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末世吾乃宝妈正文卷630竞争对手那位抱着陈彩蝶的安检,看了看左右,周围也没有什么稳妥的,可以安置人的地方,就如文静说的那样,薛运这么极端,陈彩蝶真要出了点意外,把薛运真惹毛了,平白无故的惹个仇恨回家,这位安检可担不起这个责。

文静当然也是这个意思,她也是看了看周围,最后,只能让安检将陈彩蝶给抱进了酒店大堂,又赶紧的让人去找薛运和禾日复,一方面给陈彩蝶看看她什么毛病,一方面,也好把这个麻烦领回去。

大堂宽大厚软且舒适的沙发上,陈彩蝶平躺着,侧耳听着周围的动静,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似乎没有了声音,她心中有些不确定,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方才笑着的孩子声音都没了。

她便偷偷的睁开了一些眼睛,宛若刚刚晕了过去又醒来那般,带着一些虚弱,微微扭动了一下头。

然后,她便看见了她的沙发对面,坐着一个非常低调但又很惹人注意的女人。

说这个女人低调,是因为她的身上,穿着一双穿着黑色的高筒平跟皮靴的脚,纤细匀称的互相交叠搭着,再往上便是毛呢的黑色裙子,灰色且宽大的围巾裹住了女人的上半身。

女人长发披肩,那发丝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乌黑的撒发出一层弱弱的青光,头上带着一顶小平帽,遮住了女人的眼睛。

又说她很惹人注意,应当是女人很想低调,但偏生这样精致的穿着,这样讲究的干净,一点都低调不起来。

这坐在陈彩蝶对面那张沙发上的女人,便是卿溪然了,她手里正拿着一本非常厚的大百科在看,这种百科全书一套有好多本,很多很多十分聪明的人终其一生都没有看完过。

但卿溪然手里拿的是这套大百科的最后一本书。

微微抬眸,见陈彩蝶醒了,卿溪然将这本厚厚的大百科合上,她又垂目,并未看陈彩蝶的眼睛,只看着自己手里的书,轻声道:

“醒了就自己走出去吧。”

平躺在沙发上的陈彩蝶,鼓着眼睛瞪了一眼卿溪然,又转头看向四周,那个叫做文静的,和大厅里的孩子都不见了。

她立即坐了起来,再扭头仔细看了看大厅四周,发现大厅里,除了少数几个男人在闲着无事一般的走走停停外,就只有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女人了。

于是,陈彩蝶又将目光放回了卿溪然的身上,带着些许的轻视,与不客气的问道:

“你是谁老大的女人”

老大是指绪佑吗绪佑的驻防都是这么喊他的。

卿溪然轻轻的“嗯”了一声,大方承认了,又道:

“你刚才在装晕。”

她不是在询问,也不是在质疑,而是肯定的说出这个事实。

坐在长沙发上的陈彩蝶,白了卿溪然一眼,语气很冲,道:

“关你什么事啊闭嘴。”

然后,陈彩蝶起身来,尝试着在这大厅里走了几步,见那几个男人没管她,她便又绕着沙发走了一个圈,仔细打量着这个酒店的大堂。

一般来说,到了末世里,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是一股破败且晦暗的光景,别说什么酒店大堂,就是个饭馆,哪里不是乱七八糟到处都是灰的模样

但是这座酒店大堂不同,这里很干净,窗户被擦得明亮有光泽,地面近乎纤尘不染,入目之及,除了没有水的喷泉外,似乎这里的一切都跟末世之前一样。

等陈彩蝶逛完了一圈,这才又走回了卿溪然的面前,带着比较的目光,看了看卿溪然的平胸,她问道:

“大哥呢他喜欢你这号儿的”

卿溪然微微耸了一下肩,对陈彩蝶说道:

“如果你是问我的丈夫,很明显,他的确是喜欢我这样的,如果你是问这个团队的领头人,你不必找了。”

不必找了,就在你面前。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陈彩蝶不懂啊,她主观非主观的,压根儿就没想过,坐在她面前的这个卿溪然,会是这个团队的领头人。

只是很不屑的看着卿溪然,又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愿意告诉我是吗也对,我俩就应该是竞争对手。”

不是陈彩蝶看不起卿溪然,而是卿溪然的胸太平了,就跟个飞机场似的,看起来,这个女人应该是跟陈彩蝶之前的经历类似,都是末世之前找了个好丈夫,所以末世之后才能一直过着好日子的。

否则以卿溪然这弱不经风且又平胸的模样,早就被男人折腾死了八百遍,还轮得着穿得这么精致,头发保养的这么好

而她的这个“竞争对手”一词,显然让卿溪然笑了。

只见卿溪然交叠着纤细的长腿,一只手肘搁在膝上,撑着自己的下巴,腰略弯,头稍微抬起来一些,一双明亮的眸子,终于从帽檐下露了出来,看着陈彩蝶,问道:

“你有什么可以和我竞争的我们要竞争什么怎么在床上陪男人睡觉的功夫吗”

如果陈彩蝶要比这个,ok啊,卿溪然脑子里有720式姿势,37809个困觉场地,5675322种可以刺激绪佑的撩法,还不包括各种制服xx,一天给绪佑换一个姿势,一个场地,一种刺激撩法,一套制服,估计绪佑得用好几十年都不会腻。

事实上在这一方面,绪佑对她还处于非常新鲜的劲头上,一个姿势他能保持兴趣很久很久,卿溪然都觉得有些腻了,可他依然热情如初。

如果陈彩蝶要跟卿溪然竞争这个方面,9999的,陈彩蝶会是个大输家。

顿了顿,卿溪然看着陈彩蝶那布满了轻蔑神情的脸,又问道:

“可是这有什么好竞争的如果男人腻了我,我自专心致志自己的生活就好,倒也还自在,不必为他分心。”

“哈哈哈哈。”

仿佛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一般,陈彩蝶昂头就笑,她有趣的看着卿溪然,问道:

“你比我还要天真,你以为男人是什么他能为你保证什么你又有什么自己的生活我告诉你吧,就我之前那个死鬼丈夫,你看他在末世后对我不离不弃,多好一男人,可是谁知道他末世之前就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玩暧昧了末世之后,他又玩过多少女人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