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我命由妖不由仙梅山有妖初狰狞第四十八章鏖战当妖族军阵猎猎,赫然成型的时候,那股碾压撕裂一切的血腥之气勃然升腾,弥漫空中,让整个战场都为之变色,勿须开战,光是这凛冽杀意,已经让原本居住在山庄中的隶农吓得尿湿了下胯。

但对于真正的鹰扬士卒来说,却只是呡紧嘴唇,抓牢刀剑,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他们的心脏也在止不住狂躁的跳动,但历经战场的经验,却让他们强压畏缩,保持着足够的理智和勇气。

六丑亦随着屠诸站在高处,虽然列于阵后,但依旧感受到了妖族军队带来的沉重压力,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规模的战斗,和曾经厮杀相比,这种战场更加狂暴而野蛮,个人武勇被最大限度的压缩,溶于整体。

吼——吼——吼——

妖族中爆发出一阵阵高亢的嘶吼,伴随着大地的震动,从妖族林列的队形之后,缓缓走出一个小山似的身影,高度竟然达到了夸张的三丈之巨,看着那宛如巨人般的庞大身影,便是六丑,也忍不住心脏猛缩,深深的吸了口气。

那是一只犀妖!

犀妖已化作半人之形,类人直立的上半身肌肉隆起,皮肤闪烁着青铜般的光泽,环扣结成的片缕之甲覆盖了身上大部分的要害,每一块片甲都比几案台面还要厚重,但即如此挂在他身上,却恍然无物,随着行走微微摆动,毫无滞怠。

只是,他每一步抬足,落下,都引起了大地的阵阵翻涌,便如一声声的惊雷,在每个人族的心头轰鸣。

犀妖越阵而出,缓缓前行,直到距离人族的军阵还有百步之遥时,停将下来,身体朝后微仰,胸腹内陷,鼻翼扩张……

“不好!掩耳!”屠诸忽然叫了一声,跟着瞬间从高处跃下,同时双手已将耳朵牢牢捂住,六丑等人稍逊片刻,同样依样而为,蓬然落在地上。

刚刚站定,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响便勃然传来,强大的声浪震得前面几排的士卒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乱响,有不少士卒甚至直愣愣的倒了下去,口鼻中开始潺潺流血,瞪眼张口,就此晕死过去。

便是捂住耳朵,六丑等人还是听到了从犀妖口中传来的巨大咆哮,犹如山崩。

一时间,众人皆惊……

但就在这个时候,人族军阵中忽然响起一声长笑,笑声滚滚,也不知怎地,两股巨大的声音对撞之下,竟然让人族士卒心头猛然一松,刚刚那种压抑而沉闷的感觉顿时消散,周身一轻。

然后,便有一人,从人族军阵中同样脱颖而出,站在了最前列。

鹰扬将军,鬣罡。

鬣罡身穿一副精炼战甲,手持长槊,那槊周身透亮闪烁,竟是一柄精铁所铸之兵,槊长近丈,粗如人臂,拿在鬣罡手中非但长,而且大的惊人,看上去竟像是从别人手中借来之物,毫无半点合衬之感。

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便是鬣罡将军真正的兵刃,一柄长达丈半,宛如梁栋般的巨槊,挥舞手中,只和挥根马鞭相若,举重若轻。

鬣罡挥舞着手中的长槊露面,长吐口气,声音滚滚如雷,竟然还将犀妖的声音压了半头,天雷般响彻整个战场,清清楚楚传入每个人、妖耳中!

“辟寒!上次一战,你被我刺伤的手臂,已痊愈了么?”

犀妖辟寒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怒吼道:“鬣罡,汝亲卫之骸,尚在我腹中!”说完放肆大笑,伸手拍打着圆滚滚的肚腹,挑衅十足。

鬣罡脸色有些微变,忽然长啸一声,朝着辟寒疾冲而去,槊尖光芒开始缓缓转动凝聚,宛如月轮,渐渐耀出一汪光明。

犀妖那会惧他?咆哮声中同样拔身冲出,直面扑了上来!

青光流苏,转动闪烁,犀妖手中长枪舞动若蟒,恍出一抹青色。

青色光柱与鬣罡的橙黄光晕重重的撞在一起,立刻发生惊天动地的炸响,滚滚烟尘翻涌卷出,圈圈荡漾,伴随着强烈而巨大的飙风,一众将官身上开始隐隐流苏,屹立不动,但是旁边的士卒却被这股罡气吹得东倒西歪,脚步踉跄。

这是双方直面对撞也结果,也是两名怪妖实力的原始角力。

烟雾未散,辟寒与鬣罡已双双退开数十丈,各自脚下在地面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鬣罡的左手高举长槊,槊尖挑着一大块血淋淋的皮肉,面色清冷如水,立于阵前。

