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渡船穿云海,大半旬时间转瞬即逝。

渡船上的生活,除开最开始对天高地阔的景观感到新奇,大多数时候其实都颇为枯燥。

毕竟船上景观看的再多,也终有看腻的时候,更何况,渡船大部分世间都是在云上飞行,入眼的只有茫茫云海。

小姑娘李惊蝉自从那次哭过之后,也就很少再去船舷边趴着看景。

宁白峰担心她无聊,便在练字的闲暇之余,陪着说话解闷,讲一些曾经的旅途见闻,以及书上轶闻趣事。

后来不知为何,小姑娘对宁白峰的那些书籍开始感兴趣,陪着他一起看书练字。

期间,露珠又来邀请宁白峰几次,约他上观景台赏月。

宁白峰却是能推就推。

一连拒绝几次,露珠依旧是锲而不舍。

这让元泰大为感叹,送到嘴边的都不吃,实在是可惜。

谢凡尘最近却和元泰凑到了一起,两人时不时就窝在船头高谈阔论。

元泰讲,谢凡尘听,满脸崇敬之色,开口必以前辈敬称。

谈完之后,动不动就扔出几道雷霆,将平坦的云海炸得四分五裂。

宁白峰出来透气时看见这一幕,深度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对某件事上了隐。

问过几次,两人都是笑而不答。

又一。

露珠邀请宁白峰去观景台赏景,并且还给出来一个没法拒绝的理由。

渡船即将进入大周东海郡境内,距离定海城已经不远。

青桅船原先的目的地是懿山,后来谢凡尘与元泰相谈甚欢,才决定一路送他们去定海城。

这个决定让露珠大为不满。

她的本意是想邀请宁白峰去懿山,欣赏莲云共舞,星光天灯,满霄雷霆这三大奇景。

无奈提灯师叔不在,露珠只能遵从谢凡尘的安排。

早前,宁白峰为此还曾问过谢凡尘,被他直接扔下一句话打发。

“提灯师叔去桃花宗找他的老相好去了。”

说完这句话,谢凡尘眼神奇怪的看着他。

当时宁白峰面色一僵,拔腿就走。

如今定海城将至,他实在不好再拒绝露珠的邀请。

无奈之下只能去顶层观景台赴约,但同时,他又将聂红竹与小姑娘李惊蝉一起带了过去。

观景台上,露珠正在凭栏远眺。

一素色衣衫随风摇摆,飘然若仙。

宁白峰上来时轻轻咳嗽一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露珠回头看了三人一眼,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如同之前那样,似火的上来招呼。

宁白峰给后的聂红竹打了个眼色。

聂红竹浅笑一下,领着小姑娘去光景台另一侧赏景。

走到露珠旁边,宁白峰同样凭栏远眺。

船外稀薄的云层下,苍茫大地一直向东延伸,直至与一片蔚蓝接壤,大地向东去的方向,有片远远伸进蔚蓝的半岛。

那便是大周王朝东海郡,定海城就在那座半岛的最前端。

那是他第一次踏上坤洲的地方。

露珠轻抚耳畔被风撩动的发丝,轻声叹道:“宁公子,分别在即,能否告诉我,你想要去哪里么?”

来定海城者,必是为了跨洲远游。

露珠有此询问很正常。

宁白峰看了一眼静如幽莲的女子,很是诧异她的安静。

若是没有前几次的经历,他都以为这真的是个很安静的女子。

对于露珠的心思,宁白峰并非毫无感觉,但他真的接受不了那种如被烈火笼罩的感觉。

所以才次次唯恐避之不及。

而此时露珠的安安静静,或许真的是因为多次的示好被拒,让她心灰意冷。

宁白峰心想这样也好,自己不是多人,也更不希望别人因自己而为所困。

他看着远处的大地海洋,心旷神怡,畅意的笑道:“我从离洲来,要回离洲去。”

露珠诧异道:“宁公子是离洲人?”

宁白峰笑道:“算是吧。”

露珠轻轻叹了口气,“那你还回坤洲么?”

宁白峰想了想,“会回来,但估计要过上很久,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清楚。”

露珠静静看着青年,仿佛要将他刻进脑海。

许久后,露珠展颜一笑,如清莲刹那间绽放,芬芳迷人。

宁白峰神呆滞。

恍然间,这张美丽的清颜在他眼前放大,然后嘴唇微凉,幽香扑鼻。

“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观景台上,女子声音依旧还在。

在宁白峰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女子转逃开,倩影消失在观景台下。

这一瞬间的变故,来的实在有些猝不及防。

若是以宁白峰的灵敏,自然不会被人随意近,但露珠的那一笑,实在令人心神为之所摄。

所以才发生眼前这一幕。

“哎呀,当真是羞煞老奴也。”

甲板上,元泰捏着酒壶,摇头晃脑的咂嘴道。

宁白峰立即被惊醒,脸庞尚未见红,另一声惊呼响起。

“天上有鱼在飞!好漂亮啊!”

