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我命由妖不由仙梅山有妖初狰狞第四十七章所猎三日之后,六丑返回了云栈山庄。

见到观澜当面的时候,六丑直接取出须弥带,朝外一倒,便见咕噜咕噜滚出无数的圆球,腥气扑鼻,具是砍下的妖众头颅,观澜等人顿时喜出望外,欢呼一声,开始将头颅清点起来。

头颅便是战功,六丑既然肯亮给他,那便有了分一份的意思,这倒是让观澜有些意外,纵是蝇蚊顿时飞得漫天,依旧喜色怡然。

“这头颅……”观澜看了几眼,忽扭头望向六丑,但见他却已急匆匆的朝外而去,忙不迭的换了词:“如何上报?”

“三七分,”六丑头也不回,摆摆手,扔下一句:“与你三成。”

“喏。”观澜大声的回应着,指挥随扈将头颅分开,然后送往军功处纪录在案……

另一方面,六丑则来到了屠诸的面前,在权作偏厅的房间坐了片刻,便见屠诸匆匆而来,不等他开口,六丑已经直接道:“教谕,走吧,此地危矣!”

屠诸吓了一跳,六丑所言如斯,预示着他的情报得到了再一次的确认,妖族军中确有半步大妖,他也不去提六丑是否真出手试探过这节,径直表示会与犬丘联系,随即转身便走,甚至连安排都未对六丑说上半句。

六丑只能找到带自己入宅的随扈,让他转述妖族一明一暗两套路线的情形,兵力大小,以及妖族士兵的平均实力。

半日之后,军中召开了一次旅尉以上的军议,六丑不知道屠诸和犬丘联系的最终结论是什么,但是从会中传出的消息却是战前训示,即将设伏,将一众潜入大周境内的妖族彻底覆灭。

六丑盘算了下妖族出秦岭的时间,大军行动速度远远慢于六丑个人,估计至少还有5-6日方可出现,这短短时间之内调兵是来不及了,唯有急召炼气士过来相助方可,依此情看,倒是极有可能。

但只过去两天,六丑便知自己错了。

当大队机关兽出现在云栈山庄外的时候,六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他从未见过数量如此众多、型号如此多样的机关兽。蜿蜒的机关兽排成了长龙,塞满了入山口附近的田野阡陌,数量过百,便是一场攻坚之战中也未必会有动用如此数量。

这只军队,便是驻扎萧山的白马军一师,规模近五千余众,亦是白马军中仅有的两只机关兽师之一,另一支仍旧留在阳关驻守。

调动如此规模,黄沉渊对于此战也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中军帐中。

鬣罡与众将正围着舆图议事,脚步声忽起,一名满脸悍气之将大踏步走了进来,环顾左右,拱手行礼道:“鹤唳见过将军,见过诸位同僚。”

众将抬头见是此人,齐齐脸上露出诧然,鬣罡更是惊讶道:“怎地是你?白马军何时来的北线?”

鹤唳哈哈一笑,道:“我军早已移防萧山,诸事具备,得令立刻登舟出发,日夜兼程赶来,纵是妖物有着通天彻地之能,也未必能抵得过我一师机关兽!”

鬣罡微微一怔,没想到黄沉渊早已将白马军机关兽师移到了萧山,如此算来,似乎一切早已有所掌握,胜算隐隐又大了些……他眼角的余光扫过坐在旁边锉着指甲的屠诸,脸上无喜无悲,心头顿时大乐。

四卫与十六军的关系从来都不融洽,此番围猎,鬣罡信誓旦旦而来,结果便接二连三遭到屠诸的打击,先是说那妖族厉害,须得炼气士增援,后面干脆说有甚半步大妖,取消围猎,退守西邑,等待镐京派人来助,现在既然大将军早已有了安排,想必定是从邦谍处得知了妖怪虚实,对应安排,那还何惧之有?

他摆摆手示意鹤唳入座,咳嗽一声,不无得意的问屠诸道:“看来将军早已有了安排,既然如此,屠蜃可满意乎,还要不要等国都炼气士来援?”

屠诸缓缓抬头,瞥了眼鬣罡,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莫非将军认为,一师机关兽便能挡得住半步大妖了么?倘若如此,那为何我大周还未将妖族彻底击溃,一统西州?”

“你确定有半步大妖?怕是未必吧……”鬣罡哼哼两声,道:“此消息不切,问你来由,却又不说,让我等如何信得,倘若只是普通怪妖在此,我大军仓惶退却,岂不让人耻笑?”

