服。

看到他的样子,梅朵儿一拉卓逸凡的手,去了餐厅。

没人说话的早餐吃完,孙傲擦擦嘴,“老五,你媳妇找来了,留你实在不像话,跟她回去吧。”

别说是三个师哥,就是卓逸凡,都不敢相信,现在是研究大乘丹的关键时刻,霸道的大师哥,怎么舍得放我走?

也就是念头转了一下,卓逸凡很快大喜着,拉起梅朵儿往外走。

生恐师哥们反悔。

赵武丢下碗,紧忙跟了上去,“师父,碗你洗吧。”

声音在屋里,人已经到了门外,可见他也不想待在这里。

他们走后,葛越有些不解的问道,“老大,昨天不是说好让老幺待两天吗?”

孙傲严肃的看了几个师弟。

“如果老五的境界没提升,不会让他走,现在到了这个我们不敢想的高度,就不能按以前隐的方式。”

“快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张良担负炼制大乘丹的重任,卓逸凡在,他心里还有点底,妖孽师弟走了,他心里没谱。

“短短时间,老五得到这么多宝贝不说,境界又得到一个飞跃。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没有哪家独大之说。在我看来,老天给了他这么大的机缘,一定是要他去抗衡世上存在的另一股势力。”

“老大这个担忧不无道理,任何事的出现,必有因果,他被人一掌打飞,就是苗头。这么多年,我们都有着藐视天下人的心态,老五出现,才知道自己的渺小,老五吃了大亏,可见这个世上,我们不知道的世外高人,就在我们的边。”

华浔一番话说完,老头们的神态终于紧张起来。

葛越负责着门内的安

危,他担忧的心,比他们都重。

“老大,既然有这个顾虑,就应该把老五隐藏起来,假如有对手,老五就是敌人最后的杀招,为什么要他出去?”

孙傲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想把他藏起来吗?现在,知道他本事逆天的人已经不少,如果是以前的境界,突然不在人前现,有人就会去琢磨,只要你琢磨,就不敢轻举妄动,但这不是我所希望看到。”

看到师弟们都在认真听,孙傲继续说道,“隐在暗处的敌人,最可怕,我就想,老五开了个小医馆,假如真有这么个假想敌,一定会知道。”

“老大想的对,一个小医馆都在乎,本事能强到哪里去?要让他们有这个想法,尽早跳出来,而后我们集中力量,一举歼灭。”

葛越完全明白了孙傲的意思。

孙傲猛拍了一下桌子,“没错,没有这样的强大对手最好,如果有,我这招瞒天过海之计,一定能起到奇效。”

“虽然我们是无凭无据的瞎猜测,但做到有备无患总是没错,我看大乘丹得尽早动手炼制,刚才我想了一下,玄皓蛟的皮,应该能达到炼丹的要求。”

张良刚说完,孙傲一拍头。

“见到蛟皮,我就想过,老五媳妇一来,给忘了。老四,端碗清水过来,把蛟皮放进去,就能知道寒如何。”

清水端来,孙傲从他的医箱里拿出一根体温计,放到水里。

测完温度,而后剪了一块蛟皮放到碗里。

没等体温计放进去,只见水面冒出丝丝雾气。

不用体温计测,都能感觉到有凉气往外冒。

张良大喜,“老大,看来这是师父在天之灵,护佑老五找齐炼制大乘丹的宝材。一会咱们把几味宝材的功效都测试一下,比例调好,争取一次成功。”

他们一辈子都和药材打交道,各有各的绝活,尤其是孙傲,辨别药效的能力,已经超过现代仪器的分析。

仪器只看出分子结构,而后利用已知的序谱,得出结论,而宝材有灵气,却检测不到,但孙傲能。

几个老师哥在绞尽脑汁,废寝忘食。小师弟卓逸凡却像一只被放飞的鸟儿,正骑着他心的摩托,带着梅朵儿往康佳驶去。

好久没听到这个声音,当摩托车的吼声出现在康佳的大楼下,楼上的窗户纷纷打开,都往下看着。

卓逸凡从簦山的阎王涧回来,外面的人,除了张灵谱他们祖孙三人见过,其余的人都不知道。

最开始,那些被卓逸凡收拾过人,都盼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傻子,死翘翘才好。

盼着盼着,盼到一直没出现,就认为是真的完蛋了,于是奔走相告,什么郭勇、秦佳明,扰梅儿被打得忍气吞声的张继祖,张家哥俩等等。

到最后,康佳的人也认为姑爷死在了外面,想念姑爷的人想问梅世豪,又不敢,他们嘴上不说,可心里却在为康佳的未来担忧。

因为猛姑爷树敌太多。

他们看到和总裁穿一样白色羽绒服的卓逸凡,开始站在窗口大叫。

“姑爷,你回来啦。”

有一个人喊,其他人跟着喊,到最后,整个办公楼的人都跑了下来迎接。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帕萨特驶到门口,看到卓逸凡,很快掉头,一加油,跑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