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秒记住!!!【狂沙文学网】输入:

五月仲夏,多雨时节,江南更是气候潮湿多变,以致人们常在这时节生病,故被视为恶月,五月初五更是恶月中的恶,出于这种忌和趋吉避凶,端午节的习俗渐渐形成,但南北各异,各地人纪念的古人各不相同。

汉末曹魏时,并州人纪念介子推,吴地江东人则迎伍君,即伍子胥;西南苍梧人则以此纪念造福一方的地方官陈临,而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当属荆楚人以此纪念气节高尚的国诗人屈原。

不过这是大好的晴天,朝官与地方官都得以休沐一,刘义符自然也给自己放一天假,清晨难得地睡了一个懒觉,朝食后兰汤沐浴,步出皇后寝宫时,就见值事的内侍宫人们以五色丝系于臂上,并三五成群手执桃印,悬持于各处宫门之顶。此丝带名为辟兵,相传可避疫辟邪,令人不病瘟。

这都是时下习俗,赛龙舟只在荆襄流行,吃粽子倒都是有的,刘义符看了看自己的紫绛纱袍常服,右边衣袖上也编系有五色丝,一为长命缕、一为续命缕、一为兵缯、一为五色缕、一为朱索,丝带染织成月、星辰、鸟兽等形状,上刺文绣、金绣,也可戴于前,皆以为可延寿避灾。

刘义符先至宫外等了一会儿,高令娴和沈妙姬在一群宦官宫女的簇拥下,一前一后地出来了,并有内官监曹娘子带着两名母各自抱着皇子、公主同行,至于唐灵妃和百里徽光,她们地位差点,又没涎下皇子或公主,就不好出席了。

一大群人步行至华林园,天泉池东南岸的避暑便前已聚集了很多皇族宗室,另还有不少老、中、少三代的外戚之家,各自拖儿带女,一时竟有数百人。

这次华林园端午宴,是刘义符特意于节前下诏安排,目的是与皇族、外戚联络一下感,因为皇长子、长公主已经半岁了,此前已有诸王妃、贵妇陆续私下进宫拜见皇后,并送礼道贺。

按礼节,宫中也要举办宴会,并给些赏赐,但刘义符比较忙,高令娴也是刚到京不久,很多宗王与大臣的妻室都不认识,也就拖延了下来。

这样的宫宴一般要有宗正主持,但宗正卿出缺,由刘义庆临时客串,刘义符已下诏调回刘道球,迁巴陵太守刘敬义接任都督。荆州不同于江东诸州,已经是很成熟的体制,刘敬义也曾随其父刘钟征讨巴蜀,有相当的统兵才能。

刘义符一到,刘义庆领着刘义恭、刘义宣、刘义季、刘义融、刘义宗等诸王与诸公主、驸马,及高道谨与陈夫人、柳元景、赵伦之、臧邃兄弟、萧欣、沈文伯等数百人一起见礼,因时辰还早,刘义符让众人自便,叫上刘义庆与高道谨至便内叙话。

此处便因便于赏景,坐东朝西正对天泉池而建,前台阶下就是一大片空场地,共有九列室廊庑,多数时候都空置着,却需要许多的宫人维护洒扫。

至内一间光线明亮的书房,君臣分上下落座,刘义符心挂着军国大事,便问:“目前外朝军整编完成了吗?”

“步骑已差不多了,龙骧、虎贲、鹰扬、羽林八卫主将已选定,兵员已基本点选入营,就是水师要与船只配置兵额,裁汰下来的旧式楼船与一部分军士可能会编入扬州、南豫州,这会慢一点,陈道景仍在主持。”高道谨回道。

“预计节后各州三府主官会一次全部任命,这样南豫州也能接收兵员,那以当阳侯估算,这两州大概多少兵力恰当?”

“既然陛下有意大兴海上水师,扬州的兵力自是要多一点,先挑选精锐以两个军为宜,长江入海口南北各三旅,海口四个旅;步骑五个军二十五个旅应该足够覆盖内陆诸郡。南豫州方面,重要防线在寿阳淮水沿岸,这样义阳郡需要划回,最多六个军三十个旅,一个军的江防水师即可。”

刘义符微微颌首,其次豫州,宋骐现在手握近五万步骑,还有一个营重骑,在青、徐、豫、梁四大边州中军力最强,然而栖居着许多遗留的散居羌氐,西部南阳一带还行,东部陈留、谯郡周边民生状况却是最差,大约可保留七个军,约四万兵额。

这样建康周围重镇,不算军就已经有十万兵了,若再算上连接东西的江州,加上西部四大州,不算偏远的交、广、宁三州及青、秦、泾三军镇,已经达到三十万。

以边军的战斗力可以抽调搭配军出征,而完全无后顾之忧。待改制全面大成,刘义符只需要防止州兵被地方大族所把持而形成军阀就行了,所以军制与田亩制度还需要继续完善。

“最近北魏派使洽谈互市之事,想必当阳侯已然得知,北魏已在调整战略,入秋可能进击关中,我朝布局关中多年,决不能容忍,必得抢在北魏出兵前先一步夺取弘农、关中,甚至是统万城,与北魏之间也将有一场决定国势的大战,所以整军之事要加快,最迟八月将出兵。”

“那与魏使互市还须尽快达成礼送归国,不然我朝水师向江夏、襄阳屯粮,对方就可能警觉,虽然他们也能猜到,但还是必须尽量延迟一步。”

刘义庆旁听了一会儿满脸惊奇,这时忽然开口道:“陛下竟要与北魏争夺关中,为何不先取洛阳、虎牢?这战事未免频繁紧迫,朝中诸公皆一概不知,到时可还来得及?”

“若让他们都知道,那就天下皆知了,季伯为宗王,得以与闻军机,切不可外传!”

刘义庆张了张嘴,一脸担忧之色,景平二年的战事,北魏占尽了主动,黄河四镇全失,多赖时镇洛阳的毛德祖拖住了魏军主力,寿阳刘粹也积极应对这才稳住了中部一线。

又与刘义庆谈了一些诸皇弟学业之事,刘义符这才与两人步出外,此时诸王、公主与外戚亲族们已走散于天泉池沿岸,三三两两的赏景闲谈,只有高令娴与沈妙姬陪着一群贵妃们在正内叙话。

如此场合于刘义符并无多少雅趣,却又不好不露面,他一转回正,贵妇们一个个上前相见,其中就有沈妙姬之母孙氏带着小女儿沈容姬。

这般陪着妇人们说些家长里短,好不容易捱到晌午,宴会终于在正内开始,席间刘义符极少开口,他是陪着高令娴在应酬,凡诸王妃、诸公主、诸外戚侯爵夫人皆有赏赐。

临近宴饮将散时,内官监曹娘子捧出皇后懿诏,宣布了义兴长公主刘惠媛出嫁之吉,这下众人又再道喜,心里少不得盘算着该备些什么礼物,唯有臧邃、臧绰兄弟满心不是滋味。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