“耻笑也比死了强,”屠诸吹掉手上的指甲碎屑,口中不咸不淡道:“我天山遁消息来源,从不需要向十六军说明,信,则罢,不信,也罢了,反正我已禀命犬丘,此战乃是你鬣罡将军一意孤行,我等尽可自便。”

“无妨,随你等自去,此番围猎仅是两师小妖,我鹰扬一军足矣!”鬣罡哈哈大笑,毅然道:“左右未曾安排你天山遁的去处,屠蜃尽可离去,随时可将公函与你。”

屠诸心中叹息一声,天山遁与十六军相属不同,但都是人族精锐,若是六丑探查的消息当真,那么纵然鹰扬军再多个机关兽师,亦是无用,全部都将葬送此处,猎人和猎物之间本来便没有特定的界限,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分分秒秒都可转换,无人能定。

六丑并未拿出实质的证据,但是屠诸凭着直觉意识到他并无虚言,妖怪军中至少会有一只半步大妖存在,这对于人族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只是,知道归知道,他却无此权柄,去左右十六军的军略,唯一能做的只有保全自己,保全天山遁诸人的性命。

“既如此,那便请书。”屠诸很清楚目前的形势,也不废话,立刻直言所需:“我与天山遁明日便去,绝不抢功。”

鬣罡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在他看来,屠诸的离去便是一种变相的认输,在这场争执中,代表十六军的他取得了胜利,于是立刻点了点头,让手下取来笔墨,唰唰唰挥毫促就,将公函交予。

屠诸收下公函,立刻扬长而去,开始命令随扈通知抵达云栈山庄的天山遁诸次将、侯将等人,颁布明日撤军事宜。

看着屠诸离去,鹰扬军中人与刚刚抵达的鹤唳齐齐爆发出一阵哄笑,口中讥讽不断,少时鬣罡才让人将舆图取来,开始将诸军逐一布置,设个巨大的口袋,只等着妖族入袋。

屠诸回到住所,在随扈相协下终于除去了身上所穿的朱色皮胃,看着将其装叠入箱,心中颇有些不舍,便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有哭声,有叫嚷,还有纷乱叠起的奔跑喝骂,乱象横生。

屠诸心中略动,跟着便走到长窗旁边,朝外眺望,只见街上一片纷乱,有些士卒等人聚拢成堆,正在议论什么更多的人则是朝着中军帐的位置赶去,而便在目力所及的街市远处,一名斥候的背影扇动,留下一抹猩红,便转弯消失。

只是一瞬,但屠诸仍然看清了那斥候身上的斑斑血迹,和仍然淌血的伤口。

“妖族出现了!”屠诸心头一凛,顿时让人将皮胃重新取出穿戴,还不等他彻底整完,外面已经传来了咆哮般的号令声:“各将归营!各士归营!妖族来袭,归营列阵!”

屠诸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妖族来得竟然这样快,但是立刻又平静下来,因为他见到了从外面进来的两名侯将,六丑与观澜,两人脸上依旧平淡,而其余侯将、次将也在陆续入内,面对即将到来的大战,都没有太多的慌张。

既然逃不掉,那就战吧!

屠诸心头忽然松了下来,便似一块巨大的石头落地,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似乎某种时候能够战死,比起苟且偷生,反而更让人容易接受……

战斗,便在这一刻正是拉开了帷幕。

云栈山庄并不是作为防御要塞而建造,而且整个计划中,这里从来都没有打算成为站成,鬣罡安排的战场是一处西面的山谷,那里已经安顿了士卒,修筑了防御工事,并且派出了无数的斥候在探查妖族的动静,但没想到的是,妖族竟然不声不响的绕过了那一切,静悄悄的出现在了山庄之侧。

此次围猎的消息,明显是走漏了。

便如某人曾经说过的一样:人族能派遣邦谍混入妖族,难倒妖族就没有探马细作么?

仓惶的鹰扬军很快组织起来,所幸的是,在未能截获所有的斥候之后,妖族并未第一时间选择强攻,而是和鹰扬军对峙,而且同样派出了无数妖族什伍猎杀斥候,在单独个体的对抗上,妖族明显强于人族,也间接截断了鹰扬军与身后西邑的联系。

妖军一至两师,至多不过万名妖怪,便要人族派遣整整一路精锐围猎,人与妖族的战力比几乎等同五一,也就是说五名人族士兵,方才和一名小妖大致相当,而且还是借助了器械、城墙和伏击的前提下,野战之时,几乎十一。

失去了先机之后,鬣罡的表情便有些难看了。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站在仓促建起的木墙之后,众鹰扬军士卒嗅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那是混杂着臭气,血腥与腐烂的味道,经验老道的士卒立刻认出了这种独属妖族的气息,能够强烈如斯,妖族的数量绝对不会少。

所有士卒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位置,就连刚刚抵达的鹤唳,也令人各居其位,等待着机关兽轰鸣的那一刻。

武器已经握紧,心跳已经加速,战场寂静,但血脉却在沉重的呼吸中渐渐炙热。

很快,不远处隐隐绰绰出现了妖族的身影,这些身影并不高大,排列得也并不整齐,兵刃甲胃更是粗劣,但是却让很多士兵凛然生畏,因为对于妖族来说,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已经算是精锐士卒,无论阶位和战力都远远超过了普通的妖兵。

两只军队,同时出现在了人族的前方和后方……

六丑这才意识到,妖族并未选择明暗双线的进军方式,之所以如此,只是用来包抄的手段,围猎之举原本就没有瞒过妖族。

他猜错了。

唯一猜对的人只有屠诸,猎人和猎物的身份,如他所料发生了转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