自然,那块皮肉便是从辟寒肩头挑下,虽然在鬣罡手中看起巨大,却只是一槊割伤,并无大碍,肩头的伤口只是稍稍蠕动,便将血自己止住,不复流淌。宝来

人族却那管得到这么多,见主将得胜,顿时便掀起了一股惊天动地的欢呼,所有人族士兵在这一刻士气大振,妖族同样咆哮已对,但声势却远远不及。

此刻,咔嚓声响,鬣罡手中长槊之柄突然裂开一条阔缝,跟着不断朝上下延伸,龟裂瞬现,然后咔嚓断为两截,带着挑起的皮肉落入土中。

人族的欢声瞬间一低,马上,妖族军中的咆哮便又高昂了不少。

“哈哈,有点意思,果然长进了不少,过瘾,过瘾!”鬣罡满不在乎的将手中断柄随意抛开,伸手虚摊,立刻便又有人抬着一柄长槊上来,复交予鬣罡手中。

“再来试试!”鬣罡长槊在手,立刻横直抬起,对着辟寒轻蔑道:“看看这次,你还能不能躲开!”

极尽挑衅之能,只想撩动辟寒的暴躁,与他决一厮杀,鬣罡极有把握临行前黄将军送来的灵器,将辟寒杀死,先断一军首脑!

但没想到的是,面对自己的肆意邀战,辟寒却并未上当,而是裂开大嘴笑了笑,然后将长枪举起,怒吼咆哮!

这是攻击的号令,并非示威!

鬣罡心中一凛,果然,立刻便见妖族发出咆哮嘶吼,群起而动,朝着对面的人族军阵扑了上来。

妖族潮水般的涌向对手,直到此刻,辟寒才大步而起,朝着鬣罡冲了上来,他确实要和鬣罡算一算旧账,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率军猛攻,冲击对手军阵。

尚距三百余步,人族尉校已经歇斯底里的发出了军令,后排的弓弩手齐齐仰射,箭矢雨点般的冲上天空,呼啸长鸣,带着死亡的气息从半空中俯冲而至,穿透遇到的每个生灵的躯体头颅,带着鲜血和碎肉深深扎上地面。

在人类强大的器械面前,妖族纵然躯体强横,却也只是个稍微强些的靶子!

三百余步,对于弓弩来说还是有些远,被射中头颅要害的妖族倒地毙命,但是更多的妖族只被箭矢擦伤手臂躯干,冲击翻倒,但马上又爬了起来,怒吼咆哮着继续狂奔。

六丑有些疑惑人族发箭的距离,但是很快便皆了然,因为就在妖族冲入百五十步之后,那些妖族身上纷纷闪烁起了青黑不同的光晕,各种本命妖术纷纷出现,风沙飞石、雾烟瘴气,瞬间涌现,只是刹那光景,便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一片灰雾迷蒙当中,除了持续不断的惨叫和咆哮,看不见半点战况。

掠风惊起,将群妖制造的迷障纷纷扬散,推向人族的军阵。

弓弩仍在不断抛射,鹰扬军弓手纵然不见,却还在持续不断的将发矢狂射,朝着妖族冲击的方向源源不断将箭矢射出,距离不减,方向不改,只是持续不断的射猎。

很快,明显出自人族口中的哀嚎响彻云霄,妖族已经冲到了木栅之前,前排士卒的戈矛长刀透过栅栏的缝隙朝外刺杀,但最多只有两击,栅栏便被妖族冲破,跟着锋利的爪牙便落到了身上……

栅栏最前排已经陷入和妖族的混战中,没有城墙的防御,人族与妖族的实力相较简直不堪一击,后面的士卒在将官的驱赶下纷纷朝前,依靠着性命和数量的堆填,两相厮杀,在血与剑中无力的变成一具尸体。

不是每个士兵都甘愿向前,不少士兵开始哀嚎央求,想要后撤,但立刻就被督战队砍掉了脑袋,面俊冷漠的将官手持滴血长剑怒吼咆哮,一遍遍的反复:

“勇者生,退者死!后退者杀无赦,杀敌者只要活命,赏万金……”

两师,一万余人,就这般被鬣罡放在了最前线,用血肉之躯和妖族纠缠,厮杀,拼命拖延对方的进攻,所有士卒都在这种鼓噪般的激励中被迫前冲,然后死在妖族的爪牙下。

他们永远不会有活着的机会。

两师身后,机关兽已经排列成型,冷冷等待着前列被屠杀殆尽,只有尽量消磨掉妖族的士气和体力之后,机关兽才能爆发最大的杀伤力,一万条性命制造的机会,便是想要这百余机关兽稳住阵型,然后反攻。

这是早已议定的战术,也是鬣罡毫不犹豫选择的生死之路。

战况持续,与之同时,身后的妖族也开始朝云栈山庄发起了攻势,此间山路陡峭,崎岖难行,又有原本所砌的矮墙,鬣罡传予屠诸的军令,便是请他带领天山遁诸人,协同此地守军拒敌,只要等到前军破敌,便是生路。

至于鬣罡,则早已和辟寒战做了一团,一人一妖的周围留下了个巨大的空地,两相厮杀,无人无妖敢于插手其中。

妖族已经倾巢而出,人族却尚有余力,战场胜利的天枰在无形中开始偏移,除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