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青木殿。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雨姨脸上,老太婆跪倒在地,颤不敢言。

青木老祖端坐上首,他本来就是青脸,现在的脸色更是青得吓人。

恢弘之音响彻殿堂,青木老祖道:“我让你盯着她,你就是这么盯的?”

雨姨大叫:“老祖息怒,小的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敢逃。是小的错了,小的再不敢。”

轰!

风暴已自殿中炸开,席卷万物,无数藤蔓伸展而起,已将雨姨整个捆住。

青木老祖语气低沉:“她没有逃,只是遇到了劫难。”

“什么?”雨姨惊愕。

青木老祖长出口气:“凝儿遇到了大危机,九死一生。总算天有一线生机,若能把握,尚可不死。只是我的计划……却要因此推迟了。”

听到这话,雨姨大喜:“她没死?”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虽然只是耳光,但雨姨却只觉得全身酥麻难当,就象有千万蚁虫进入体内,噬咬得她痛苦难当。

青木老祖语带风雷:“你最好祈祷她没有死,否则死的那个就是你了!”

雨姨心中一寒。

一个月后。

九宫山下。

宁夜驾着马车赶到,看到那熟悉山峰的一刻,宁夜眼眶中竟然滑出一丝泪痕。

终于回来了。

尽管不是梦想的家,但这刻,宁夜却还是有了种回家的幸福。

将车停在山下大门前,宁夜抱出池晚凝,一步一步向天秀峰走去。

刚至峰下,就见眼前已出现了一人。

其人一袭青袍,面容古朴沧桑,不怒自威。

宁夜知道,来人便是青木老祖了。

他很是平静的单膝跪倒:“见过老祖!”

青木老祖手一抬,池晚凝已落入他手中。看了看池晚凝的状态,心神微震:“这是何术,竟可将凝儿的状态保持在非生非死的状态?是你做的?”

宁夜回道:“回老祖,弟子无此能力。只是无意中得到一怪异,此怪异有困缚之能,暗含玄机至道,弟子将此怪异炼化,用于晚凝身上,方得保其性命。”

“怪异?”青木目中神光骤放:“你哪来的怪异?”

“古泉镇上,弟子无意中得罪了一个怪异,那怪异终日寻仇,甚至还在天坪峰制造机关试图刺杀我。弟子出去游历时,那怪异也尾随而至,再度偷袭。不料遭遇黑白神宫与木傀宗大战,那怪异被木傀宗修士击伤,弟子得以捡了个便宜。老祖不信,一问可知。”

宁夜的话有真有假,但基本符合黑白神宫掌握的消息,唯一的不好就是如此一来,天机再不可公开出手,否则必然暴露。

彼时何元圣等人都已归来,青木老祖早知事情的大概经过,所以对宁夜的话并未有太多怀疑,真正让他有些不相信的,还是宁夜竟然舍得用怪异来救池晚凝。

这刻看看池晚凝,他说:“你到是舍得。”

宁夜低头:“晚凝乃弟子心中天人,便是为她粉身碎骨,亦心甘情愿。”

青木老祖感到他这话语出至诚,再无疑虑:“哼,又一个为色所迷的废物。”

青木老祖一生追求大道,不近女色,要不然也不会舍得用池晚凝这等绝世美人儿做自己的晋升之药。

这刻想想,道:“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的徒弟,当受嘉奖。此物便给你吧。”

说着已丢出一截青木。

竟然又是青羊木。

宁夜现在手里还留了一截得自轩木狼的青羊木,一直没机会用上,而现在这根,却是比当初所得更多。

宁夜如今对宝物毫无兴致,却还是道:“多谢老祖!”

青木老祖已不理他,自回青木殿,显是要施救池晚凝了。

结合昆仑镜施展的艮字秘,青木老祖也未必能救,好在来之前,宁夜已解除大部分,剩下的威能,以青木老祖的手段当无问题。

只是看着池晚凝再度离开自己,回想过去这些天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宁夜心头失落,一时惘然。

回山之后,宁夜去见了一趟张烈狂。

本来说好了是一个月回来的,结果却迟回了近二十天,少不得要给张烈狂一个交代。

张烈狂对他迟归一事到未介意,但是听说他把捡到的怪异用来救池晚凝,却是痛骂不已。按他的思路,弟子得宝,应当是用来孝敬师傅的。

现在为了一个女人浪费如此重宝,实在是愚不可及,烂泥扶不上墙,连带着对宁夜观感也大差,直接将他轰了出去。

宁夜本来就不想讨张烈狂的好,也不在意,就这么回了屋。

路上到也得知了一些关于无常废墟后续的事。

原来宁夜用昆仑镜传送走元牧野等人后,木傀宗趁机对千手老祖等人大肆攻击,鬼火神君江长河和罗锅子当场战死,公孙夜受到重创,下层弟子几乎死光,就连千手老祖都中了元牧野的裂神咒,神魂受创,一回来就宣布要闭关五年,木傀宗仅死三名普通弟子,余者皆逃。

大费周章布下圈套,结果反而损兵折将,连带着破晓白莲都碎了,可谓损失惨重。

掌教黑白子更是因此引咎,直接在元老会上检讨自己,面壁半载,岳心禅也因“办事不力”,被狠狠训斥了一番,以致于一段时间内,无人敢近岳心禅,唯恐他一个心情不好,横死当场。

至于何元圣,他被黑白子直接禁足了。

唯一因此受益的是仇不君,他因保护何元圣有功,被破格封赏。何元圣更是极看重他,许他自由出入自己的住所到不是因为救他的功劳,而是这老儿常年行走在外,见多识广,知道许多趣事逸闻,禁足期间无事可做,便常找仇不君来讲故事以做消遣。

至于宁夜,他同样救人有功,只是因为一直没有回来,所以也没法报答他。

若是换做往常,宁夜怕是早就借机去接近何元圣,拉近关系了。

但是池晚凝一事之后,宁夜心情有了微妙变化。

如今他更关心池晚凝的际遇,竟是连何元圣都懒得去搭理。

一日后。

纯阴元水中。

池晚凝缓缓睁开了眼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