趴在观景台栏杆前的小姑娘,子微微蹦跳着指向远处天空。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船外。

前方里许处,一条银色缎带在天空划过,仿佛要将散落的云朵系上,又像是要将云层切开。

这条银色缎带,全都由一条条银色飞鱼组成,神奇且壮丽。

众人看见这壮观的画面,全都沉默无声。

宁白峰想起当初刚到定海城的时候,在海上的就曾经历过这些银色飞鱼,如今再见,虽然地点不同,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然而,就在观景台上几人沉浸在这副美景中时,一道不合时宜的霹雳声响起。

一方湛蓝色的雷网,突然出现在飞鱼群前。

鱼群毫无防备的就撞了进去,如同自投罗网一般。

“收网!快收网!”

渡船甲板上,元泰挥舞着手臂,高声呼喝。

站在船头的谢凡尘双手不断掐诀,脸色憋的通红。

很显然,这样远距离控符阵,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

此时的他是有苦自己知。

那群飞鱼群并非只是一群普通的飞鱼,很多都是灵物,一张雷网虽然能将其束缚住,但想要拉回来,所要消耗的元气极大。

谢凡尘觉得有些不该全听元泰的话,一网将鱼群全部打尽,爽快是爽快,但那也要拉的回来才行。

远处的天空中,又出现另外一幅奇景

一团巨大的蓝球悬浮在天空中,里面的飞鱼群左冲右突,却就是无法挣脱开去。

元泰不断的給谢凡尘打打气,呼喝着努力,晚上有没有好的下酒菜,就看你之类的怪话。

谢凡尘浑大汗淋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元泰眼见他支撑不下去,抬手准备拍在他的肩膀上。

忽然间,远处那团渔网外围,飞来一群黑色珠子,撞在湛蓝的渔网上,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

蓝色渔网瞬间瓦解,笼罩在里面的鱼群嗡的一声散开,四散逃离。

谢凡尘立即脸色一白,手中指决崩散,双手颤抖不止。

元泰先是一愣,随即怒喝道:“好胆!来者何人?!”

这些些黑色珠子,明显是某种法器,能击碎谢凡尘的符阵,显然有人在暗中持。

击散雷网之后,这些黑色珠子立即聚到一起,飞向不远处一朵白云。

原来在众人不经意间,一名穿城隍袍服的男子出现在云头,而那些飞掠而来的黑色珠子,全都汇聚到他手中那方算盘之中。

宁白峰看见站在云头上的那人,轻轻笑了出来。

定海城有两位城隍爷,眼前这位就是其中之一。

“懿山的朋友,我乃定海城城隍姜末,与懿山石山君算是故旧,你们这一网下去,算是断掉定海城飞天鳞鱼的根基,极损当地气数,姜某不得不插手,你们若真是喜欢,姜某可以送你们几尾,聊表歉意。”

这番话说的不快不慢,有礼有节。

先是道破对方来历,然后是表明份,接着就是拉关系,随后讲清楚插手的原因,最后才赔礼道歉。

为人处事,堪称滴水不漏。

宁白峰心里赞叹不已。

元泰却不管这些,别看年纪虽大,脾气却在着实不小,“原来是个吃香火的泥胎!老朽刚好今天肚子饿,想拿这些小鱼儿下酒,管你损不损当地气数,赶紧让开!否则别怪老朽待会儿去你的破庙里喝茶!”

站在云头上的姜末当即眉头微皱。

船舷上说话的老者,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不是真正的人。

然而这艘青桅船,又确实是懿山之物。

他曾经远赴懿山参加过山君石泰的群仙宴,对懿山三仙家算是有些了解,可从未听说过懿山有化形妖灵。

眼前之事实在有些蹊跷。

元泰眼见对方不搭话,心想泥胎木雕,果真都是怂的很。

遇上小妖精怪随意打杀,看见他们这些化形妖灵,立即就缩手缩脚,实在令他们看不起。

或许是山水神明与妖灵之属天生不对付的原因,又或者是元泰从来对这些神灵都没什么好感,此时的他,巴不得这人模狗样的神灵打上来,到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揍他一顿。

然而姜末终究不是个冲动之人。

对于这一点,宁白峰有过一番接触,很是清楚。

他对着姜末抱拳笑道:“姜城隍,多年不见,风采更甚往昔。”

姜末循声望去,满脸惊讶。

凭栏而立的青年他认识,甚至其名字现在对他来说,简直如雷贯耳。

当年的搅局少年,如今的剑宗首徒。

短短数年,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姜末笑起来,抱拳行礼。

“宁公子,别来无恙。”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