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正文卷第一百七十六章出发前小蛟龙听说她要下山历练,死活要跟着去,但是此行可危险得紧,程雪哪里愿意带着这个累赘。

于是,为了证明他不是累赘,风麟连夜学会了一招神龙摆尾,要跟小丫头比斗。

程雪本没在意,想着尽快解决他还让他死心,然而没想到这丫的服用九子转生花后,不但病治好了,筋骨还跟她不分上下。

打着打着,她火气就上来了,挥舞着流云,拼尽全力要给他好看,若说之前还能打得不分上下,但当风麟的神龙摆尾一出时,程雪当场被甩出五里开外。

当她一瘸一拐回到飞崖峰时,忍不住问道“你啥时候学的,当初我们落难时咋不见得你使出来呢?”

“我刚学的,怎么样?”小蛟龙甩了甩尾巴,得意道。

“……过分!”程雪终于体会到羡慕别人资质的感觉了,她握了握拳,不客气道“要不要跟我结契,这样我就带你一起历练去!”

闻言,小蛟龙警觉地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要结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带着我去历练会死啊!”

“对啊,会死,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结契后我们就有契约联系了,不然逃跑的时候把你丢了都不知道上哪儿找去!”说到这儿,她突然想起自己年幼时曾经契约过一个人宠,现在还在灵宠空间自生自灭。

她当初结契后,就将主仆神念给断了,她懒得去看对方的情况,那人也不能联系上她,三四年过去了,不会疯了吧!

虽然有些心虚,但是眼前的事更重要,她看着面前纠结的小蛟龙道“你想好了没?我明天就要走了!”

风麟是真的纠结,他当然不想同人结契,这对他又没多大好处,但是对方若是程雪,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她救了他一命。

最后,他抬头,神色高傲地问了一句“我跟你结契,有什么好处吗?”

“我跟你结契也没啥好处啊,还不是你一直嚷嚷着要跟来,我会想出这个馊主意!”

“……也对哦!”这傻孩子,果然被忽悠了,不愧是父子,还是太天真了。

其实程雪想和他结契,还不是看中了他的一身战力,而且经历过绝灵之地的事儿后,她也放心将后背交给他,互相结伴,一起战斗,一起飞升,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至于风麟,虽然有兽族的传承记忆,但是他出生没几年,还能接纳人类的善意,程雪如何对他,自然也明白。

他想跟着程雪出去看看,他爹在学无上秘法,学成后可能就飞升了,他当然也想跟着去,所以才会想和程雪一起历练,寻找飞升之法。

于是,接下来两人结契,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我愿与风麟缔结平等契约!”

“我愿与程雪缔结平等契约!”

双方互换了一缕神魂,同时向天道起誓,天道有感,降下契约符文,待一切散去,一人一蛟都感觉心中多了道联系。

因为是平等契约,两人的联系虽然紧密,但也保留了各自的,若无对方应允,是不能进入对方神府的。

双方对视了一眼,都感到有些新奇,风麟忍不住在心里小声嘀咕一句“死丫头!”

被程雪逮了个正着,她将这小短龙提溜起来,神色淡淡“你再说一遍?”

“原来你听见了,我这不是在试试好不好用吗?”小蛟龙低头对了对爪子,委屈道。

闻言,程雪摸了把他的小角角,见他浑身鳞片都炸开,她才松开手,任他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小蛟龙怒了,正想和她决一死战,却不想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副快死了的样子。

吓得小蛟龙迅速蹿上了程雪的头顶,见他一动不动的,没有任何攻击力,这才出声问道“这是谁啊?”

“我的人宠!”程雪讪讪道,想当初她契约对方,都是因为太冲动了,如今想起来,才觉得棘手,这人该如何处理?

这人虽然歹毒,杀人不眨眼,前一刻还嚷嚷着同生共死,下一瞬就杀人放火,可谓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恶人。

但要让她杀了他,她也下不去手,归根结底,那些死去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好像也没立场说为他们报仇什么的。

正在她思考要如何处理他时,那人动了动,程雪上前给他塞了颗丹药,没一会儿,他终于醒了过来。

“你叫什么来着?”

“李琤。”那人拖着身子,上前见礼,而后虚弱道。

“我放你回去,如何?”

“主人,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地方吗,求您不要解除契约,我会是您最忠实的仆人!”孰料李琤满脸惶恐,朝程雪不断磕头道。

他在里面发过誓的,今生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不仅如此,他还要活成人上人,把欺辱过他的人,踩在脚下!

他拼命抑制住心中的恶意,现在还不是时候,一定不能被发现了……

见他浑身颤抖,头都磕破还在继续,程雪突然有点瘆得慌,她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是决定解除契约,将人送到沐紫城去。

是非公道,自有人去定夺。

如此,她历练的第一站就算定下来了――沐紫城,想起当初赌石的点点滴滴,还有些怀念啊。

这一想,她便突然想到李固,他不是拜入北溟派了吗?

于是,程雪问清掌门他的居所后,便动身找人叙旧去了。

程雪一路来到一个清幽的小院子,正想敲门,不料突然有一阵喧闹声从不远处传来。

“你这死人脸摆给谁看啊?”

得了,一句话,程雪就知道李固在哪儿了,她上前,见一伙人围着李固,口中骂骂咧咧。

“小子,你不知道天赋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就不要信口雌黄,师兄教你,多听少说知道不?”

“就是,我们虽然没有你混得好,但好歹在宗门待了这么长时间,有些经验,天才与愚者都适用!”

“多笑笑,与人为善,才能予己方便!”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最讨厌你那张冷冰冰的脸,以及像死鱼一样硬邦邦的身子!”

最后一句话,让程雪成功地笑出了声,几人扭头看了过来。

“哪来的小丫头啊?找你的?”

这些人脸色通红,身体醉醺醺的左摇右晃,程雪往他们那走了几步,顿时闻到了一阵冲天的酒气。

这是喝了多少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