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容月接过来细看,“正是这一卷,瞧这本的痕迹,你没少翻看呢。”

“这套兵法实在难得,每每翻阅,那些阵法战术仿佛现于眼前,总有不同的收获。”

“早就有所耳闻,奈何这些年连誊抄本也是难寻,找遍了四处只得了第二卷,不想你这儿竟是有全部真本。”容月眼中丝毫不掩闪烁。

“你有所不知,写下这兵书的孟枭将军是我曾祖父的恩师,后这兵书传给了曾祖父,怎料不慎被人盗走,直到我父亲这一代,在他不懈坚持下,这兵书几经辗转,才终于又回到苏家。”

容月方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些年外头流传着些不完全的誊抄本,想来是丢失的那些年头被人翻抄了去的。”

“如何,读了这原书,可有什么感受?”

“实是精妙,不过以我个人粗见,总觉得前两卷‘飘’了些,最后一卷又过于偏重讲‘人和’之重,曾听大将军说起这套策论的第三卷就平衡的极好,所以迫不及待地来找你讨这本了。”

苏彦双眼一亮,拍掌道:“不错!我也一直觉得,四卷中,这第三卷是最为精华的部分!”

说起兵法战术,两个人便滔滔不绝、有来有往,容月很惊喜,曾经熟悉的云麾将军又回来了,不再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戒备和惊忧。

或者那一日,慕云漪去主动找他开始的那一刻起,苏彦才是真正的恢复了,由内而外的“痊愈”。

容月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同小漪所说,如今这样,便是最好的局面?

孟漓直视着慕云漪的双眼,想要从这双眸子里探知她的情绪。

这一回,才算是将一切都与慕云漪坦白了,其实说完之后,孟漓心头也如释重负,瞒着慕云漪每多一日,罪恶感和愧疚感就多添一分,哪怕他是受人之托,不得已而为之。

原本以为自己即将面对劈头盖脸的质问:“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为什么瞒着她这么久?是不是把她当笑话看?”

然而与孟漓预想的不同,慕云漪的眼里,没有责备、没有埋怨,也没有气愤,这反倒使他开始慌乱。

慕云漪看着孟漓的双眸开始逐渐失去焦点,如同在透过孟漓看着遥远的某个人。

终于,慕云漪在这一刻才有了明显的情绪,她煞白的双唇微微颤抖,强忍的泪水在眼底摇摇欲坠,原本有几丝凌厉的红眸在此时是那样令人心疼。终究,眼眶承载不了那些泪水,闭上双眼,泪水落下,浸湿她的睫毛。

“小漪漪,我……”

“孟漓,那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再后来,两人便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直到府里管家陈伯的到来,才打破了秋桐馆的寂静。

“安和公主安好,孟神医安好。”

慕云漪和孟漓二人一同敛起情绪,同陈伯点了点头。

“夫人听闻孟神医到府上来,立即从外头赶回来了,这会子正在前厅,小的特来请孟神医过去。”

“国公夫人太过客气了,我此次登门实在唐突,怎能让国公夫人专程跑回来,误了旁的事情。”

陈伯连忙摆手,笑脸盈盈道:“无妨无妨,我们夫人说了,便是顶天的事情也没有您到府上来重要,您救了少爷的命,是我们全府上下的恩人,那有什么唐突不唐突的。”

“如此,我这便随你过去见过国公夫人。”

随即,陈伯又看向慕云漪:“公主,夫人叫小的问问,若您这会子不忙,也一道去前厅同坐。”

“嗯,我现下正空着,这便与你们同去。”

三人走出秋桐馆向前厅走去,结果没走几步,陈伯忽然又开了口,“哎呀,瞧我这脑子,夫人还吩咐我去请少爷一同过来,怎得请了您二位就把少爷给忘了。”

说罢,陈伯不动声色地看着慕云漪,照理说,他只需要即刻亲自或是派小厮去听竹轩请苏彦便是,谁知他偏不行动,仿佛在等着什么。

“无妨,陈伯你先带孟漓去前厅,我去听竹轩叫了苏彦,一同来便是。”

“如此便是再好不过了!还是公主体谅小人。”

随后慕云漪对孟漓点了点头,便转身向听竹轩走去。

孟漓看着慕云漪的背影神情复杂,这管家陈伯显然是有意让慕云漪和苏彦增加接触,只是方才管家虽抛出了问题,而慕云漪接不接话却全在她自己。

然而结果便是,慕云漪无比自然且心甘情愿地接了接下这“差事”,她的选择已是再明显不过。

不知怎的,孟漓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以塔秋族世子回到泫音城,为了助慕云漪除掉奚太后母子,让慕云漪扮作自己身边的贴身婢女,唤她为“枍儿”。

慕云漪曾问他怎么取了这个名字,他说随口叫的。

然事实并非如此。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于孟漓来讲,慕云漪便是永不可得的那一人,只是他从来藏得极好,好到连自己都险些骗过自己,对她从来只是知音之谊,无关男女之情。

并不是没有想过将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就像是浮世斋小院里那些每天都可以晒到日光的苍术、首乌。

于是在慕修“死”后,孟漓鼓足了勇气,想要当那个可以名正言顺护着她的人。

然而当看到她那双阴郁如死水的眼眸时,孟漓害怕了,他害怕自己医得了千种疑难杂症,却医不好她的心,解得了万种剧毒,却解不开她的结。

于是他退缩了,退回了那个于他来说最安全的位置。

或许唯有后来那一声“枍儿”,是他的心意唯一一次见了光,那是他正视自己情感的开端,亦是结束。

“孟神医?”陈伯站在孟漓身边轻唤孟漓,发觉他没反应,最后提高了声音:“孟神医!”

孟漓终于回过神来,“呃……嗯!”

“您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何不妥?”

“无事,我们快走吧。”孟漓摇了摇头,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

所幸,自己始终隐藏的这样好,不会让她为难,而自己也可以永远这样光明正大的看着她。

至于她身边的人,不论是慕修或是苏彦,只要是她由心而选,便是最好。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