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花灵玥与暮陌染之间这默契的不用多言,看得暮陌情心里生出了一种陌生的难挨感觉。

转动的紫玉扳指倏然顿下,眸底紫光快速闪现,又消失。

“玥儿,我们忘了彼此,为何你却可以这般信任这个凡人,那本帝呢!难道曾经的相爱只是本帝一人的自以为是,你从未爱过本帝,所以才会那般不信本帝,为什么?为什么?”

这般一声质问从心底生出,暮陌情一下按了心口。

“九哥,你怎么了?”暮荣微赶忙扶了暮陌情。

心口的炽痛只是一下,暮陌情疑惑的紧蹙了眉角,只一瞬,又是他那般的慵懒样了。

“酒喝多了,生了醉意。”隔着面具揉了揉眉角。

夜幕已降临,白日灰蒙,到了晚间却是星河越空,暨阳城中点起了烛花,与这星河交相辉映,映照的黑夜恍如白昼,一拨又一拨的人还在赶来陵水湖畔,如此玩乐的机会岂能错过。

“已经不早了,荣德,玩够了,你也该回去了。”

留下这句,暮陌情走了。

花灵玥看了暮陌情,从他按了心口时便看了他,此刻见他背影,竟无端生出一种落寞的感觉。

“九哥,我…”

“别跟来。”

暮荣微要说她送,暮陌情这一声,暮荣微抬起的脚步顿住了。

“荣微,别担心,九王爷也许只是醉酒了。”

花灵玥拉了暮荣微的手。

暮荣微吸了吸鼻子,心中自责:“灵玥,不是醉酒,不是,今日是雅贵妃娘娘忌辰啊!我居然还玩的这么开心,我怎么能玩的这么开心,只九哥一人难过,我在做什么。”

“荣微…”

花灵玥不知再能说些什么,十年过去了,雅贵妃的忌辰与岁贺节在同一日,这么久时年,早间丧,午后乐,所有人都已然习惯,不止是你,也许暮皇也早已习惯了。

“灵玥,我想回去了,你去找三堂哥吧!”

低低一句,暮荣微走了,她不该因为得了九哥原谅就忘了今日,她没有岁贺节的。

怜书对花灵玥屈膝一下,快速跟了上去。

“太子妃,您是要回,还是要去找殿下。”

连抉恭声一句低问。

“回吧!”花灵玥摇头,她今日笑的太久了,去找陌哥哥,看着他陪别人,她怕她会再伪装不来,身不由己,他们都是身不由己。

回去花府,府中空荡荡的,花霄与刘夫人还在宫中,夜间亥时放花火,宗亲大臣们都得陪着皇家一起。

其他姨娘们也都是难得能出府,都去逛了街市,府中仆人除了看门的,也去逛了。

渔儿和星络午间时便被花灵玥打发着让她们自己去逛,难得一个岁贺,让她们自己去逛逛,还没有回来。

而白尧从早间起就不知去了哪里。

花灵玥回去玥蔓阁,明明还算开心的一日,怎么突然会觉得难受,揉着心口走进里阁,烛灯都没点,只是借着月色摸索上去了床榻。

连抉只将花灵玥送到府门前,并没有跟进来。

花灵玥刚躺倒便感觉不对劲,榻上有人,猛的就要起身,被一只苍劲手臂一下又按倒了她。

“小丫头。”一声低语。

“暮…陌…情…”花灵玥颤悸的心一下子落了膛中,一声咬牙低吼:“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怎么会来我阁里。”

暮陌情没有回答,不理花灵玥挣扎的抱紧了她。

“暮陌情,你干什么,疯了。”花灵玥再次低吼,两只苍劲的手臂好似要将她的骨头全部捏碎。

“小丫头,本王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真疯了,你爱三哥吗?你真的爱他吗?你告诉本王,你明明没有在三哥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真实的脾性,为什么你却可以那么信他,你明明就是一个心机深沉不知死活的女人,为什么本王却泥足深陷了,本王想不明白。”

如此话语,带着完全的不明,花灵玥的挣扎顿下了,这人远远时,没闻到他身上有酒味,如今这般靠近,才闻到,很浓的酒味,这是喝了多少酒,又来,又这般来。

“九王爷,你是又醉了吧!每次都这么胡言乱语的,我们是有赌约的,你忘了吗。”

赌约,对啊!

暮陌情忽然松手,坐起来手一挥,烛光骤然亮起,没带了面具,如玉般的容颜上染了一层绯红,眸中也是迷离,眼角泛着桃色,完全醉了的样子,这般的他,真是一个妖孽。

花灵玥双臂环抱缩在床榻边,定定看了暮陌情,并没有逃离,因为她知道她逃不掉。

她这沉静的样子,看得暮陌情真是气大。

“小丫头,本王原想着今夜和你好好过一个岁贺节,十年,本王从来没有再过这个节日,它是本王母妃的忌辰,你说本王能过吗?不能,不能的,可是今日本王突然想过了,但瞧着你现在这样子,还是算了吧!”

走下床榻,走到窗边推开了窗,寒冽刺骨的冷风一下子吹了进来,心底的难挨与那一声质问环绕不歇,眸底映现了淡淡紫光,眸子终是变成了紫色,弑玖情,本来就是他。

“小丫头,别再这么看着本帝了,本帝不喜你这样的目光,别让本帝真恨了你,不然你就没有舒坦日子过了,本帝选择忘你,你若再让本帝忆起,那么前世的所有种种,今生来算。”

呓语一声,紫眸化回,黝黑的眸子里带回了懒散,醉酒的迷离也消失了,人清醒了过来。

安静的负手后背,冷风吹过脸庞,层层寒凉。

花灵玥坐在榻上好片刻,除了这声没听清说了什么的呓语,再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以为人走了,探了头,却见是在吹冷风。

“醉酒吹风,明日恐是风寒,要么离开,要么关了窗。”

看着须臾,终是开口一句,这般落寞的样子并不适合他。

“小丫头可是在关心本王。”暮陌情笑了,关窗走了过来。

花灵玥再次体会了何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不想搭理,也下来床榻,桌上壶中的水早已冰凉,拿了壶准备去后阁厨屋,手臂被暮陌情拉住,“本王又想过岁贺,陪本王去过。”

花灵玥眯了下眼,从遇到这人,她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无力了,“陌哥哥的谜题你是故意的吧!你故意拖延时间,就是为了用陵水楼的玩注绊住陌哥哥,让我陪你过岁贺。”

“对。”暮陌情没打算隐瞒,拿过花灵玥手中的茶壶放下,直接抱起她大步走出玥蔓阁。

花灵玥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因为那么多次,她已经知道,她的挣扎与反抗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陵水湖畔的猜谜题灯是本王让他们摆出来的,也是本王让人将三哥和木梦曦引过来的。”

跃出花府后门,不是那辆双马拉的小紫檀木马车,玄墨的黑,拉车的是他的黑骑,驾车的是沈逸。

上去马车,花灵玥才又开口:“你违背了我们的赌约。”

“何来违背?本王只是不想有人打扰了本王过岁贺而已。”

白玉杯盏,盏中茗茶冒着热气,将一杯盏推到花灵玥身前小几上,暮陌情自己浅抿了一口,看着对坐的花灵玥,斜靠车身。

“小丫头,三哥陪木梦曦是父皇安排的,本王并未插手,而陵水楼玩注,三哥若是不去,本王还能强迫?那是木梦曦的威胁。”

这话,花灵玥无从辩驳,因为暮陌情说的确实是事实。

马车驶离,离开了花府后街巷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